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至尊邪妻之娘子万万岁

更新时间:2020-07-23 18:02:13

至尊邪妻之娘子万万岁 连载中

至尊邪妻之娘子万万岁

来源:微小宝 作者:萌肉肉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明白 人气:

完结小说《至尊邪妻之娘子万万岁》是萌肉肉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明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异世孤魂,命中犯煞,一不小心闯入架空古代,只是亲爹不疼祖母不爱; 兄长残毒——斩断他子孙世代! 姐妹毒害——打烂她恶心嘴脸! 后母陷害——撕烂她伪善面孔! 只不过她竟然还要下嫁太监!有谁比她还要悲催的? 相公“不行”,太后盯得紧,她连找男人的机会都没有; 秉着大树底下好乘凉,毅然决然巴结臭名昭著的太后。 不想太后居然是个……男的?! 那不正好?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既然都不想她好过,那她便与那权势滔天,恶贯满盈、人人畏惧的太后狼狈为奸,为非作歹! 原本的利用,可那人却在她被万人唾弃千夫所指后,依旧将她视为掌中宝、心尖肉 他能为她笑拋掌中权,护她一世长安; 她又为何不敢,陪他笑坠九幽炼狱、颠覆这世间繁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姐姐,你怎么能跟一个太监、上/床?你就算是寂、寞了,对象你也不能找太监啊!”穿着粉色纱裙,头戴同色系簪子,圆圆娃娃脸与曲悠有三分相似的女孩站了出来,天真的眸子眨呀眨呀的,懵懂的模样仿佛是在说我们去玩吧一般的话,而不是淫/乱不堪的污语。

  见那说话的女孩,曲悠幽深黑暗的眸子实质性的直盯着她眼睛,吓得曲宁向上座的黎夫人靠去,却在反应过来发了怒:“姐姐!我知道姐姐是个好的,只是姐姐怎么能这般做呢?姐姐将父亲母亲至为何地?姐姐你想没想过曲府因此受到诋毁?姐姐,你要真的是寂寞了,府里那么多壮丁,你又……”说到这里,曲宁仿佛才有了羞耻心般,止了嘴。

  但是已经够了,这些话字字诛曲悠的心也不为过!

  这话一出,大厅内的人都鄙视的望着曲悠,那番视线赤裸裸的,仿佛要扒了曲悠衣服一探究竟一般。

  曲悠按住隐隐作痛的胸口,不明白原身怎么还能影响到她,但是,曲宁这番话,也彻底让脑间的那团气瞬间消失无踪。

  身体一轻松,曲悠这才将视线转向起她“好妹妹”的话,这原身的亲妹妹,恶毒得真的是让人很想吃掉啊怎么办?

  名节对这个时代来说,是多么的重要,竟这么想要她死么?

  “父亲,这也是你想问的?”

  曲怀仁瞪了眼曲宁,怒骂,“这是你的教养?”面对曲悠的问题,刚下去的怒气再次涌起,触及到那朦胧的大眼时,心下有些犹豫,他含糊道:“你不是要解释么?”

  虽然他不喜这个女儿,但是心底却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女儿真的那种人。

  “父亲大人,还要她解释什么啊!这不明摆着咱们大小姐就是寂寞了么。”言语吊儿郎当,神色带着暧昧的眼光瞄向曲悠,那模样简直像是在看妓、子般。

  而与言行相反的是,这人身材纤长,衣冠楚楚风度翩翩,脸色微苍白的男子,正是黎夫人的儿子曲平!

  这是给她定罪了?

  “父亲!”曲悠打断正要张嘴的曲怀仁,湿润的眸光闪了闪,委屈道:“父亲,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与太监行苟且之事,难道是要无凭无据就如此定罪么?”

  曲宁盯着曲悠,哼哼道:“红公公都亲口说了!还需要什么证据?”

  “凭外人的一面之词,就是所谓证据么?而且,你们抓奸在床了么?还有,我说是他诬告我呢?”曲悠忍不住冷笑了起来,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多讽刺的一件事,偏偏这一屋子的人都似眼瞎了一般。

  曲宁大大带着天真的眸底闪过阴暗,“你笑什么笑?父亲当时都在场……”

  在场…曲宁这才想起,她带人去捉奸的时候,曲悠根本不在在场!

  曲仁怀此刻也冷静了下来,堂堂曲府嫡女,又不痴傻,就算要与人苟合,是谁都不可能是不能人道的太监!这不明摆着是可笑的事情么!听到曲悠说的话,突然想起被他遗忘的事情,“我归朝的时候,你为什么在城外?”

  就算这是陷害,那么曲悠为何在城外?这是曲仁怀怎么都想不通的事情。

  曲仁怀的话一出,曲悠猛地抬头看向屋中最淡漠的黎夫人。

  心底瞬间明白了过来,看来青梅根本没有见到曲怀仁!

