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笑恋红尘

更新时间:2020-06-30 04:36:05

笑恋红尘 连载中

笑恋红尘

来源:落初 作者:水惠 分类:都市 主角:王思策师傅 人气:

《笑恋红尘》由网络作家水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思策师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们,是兄弟,亲兄弟。”  “亲兄弟?那为何还要抢走我的女人?霸占我的儿子?还要......还要让我爱上你?”  生性痴狂君莫笑  醉卧红尘乐逍遥  只愿笙歌酒初醒  相叹白发催人老  这,是他的心,是他的愿,也是他穷极一生不愿放、不愿解开的结,就算真的要逆天改命,他都不会放手。  感谢中国作者素材库免费封面支持ZZSCK.COM,流斛大大辛苦了。  推荐本人另一部11作品《侯爷绝色》,已完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小少年,暗地里虽然偷偷摸摸地你侬我侬,但是对于学业,君恋尘本就天赋秉义,而君莫笑为了避免自己的自卑,时常等君恋尘睡了,再拿着灯烛,到院子里背书,弄得白天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功课却是突飞猛进,乐得朱夫子花白的胡子翘了又翘,说他是开了窍,原来也是位不容小觑的学子,于是君家有两个天才的传闻传遍了整个小镇,君恋尘听了,只是咬咬唇低低地笑。

年方十五的君莫笑也像朱夫子样,捻着莫须有的胡须,长叹,这样的日子,就算到天荒地老,也不会厌烦,虽然在某些难耐的时刻,自己几乎暴走,不得不背着君恋尘悄悄做些事。

这样的折磨很痛苦,但是两兄弟乐在其中,觉得这日子很长,又很短。

眨眼间,二姐和三姐已经搬出庄子一年了,老二君莫轻来信夸赞着自己闯出了些名堂,小有积蓄,在各地开了几家酒楼,其余的生意,只要赚钱,来者不拒,而三姐君莫殇,则在本城开了镖局,似乎也是风生水起,当然,两人私下里,都难免动用了“落霞庄”的势力和名头。

***

李天佑见君恋尘起了身离开,打开食盒,貌似无心地捅了捅君莫笑的胳膊:“你知道赵静晨为什么没来了么?”

赵静晨?君莫笑在脑海里想了一会儿,一个怯怯低着脑袋的少年跳入脑海:“夫子不是说他病了么?”

“病了?”李天佑“嗤”了一声,神神秘秘地附在他耳边,君莫笑本能地偏偏脑袋,林天佑笑笑,装着毫不在意地又往前凑凑:“你知道他为什么生病的么?”

“怎么?”

“呵。”李天佑得意洋洋地坐在地上,斜了眼远处正从老张头接过食盒的君恋尘:“那赵静晨啊,勾搭上自己的弟弟,被他父亲打断了双腿,所以才没来。”说罢,碰碰君莫笑的胳膊:“你和尘儿,也要小心些,被捉住把柄,尘儿是哥哥,可是要沉河的。”

沉河?君莫笑顾不得和对方计较那声“尘儿”,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往脚底,面色苍白,看着笑意满满地提着食盒过来的君莫笑,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象,仙子般的君恋尘被五花大绑,装入蔑笼,蔑笼里还有石头,缓缓地放入水底,那流光四溢的眸子,渐渐被河水淹没…….还有尘儿在自己身下呼吸急促的面容,相互交替着……他是哥哥,受罚的会是他……

“尘儿!”他惊叫一声,弹了起来。

君恋尘吓了一跳,呆了半晌,慢慢伸出手来,凉凉的丝绸般的指腹贴上他的额头,又把住他的脉搏,抬头看着他担心地问:“笑,你哪里不舒服?”

