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歌舞倾城

更新时间:2020-07-29 14:54:49

歌舞倾城 已完结

歌舞倾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言为定 分类:穿越 主角:雨欣厉鬼 人气:

新书《歌舞倾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言为定,主角雨欣厉鬼,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对于以成为歌手为目标的雨欣来说,在个人魅力上面自然也要多下功夫了,虽然这样说,但也并不代表她只是个空有外表的花瓶,相反的,她--雨欣,可是音乐学院赫赫有名的高材生,每一年的奖学金都是大把大把的拿,更是每一次的比赛都创下第一名的好成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踉跄着身子,快步回了房间,摸了下莺儿的额头,才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发烧。给火盆里添了些柴,这个东西要是弄不好的话,会弄得满屋都是烟的,说不准还会来个一氧化碳中毒,所以火盆只是放在门边。又给莺儿擦了遍身子,在额头上搭了块湿了的毛巾,才坐在铜镜面前,松开衣服,露出后背,看了眼伤口。

“啊…果然发炎了。”铜镜里的伤口,血肉向外翻着,不断有红红的血流淌下来,在那四周白白的估计就是化脓了。

“这要是处理不好的话,一样是个问题啊。”

没有药了,房间里虽然有点药膏,但是莺儿自己的身体,也只是勉强的擦了个遍。

:现在怎么办啊,应该先消消毒的吧,这也没有消毒水,也没有酒精。拿什么消毒啊。酒精的话---白酒应该就可以吧,这古代的酒,我喝过一次就醉了一整天,酒精浓度应该很高。我记得房间里面好像哪还有一坛白酒,大概之前住在这的是个红倌吧。

按着记忆,从柜子里面翻出一坛白酒,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挪到铜镜前面,拿起杯子,舀了一杯,手指颤抖,真心下不去手,身体紧张的绷紧,握着杯子的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瞪着眼前的酒杯,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闭着眼睛,咬着嘴唇,猛地扬手顺着肩膀把酒撒到背上,她担心自己一个犹豫就下不去手了。

酒沿着脊骨快速滑下,渗入伤口中,火辣辣的刺痛感,灼烧着她的每一个细胞,冷汗瞬间滑下,苍白的脸庞更加憔悴,嘴唇被咬的有丝丝血迹留下,指甲更是嵌进手掌心。这样的痛却怎么也比不上背上的火热感,就好像要将伤口那里每一处的肉都狠狠的撕掉,然后再一点点的长出新的肉。

一阵刮骨般的痛过后,除了灼烧的感觉,倒也彻底的麻木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丫的……用不用这么刺激啊,哪位神仙大人赐给我一针麻醉剂吧。”

颤抖着手指,再次舀起一杯酒,狠狠的淋在伤口上。

杨振天一如既往的从窗口一跃而进,只是这次不同的是,屋里扑面而来的热浪,还夹杂着浓烈的酒味。

“诶--今日怎么这么好的雅兴,还热了酒……”剩下的话,在看到雨欣裸露着香肩,苍白着脸孔,唇上还不断渗着血丝的凄惨摸样时,瞬间顿住。

干巴巴的开口。“你这是在干什么,被谁给……”

雨欣没工夫搭理他,刚刚倒了一杯酒,正忍受着那股刺激人心的感觉呢,等到这波刺痛过去,杨振天已经察觉到不对,走到雨欣的背后,看到了那条躺在光洁玉背上吓人的鞭痕。

“看什么看,没见过露着后背的女人啊。”

说的话很有气势,但是语气里的虚弱却让杨振天觉得,这仿佛是在对他撒娇一样。

收起那些乱码七糟的心思,认真的看着雨欣背上的伤口,雨欣也不介意,大大方方的让他看,不然还能怎么办。

舀了杯酒,继续撒到背后,酒珠迅速流进伤口,带着新一波的血水再次流出来。

唇已经被咬的快要烂掉了。

杨振天迅速抓住雨欣再一次扬起酒杯的手腕,厉声喊道。“你在做什么,怎么不去找大夫。”

不断喘着粗气的雨欣,凄惨一笑,可怜兮兮的撅起小嘴,“大爷--小女子没钱了,看不起大夫了。”

杨振天对雨欣实在是气不出来了,都这样了,还在那搞怪。扶额深深的叹了口气,蹲在雨欣的面前,将她扛在自己的肩上,放到床上,这才注意到,床上还躺了一个全身几近赤裸只盖了几层纱幔脸色苍白的女人,只是一眼,便收回视线。

