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这就是爱情

更新时间:2020-07-20 19:54:54

这就是爱情 已完结

这就是爱情

来源:掌中云 作者:凄楚难平仄 分类:短篇 主角:成萍谢杰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这就是爱情》是凄楚难平仄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成萍谢杰,书中主要讲述了:爱情有千万种,或一见钟情,或日久生情,偏偏谢杰与亮晶晶两人的感情却是无从猜透,他们的爱情从何时,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反正最后,这样的两个人相爱并走在了一起。本来以为从此以后便可以过上简单幸福的日子,偏偏一个人闯入他们的视线,从此两人剪不断理还乱,到底是回忆里的那个人重要,还是应该珍惜眼前的那个人,生活对于他们的考验从未停止。 当一切风轻云淡,相爱的人最终走在一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朴英善不是在否认成萍的设计,成萍有很好的设计底子与设计理念这是众所皆知的事。 但这回,她的新潮也确实冲过头了!如果他是这件礼服主人的另一半,百分之万,不愿意让新娘美丽的双腿,过份与人分享。 “朴英善!”她英杰不逊地瞪他。 竟敢这样说她,她也算忍他够久了!她不以为自己设计的这件新娘礼服哪里有问题。 本次上面要的,创新,她给出来了、活力,她也给出来了、闪耀,她敢拍胸保证,这次所有设计师的作品,没有谁的比她这件还闪耀! 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沙猪,凭什么退她的稿!她不想见到他! 当成萍想再次叫他滚出去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却被推开了。 “Vincent!” 不用看,这嗲音、这长音、这Vincent叫法,全扬娃里,只有一个人叫得出来。 成萍对着未被阖上的门叫唤:“Vicky。” 人早在外候着的李唯琪,先是从门的右侧探出头,尔后才缓缓挪出身子出站在门口。 “她是谁?谁准她进我办公室的?连门都没敲,把我这里当成什么?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爱来就来、爱走就走?” 成萍就是这样一个爱憎分明,有话就说的女子,对于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她向来不放在心上,也不怕别人在背后中伤。总之、谁得罪她,她就不给谁面子! 被点名〝她是谁〞的女人,铁青着脸:“我说,成萍,你不要太嚣张,我是看Vincent在里头受你的气,所以才进来的,怎样?我就是不爱敲门,你不要再那边装多有礼貌,有礼貌的人是不会像你一样对男人像个泼妇乱叫。” 哪怕是在骂人,李唯琪的声音,依然是嗲得叫人鸡皮疙瘩掉满地。 整个场面,因为冲进来这个女人,让本来就超不愉快的成萍,更想拿扫把将他们一并扫出去。 成萍突然对朴英善:“这是你刻意安排的?” 被指名的男人,听得一头雾水:“安排什么?” “反正到最后,你用的一定是她设计的稿嘛,现在她无法无天的进来,不就是在向我示威?没有你的批准,她哪来的狗胆?” 这女人,越说是越离谱,朴英善决定不在这个时候,再多说什么,反正不管说什么,只会增加她的怒气而及无口遮拦。 “小娟,走。” 朴英善说完就要往外走出去。 小娟拉着朴英善的白色袖子:“Vincent,为什么啦?你为什么要忍受她的古怪脾气?”她是个很敏感的女人。 朴英善皱眉了。 “小娟,你不要再让事情变得更糟了好吗?” 从脚底窜入心头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成萍走向朴英善。 朴英善跟小娟的关系,从来是没有人敢在公司公然的在当事人面前提起。成萍强硬的态度,叫人在门口呆站的李唯琪,为她捏冷汗。 在朴英善还来不及消化成萍话里的意思时,他身旁的小娟先急着开口。 “谁是那种关系?我跟Vincent会结婚,你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谁不知道你喜欢Vincent很久了,每天裙子穿那么短,想勾引谁啊?” 会结婚?什么时候的事?他何时跟小娟有那种关系的,怎么连他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 流言可畏啊,朴英善现在能确实体验这种杀伤力了。 “我……”朴英善想为自己解释、辩白些什么的。 但是,没人听啊,这两个女人吵得不可开交,完全没有他插话的余地。 为什么她要忍受这一切?成萍突然清醒,果然、吵架会让人失去理智,失去判断能力。 小娟那嗲音,她再听下去就要打哆嗦了。 “喜欢在这里谈恋爱是吧?那就留给你们,我、走!” 走回自己的位子,打开右边最下面那格抽屉,拿起包包的时间,她花不到十五秒的时间。 从那两个人的中间穿过,成萍没看他们一眼。 “Vicky,下午我请假,有什么事,留言,明天再告诉我。” 刻意不理会同层办公室同事们投递过来的好奇眼光,成萍自信无畏地步进电梯里,自然的好像方才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走出大楼的她,也没有目标,倒是有一个人的影像,钻进她的脑海里。