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有凤来仪:本宫床下有个黑洞

更新时间:2020-06-25 00:39:35

有凤来仪:本宫床下有个黑洞 连载中

有凤来仪:本宫床下有个黑洞

来源:微小宝 作者:宁负如来 分类:穿越 主角:安如霜杜孝 人气:

完结小说《有凤来仪:本宫床下有个黑洞》是宁负如来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如霜杜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安如霜成为一国之后,却死在无尽的折磨之中。 醒来之后,她回到了十二岁,却每晚都会变成少将军的一匹白马。 他是战中将,她是闺中人。 她竭力扭转余生,他奋力改变战局。 日日相见,却又日日不见。 蝶梦庄周,或是庄周梦蝶? 她为保家人,一纸请愿书递上,愿嫁与藩王之子。 不曾想,他便是春闺梦中人。 此生惟愿,一生一世一双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倒是大胆,手中提着一篮子菜从前门进来,此时天色已暗,那菜也是蔫头耷脑的,个顶个的不新鲜。 门房认得她,并不为难她。 红玉早在门前守了许久,急匆匆迎上去:“你这是去哪了啊!姑娘正找你呢!” 翠柳面不改色,笑盈盈道:“姑娘最近胃口不好,我忽然想起个菜来,就上街买了想做给她吃。” 红玉几乎要翻白眼,心中叹了口气,我也帮不了你了。 “快走吧,莫要让姑娘等急了!” 一路匆匆,翠柳被她扯得衣裳微乱。 “可是翠柳回来了?进来吧。” 翠柳脸颊带着微微桃红,进门时,她还想着,若姑娘问起来,她将方才的说辞再用一遭。如此想着,心思也宽松了几分。 不料,安如霜只是冷眼看着自己,也不问什么,唇边带着几许讽刺。 良久,翠柳心中先慌了,左右瞧了瞧,见柳嬷嬷站在一旁,红玉在屋外待着,就说:“奴婢,奴婢买了些菜,想给姑娘做点抄手……” 借着斜照进来的温暖暮光,翠柳看见安如霜笑了。 “说说,二皇子许了你什么?” 听见二皇子三个字,翠柳脸色微微白了,却強做镇定地摇摇头:“翠柳不知道姑娘在说什么……” 安如霜眸中带着三分悲哀,看着她仿若看着从前的自己。 当年入王府后,她病了,身子急转直下,朱瀚口中说着心疼,并不碰她,也未去侧妃房中,日日守着她,一副痴情模样。 可笑的是,三月之后,这翠柳的肚子有了动静! 那时的她是真傻,朱瀚丢给她一个醉酒误事的理由,装了装后悔,她就信了,将那翠柳抬了姨娘。 听翠柳狡辩,柳嬷嬷气不打一处来,三两步走过去给了翠柳一个窝心脚! “不要脸皮的下贱坯子,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翠柳胸口疼的厉害,脸上又被扔了东西,委屈地看过去,一瞬间身子好像都凉了大半,丢在地上的,正是那个裹着绿色布料的小石头。 “这个,你可认得?” 翠柳僵着身子,脸色惨白,“这不是,不是我的……说说不定是我不小心在哪里将衣服挂坏了……” 安如霜冷笑一声,心道这翠柳扯起谎,倒真是利索,证据摆在这儿,还能张口胡诌! 她不再多言,顺手捞起一个茶盏,重重砸向地面,一声脆响,那茶盏在翠柳脚下轰然碎裂! 温热的茶水溅了翠柳一身,她身形一哆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姑娘,姑娘,这都是二皇子逼我的呀,奴婢不过小人物,怎能扛得住……” 翠柳心中想着,若是闹到二皇子那处,二皇子定会保住自己的! “怎能扛得住,他的甜言蜜语?” “姑娘,我是一时糊涂啊,女婢仅是透露了您的行踪,您念在我服侍过夫人的份上,饶我一次吧!” 安如霜低声笑了起来,一时糊涂? 当年在王府中给自己喂绝子汤,也是一时糊涂了? 半晌,她缓缓开口道,“你别指望娘亲来护你了,此事我已告知娘亲,怎么处置你都依我。” 翠柳这才真正慌了。 她原本想着,就算安如霜是安家大姑娘,而她说起来却是夫人的陪嫁丫鬟,论处置,怎的也得经了夫人点头。 却不曾想,这丫头竟如此有心机! 翠柳恨恨地瞪她一眼:“我知道,姑娘也喜欢二皇子,但我甘愿为妾,二皇子已与我海誓山盟,我也愿为他受任何委屈,姑娘若这都容不下,可要让这整个盛都称你一声妒妇了!” 这话讲的真是不要脸皮,亦极是狠毒。 柳嬷嬷在一旁听着,不由怒目圆睁,抡圆了胳膊掴了她一个耳光! “贱婢!” 翠柳的脸迅速肿了起来,她发髻散乱狼狈的很,一双眼却仍旧恨恨地盯着安如霜,仿佛这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安如霜看她这副模样,心中觉得可悲,又觉得可笑,“你既然说,已与那二皇子海誓山盟,那二皇子应当将你看的极重了?为何还要留你在此处做一个奴婢?” 翠柳被气的早没了神智,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你莫要猖狂!他不过是想让你过去作个花架子挡挡众人眼睛罢了!对我才是真心的!” 真真是死性不改,“那好,我们不若赌一把。” “如何赌?!” 翠柳一双眼睛亮了亮,安如霜虽长的精致,但如今未曾长开,顶顶不过是个清秀佳人,怎比得上自个儿,能让他食髓知味流连忘返…… “你入这盛都最大的妓馆,本姑娘也自会让二皇子知晓,三日为限,若他为你赎身,那你此后就是自由身,同我安家亦没有半点干系。若三日之内,他未曾露面……” 安如霜红唇微启:“你就在那处终老罢。” ‘终老’二字落在翠柳耳中,她心中赫然慌了,没有一个女子愿意去妓馆之中。 那地方就好似一口深井,每个女人都挣扎着想要往上爬,但就算是爬到井外,她也只会是一个最低贱的婢妾。 翠柳像瘫烂泥一样瘫在地上,指甲紧紧扣着地面,怨愤的双眸仿佛就要沁出血来,口中满是对安如霜的诋毁谩骂。 内心却是绝望不已,忽而对二皇子的信任没有那般强烈了。 直到被仆役拖出去时,她抬头看向安如霜。 此刻安如霜正坐在烛光之中,神色晦暗不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