“尘儿。”君莫笑狠狠地抱着他,揉着他的发,尘儿,我不会让你那样的,一定。

君恋尘疑惑地看了眼一旁若无其事地李天佑,目光一寒,等李天佑抬眼看时,他已揽着君莫笑的腰,长长的黑发盖住了所有的思绪。

旁边睹若无视的一人,嘴角,在弯弯地笑。

****

“哦?”君傲天看着垂首的君莫笑,长舒口气,惹来王思策的瞪眼,瑟缩了下,干咳一声:“我和你二娘、四娘,正要去瞧瞧你大哥,你大哥又生了位公子呢。”

顿了顿,冷峻的面容一收:“你们也大了,是该分房了。”

君恋尘正在夹青菜的手稍微迟疑了下,随即流畅地放入自己的碗中,扒拉进嘴里,无声地嚼着。

“谢谢父亲。”君莫笑起身,行礼,瞟了眼君恋尘,见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心里微微发堵:“孩儿这就去收拾东西,今儿个就和四哥分房而居。”

“好。”君傲天不置可否,二娘绿如、四娘婷立欲言又止,默默地吃着自己的饭,王思策有些隐隐的笑,低头不语。

“笑…….”

“四哥,请叫我五弟。”君莫笑指挥暖香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声音淡淡。

君恋尘看了他的后脑勺一眼,呆立了会儿,漠然转身离开。

君莫笑吸吸鼻子,捏着双拳----尘儿,对不起。

“笑-----”那一声颤到心底的叫,那么让我心动,莫非这以后,我只能听到你,叫我五弟的么?

夜,无眠。

次日清晨,君莫笑得知,因为君家的老五身体欠佳,不适宜外出,所以小五君恋尘,还是让王思策亲自管教,不再上学堂,对此君莫笑没什么异议,只是觉得,心里有个什么地方,狠狠地一痛。

看着老张头一如既往赶来的马车,君莫笑恹恹地挥了挥手,没了马车里尘儿的笑脸,自己坐这马车,还有什么乐趣?

索然的一天好不容易熬过去,懒得回复那些学伴的询问,君莫笑提了书笼,迫不及待地回到家,刚到院子,就撞上练完功的君恋尘,一时间竟然怯怯地立着,不敢靠近。

君恋尘面容温和地扫了眼他站的地方,用手背沾沾额角的汗珠,早侯在一旁的暖香,急忙拿了湿巾小步跑过来,君恋尘略微低下头,随着他的动作垂下的几缕碎发微微飘荡,等暖香轻柔地清洁完了面部后,再缓缓地抬眼,看着提着书笼呆立着的君莫笑,清清淡淡地说了句:“五弟,辛苦。”

五弟?望着君恋尘转身离去的挺直背影,君莫笑白了脸,这一声五弟,可不是自己要求的么?怎么会那么刺耳?刺得心都好痛,君莫笑一个踉跄,抓着书笼的背带,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夜,君莫笑更加难捱,昨儿个是因为狠了心,有决断撑着自己,今天,君恋尘的脸却眼前不断晃着,还有,手底摸了好多年的滑润的触觉,和那想象中沉河的画面……

“天哪!”君莫笑烦躁地发觉,自己的身体又开始发热,索Xing将被子拉过来,严严实实地蒙着头。

“哒。”窗户轻轻一响,君莫笑呆了呆,随即屁股像着了火似地弹起身来,一定是尘儿,尘儿,来看我了。

他来不及想自己要不要矜持一下,拿拿派头,光着脚丫子就跑过去打开了房门,却见门口站着位华服少年,正拍着心口舒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那帮兔崽子报告错了呢……”随即又惊吓似地捂着嘴,只剩下一对眼珠在滴溜溜直转。

君莫笑见不是君恋尘前来,心里空了一大块,根本连眼前的人都没看清楚,更不要说听明白别人说的话了,耸拉着双臂,恹恹地正想关上房门,被李天佑挡住:“别介,听说‘袖颜阁’来了几个可人儿,哥哥我正想带你去见识见识呢。”

袖颜阁,顾名思义,红袖、蓝颜。

*********************************************************************************

尘:水你个混蛋,给老子滚出来!

水抓抓脑袋,茫然:毛事捏?

尘大哭:你把偶弟弟弄那里去做什么捏?

水淡定道:做----爱做滴事情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