她从银色包包里取出电话,拨出。 没人接、再打,还是没人接,亮晶晶这个平时最闲的人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 “现在在演哪一部戏?” 震惊过度的男子,离开计算机桌,转过身,站起身来。本是一身雍容华贵的容颜,此刻双眉中的皱痕,明显而深刻。 反倒是同在书房里的另一名男子,神态悠闲,不但没理会对方眉间的困扰,还不请自坐,往一旁的沙发坐下。 “不错,你煮咖啡的技术进步了。”并且还为自己倒了杯黑咖啡,趬着二郎腿享用。 “看来,你在日本留学这段时间,不只学到了怎么应付秋敏,还学会煮一壼香气四溢的咖啡。” 这书房的主人家-炉裕介,左手插入口袋,站在原地:“你要我怎么处理那女人?” 这个问题很难吗?裕介要他去收钱,他去了,找不到本人是比较失败啦,但是、他把担保人带回来给他一个交待啦。 谢杰:“随便你爱怎么处理啊,反正我任务完成,没欠你了。” 白色咖啡杯在谢杰手上后,一直没被放下来,看上去,他真的很享受他手上的黑咖啡。 钱没带回来,只带了个麻烦回来让他处理?!炉裕界面对那张玩世不恭的脸,明白情绪是不能解决事情,当务之急,是该怎么处理人在外面车上的小姐。他也走到沙发,坐在谢杰旁边。 “谢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人家小姐要告你绑架,你怎么办?我又要怎么办?” “哈…” 谢杰听到这句话,先是大笑了起来。 “她没那个胆啦,你放心,她是那种自认倒霉、只怕狗咬的人。”虽然相见没两个小时,谢杰对她个性的了解已有八成。 “是吗?你以为你心理学拿了一次满分,就能洞悉人性于无形?” “来啦,喝个咖啡,放轻松,不会有事的。” 谢杰反客为主,不、更正确的说法是,谢杰根本就鸠占鹊巢似地,为主人家倒起咖啡来,还要他不要担心,又不是天塌下来。 谢杰把咖啡递到炉裕介前。 “我要糖。” “你怎么还没改?我不是教你,咖啡就是要喝黑的才过瘾吗?”谢杰真不能苟同不喝黑咖啡那些人的想法。 “你该学习的是尊重别人。”这是裕介的结论。 他可以像他这么乐观吗?裕介一边喝咖啡,一边抱持这个疑问。必竟谢杰给他带回来的,不是物品,而是活生生的人。 坐立难安! 被放置在车上的亮晶晶,紧张的不知所措,对于这个偌大的庭院,她陌生、她惊恐。 庭院的本身,是漂亮的! 从窗外看去,整遍绿意盎然,要不是她很清楚这是私人地方,否则她会误以为,这里是座公园。 右手边那条绿林步道,接连至两层白色洋房的门口。左手边一圃一圃的各式花朵,彷佛是把半个士林官坻搬来了这里。 未免太豪华了吧?有钱人都是这样挥霍的?这可叫她亮晶晶开了眼界。窗外的世界,越看越美丽,越看、越叫亮晶晶忘了一开始的不安与恐惧。 她想更接近那一片大自然,但她不能。她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最没人权可谓的阶下囚。 扣扣扣,一阵敲门声,唤回亮晶晶分散的思绪。 响声来自于驾驶座的方向。 她战战竞竞坐着。 探进头来的,是一位前额微凸、半白头发向后梳齐,一脸福相的老者。 只见那个,本来超凶的…健仔,立即下车,必躬必敬得不像话。应该是叫健仔吧?她听那可恶的帅哥这么叫他的。 没多久,她坐的这侧门被打开来,笼中鸟可以飞了? “小姐,请下车。” 哇咧,超有礼貌的,这个人,真的是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健仔?亮晶晶,轻轻慢慢地下了车。 一下车,进入她眼里的,是健仔跟刚才那位老者。 “伯伯好。”她轻轻颔首向老者示意。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炉崑已从健仔口中得这女孩子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前因后果。 “我……我叫亮晶晶。” “亮晶晶?是一闪一闪亮晶的那个亮晶晶?” 见小姑娘点头后,炉崑笑了:“呵,好可爱的名字。” “呵。”亮晶晶也跟着傻笑。 他亲切问候:“吓着了吧?” 他眼袋好厚好沈?听说有眼袋的人,异性缘会很好,那这个伯伯异性缘也很好吗? 亮晶晶对着眼前的亲切,轻轻摇头。 “呵、没关系,没关系,天气热,不要在这里热着,炉伯伯带你进屋里,请你喝杯消暑解渴的酸梅汤。” 这位亲切老者是谁?好像是地位很高似的。但是、她可以相信他,可以跟他进去屋里吗? 炉崑一移动,亮晶晶随之在后,也跟着移动。所以,想归想,亮晶晶的脚比她的脑子,更有自己的主张吧。 走近,刚才叫人惊艳的绿林步道。 亮晶晶踏上灰白水泥地的那刻,脑海里产生了一份错觉,那是化身白雪公主踏上红地毯的错觉。 如果有一个王子,在这条步道的尽头,手拿玫瑰,微笑着在阶梯着候着她,那不知道有多完美? 炉崑转头问:“怎么啦?” 原来亮晶晶在想象的同时,不自觉停下了脚步,抬头在张望。 “喔,没、没什么,伯伯,你们这里好漂亮,这两排树,是从小树苗就开始种的吗?” “呵,不是,这是专门请人设计,本来就这个样子了,会有人固定时间整理。” 话匣子一开,亮晶晶缠着炉崑问个没完,炉崑也有耐心地一一回答好奇宝宝所提出的问题。 入口是两扇和式木门,炉崑双手一拉,门板与门槛摩擦声隐隐作响,木门一左一右,向两边滑去。 正面看去,一个忍字,居中在白色墙上,几乎是占去了那面墙的三分之二;除了忍字,跟两个橱柜外,没有其他装饰了。 “来,换个拖鞋。”炉崑打开橱柜,拿出了双室内拖鞋递放在地下。 接着炉崑打开另一个柜:“你的鞋放这里吧。” “喔,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