瞅见杨振天的表情,见他只是一眼便移开视线,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撇了撇嘴,幽幽的来了一句,“定力不错。”

扶着雨欣肩膀的杨振天,额角青筋突起,十字路口的符号几乎遍布了全身,他真想手下用点力气,直接掐死这个臭下头。呼了口气,不跟一个病号计较。

相处了半个月,雨欣也知道了这个人就是嚣张了一点,自恋了一点,臭不要脸了一点,除此之外,还都可以勉强算得上是好人那一栏的。

“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同样给雨欣露在外面的皮肤盖上纱幔。

“啊,你去哪啊。”一听要走,赶忙拉住杨振天的手臂。

“就这么不想让我离开啊。”暧昧一说,作势就要顺着雨欣的手臂摸上去。

挥挥手,甩掉那只大手。不客气道。“我估计是发烧了,你这一走,万一我晕晕乎乎的烧死在这,我冤不冤啊。”语气间,没有一丝将人家当成苦工的不好意思。

眉头一皱,手掌贴上雨欣略微泛红的额头上,确实有些热了,从来没有照顾过人,他自然不知道该注意些什么。

雨欣看上去确实晕乎上了,拉着杨振天的手臂就是不松。

“听话,别闹,我马上回来。”揉着雨欣的发顶,语气难得温和的哄着。

似是听懂了他的意思,手上才慢慢松开,嘟囔了一句,就继续晕乎去了。

临走前在火盆里添了几块木材,又把门窗仔细管好,防止有谁趁机闯了进来。做好一切,便施展轻功,几个跳跃便不见了身影。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扛着张御医的小孙女回了雨欣的房间。

“快给她看看。”直接将那女孩拉倒雨欣面前。

小女孩刚刚落地,晕眩了一下,很快清醒过来,朝杨振天行了个礼。“是,太子殿下。”

来的路上,太子殿下就已经跟她说过了,所以现在处理起来,还算是不急不忙。

碍于里面还有一个几近全裸的人,撂下帷幔,坐在桌边喝茶去了。反正听那小女孩的意思,问题是不大,用不着太操心了,只是这伤口溃烂的不像样了,想要恢复,至少得安安稳稳的躺上半个月。里面的那个倒是不用担心,虽然浑身是伤,但是好在处理的及时,没有发炎、没有发烧、也没有溃烂。涂上药多多休息,等到伤口结痂了,就没有问题了。

于是比起莺儿身上的几十条鞭痕,雨欣背上的一条就让她受到了几十条的‘待遇’,察觉到这一点,彻底悲催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

坐在一边静静喝茶的杨振天,动作依旧优雅高贵,只是简简单单的泡杯茶,却也有着叫人想要尖叫的冲动,透明中带着粉红颜色的液体,由壶口慢慢注入茶杯里面,香气四溢,没过杯底,溢出杯口,倒茶的手却不见停止。

视线总是时不时的朝着那层层帷幔飘去,微微出神,耳边仿佛还残留着昨天雨欣那中气十足的怒吼声,“啊,杨振天,你丫的又偷喝我的好茶。”整天满嘴‘丫的丫的’的,和在外人面前的优雅高贵的样子,简直就是两个人。收回视线,落在茶杯上,就这一出神的功夫,粉红的液体已经溢过杯托,流到了桌子上。无奈的想到:这要是被她看见了,说不定会怎么炸毛呢。

想他堂堂最强国的太子,却要因为一点茶水被个小姑娘训斥。在其他方面上,他都有本事将雨欣气的想发火又要保持自己的优雅举止,压抑着的憋屈样子,怎么看都看不腻,好玩极了,但却在这茶水上面怎么都不肯压抑自己,总是说什么“你们这群远古生物,喝得除了水就是酒,要么就是一点也不好喝的茶,我这可是极其珍贵的自制饮品,这世界就我自己会做。”不过,也的确是那样,带着水果的甘甜却又有茶叶的清香,颜色清澈透明,总是呈现淡淡的粉色。

两人自从那日发表了对于歌谱的见解之后,可谓是相见恨晚,她鸣歌,他奏笛,音瑟相合,颇有种俞伯牙与钟子期的感觉。两人除了互不相让的嚣张言辞之外,倒也相处的甚欢,也许就是因为互不相让,才更有乐趣。所以,她在里面受罪,自己有点担心也是不为过分,实属正常吧,毕竟那不仅是个女孩子,还是自己的朋友。

于是,杨振天自动将自己的特殊情绪归结为对友人的担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