  似注意到曲悠的视线,正温柔为曲怀仁砌茶的黎夫人对上曲悠清澈的眸子。

  突而一笑,“老爷,妾身听说红公公当时是晕过去的,怎么会说这些话呢?莫不要冤枉了悠儿姐。”一番话,表面上是替曲悠说话,事实上却是提醒曲悠虽然没在场,但是红公公可是晕过去的,在他晕过去之前,又受到了什么伤害?为什么当时在所有人都出门迎曲怀仁,就曲悠没去呢?

  而且谁又知道曲悠有没有特殊的癖好呢。

  要知道,在曲仁怀去皇宫那段时间,可是足够曲悠作案后逃出现场的。

  在座的人中,果然还是这个黎夫人厉害,一句话就将她又给带了进去!

  姜还是老的辣么?

  “母亲,我的贴身丫鬟青梅寻您去了,如今不见青梅,是被母亲派去做其它事了么?”

  似没想到曲悠突然转换话题,黎夫人愣了一下,但也就是一下而已,“悠姐儿的丫鬟怎么会在母亲这里,母亲今天一天都没有见过她呢。”

  曲悠正要继续接话,却被不耐烦的曲平打断:“曲悠,你这不是在转移话题么,一个丫鬟而已,哪里能得母亲大人惦记?快说,在父亲进宫没有回府这段时间,你到底干什么好事去了?”

  实际上曲平更想问追杀她的黑衣人去哪里了,因为去追杀曲悠的黑衣人正是曲平的暗卫,曲平不关心曲悠会怎么样,他现在只想知道他暗卫为什么都没有回来!

  这只暗卫是他好不容易从舅爷那里要来的,可比曲悠重要多了!

  “二哥在说追杀我的刺客么?”曲悠状似不经意反问。

  上座的黎夫人没来得及阻止,曲平已经脱口而出:“对的,那是我暗卫,你将他们藏哪里去了?”

  屋中几人神色一深,暗自唾骂了句,望向曲怀仁,却看不清他的神情,黎夫人心底一紧,“老爷,平儿是说保护悠姐儿的那批暗卫,平儿从来都是爱护妹妹们的……”

  在威严的目光下,黎夫人识趣闭了嘴。

  这时曲平也醒悟了过来,赶紧上前补救:“对对对,我是说我派人保护你的那些暗卫!”

  “父亲,虽然女儿不知道二哥派了暗卫保护我,但是女儿还是很感谢二哥。二哥,谢谢你的爱护!”曲悠仿佛受宠若惊般,朝曲平感激涕零。

  一直不曾说话的二小姐曲柔面上虽不动声色,心却暗叹曲悠又逃过了一劫。

  曲怀仁也不是个只会武功的莽夫,已经相信了曲悠,被刺客二字吸引了注意,问道:“什么刺客?”

  曲悠恭敬娓娓道来:“父亲,今天女儿去迎接父亲凯旋归来的路上,遇到了刺客,女儿怕惊扰了父亲,所以才逃向城外,却在城外得到黑衣人相助,女儿才得以解脱。想来,那帮助女儿脱困的黑衣人就是二哥给女儿的暗卫了,今天真的感谢二哥了!”说罢,曲悠又朝已经脸色铁青的曲平道谢。

  暗卫怎么可能会救她?曲平此刻像吞了苍蝇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见到这番场景,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件事曲悠已经逃了过去,但是场中的一人却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会?”娃娃脸曲宁面容扭曲,不敢相信曲悠就这么容易脱困了,难道她不是应该被浸猪笼沉塘的么?

  曲悠似笑非笑:“这个真相是让妹妹失望了嘛?”

  不小心触及到那威严森冷的眸子,曲宁收敛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呐呐道:“怎么会,我替姐姐高兴来着。”

  “妹妹以后都会很高兴的,但是方才的话,妹妹以后可要慎言了,免得真如你所说的,会丢父亲与曲府的脸面。”曲悠这话,让曲怀仁回想起方才曲宁说的污言,也提醒了他三朝元老的家教竟这般尔尔,若是被传了出去,曲府乃至武元大将军的脊梁骨恐怕又会被戳穿,虽然被戳脊梁骨不是一次两次,但是曲仁怀还是恼怒不已,尤其是曲宁这个令他三番两次颜面丢尽的三女儿!

  越想越气,曲怀仁警告看了要在场的人。

  见众人都吓得低了头,才威严斥道:“曲宁禁足一个月,抄写女戒女训一千遍!”罚了曲宁,又对曲悠说道:“刺客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至于那红公公竟敢诋毁污蔑他嫡女,又是受何人指示?

  想到此,曲怀仁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