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美人如鸩

更新时间:2020-09-24 20:03:47

美人如鸩 连载中

美人如鸩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纯纯的小叶 分类:都市 主角:冯晴晴小姨 人气:

主角是冯晴晴小姨的小说《美人如鸩》此文是纯纯的小叶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每一种美女都是一种毒,我身中剧毒,苦不堪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终,在周五中午放学,汪欣媚叫我跟她一起去食堂吃饭,然后吃完饭回上阳村。

  我本想下午继续去上课,但她说写请假条的时候,顺手将我的也写了,还说如果我跟她一起回,她就悄悄的跟我说一点我亲爸的事儿。

  一听这个消息,我二话没说答应了。

  除了小姨,从来没有人跟我提过我爸,汪欣媚这个小溅人既然知道点,那我一定要从她口中得到这个消息,下午的课反正也没有英语,耽误了也能补回来。

  吃过中午饭,汪欣媚带着我找了一辆脚蹬三轮车,说让我骑着载她回去。

  当时还有几个太妹坐在三轮车上抽烟,看我过去,鄙视了几眼,往车上丢了几瓶矿泉水和一大包零食,递给汪欣媚一把太阳伞,就走了。

  我当时真想大骂最毒妇人心,可还是忍住了,在学校里汪欣媚真要叫人,我肯定得被她揍。

  先忍着,等走到半路,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欺负我,有你好果子吃的。

  打定主意,我把校服褂子搭在车把上,跳上脚蹬三轮。

  汪欣媚很满意我的表现,她让我骑到小超市,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上面,把太阳伞往椅背上一绑,舒服的坐在椅子上边吃零食边玩起了手机。

  我像只老黄牛一样,拉着这个小溅人出了二中校门,向着回上阳村的路徐徐前进。

  毒辣的太阳晒在我满是汗水的肩膀上,没多久就被晒的通红,而汪欣媚那个小溅人却翘着白条条的美腿,一边嗑瓜子儿,一边玩手机,偶尔还骂我没用,说,骑的这么慢,连点风都没有。

  我不傻,我就是不往快了骑,我要留足够的体力,走在半路收拾她,到时候,就是老子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嗑瓜子儿,把你衣服撕烂。

  让你在前面蹬车,要是骑的慢,老子就抽你,嘿嘿,反正你和你姨妈都是溅人,对待你们就得这么整,叫你们老是穿那么少诱惑人。

  也不知道汪欣媚是不是就喜欢穿的少,今天她照旧是穿着一件白色超短裤和漏肚脐半袖。

  那些路过的人忍不住的就会看她,而她却很有优越感的故意将腰挺的更直,整个平滑的小腹都露了出来。

  我虽然也会回头看,但是我还要蹬车,不敢乱幻想,万一再出点什么事儿,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大约走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猛蹬,骑着车就冲进了一片林子的小道。

  汪欣媚看我乱走,当即就气的吼我,我才不理会她,车子冲到一处树荫下,我立即刹车。

  “说吧,关于我父亲的事儿,说完咱们再走。”

  我一边擦汗,一边瞪着汪欣媚。

  “张源,你长能耐了是不?敢威胁我?”汪欣媚一脸不善的看着我。

  “你管老子,别忘了,现在不是在你家,也不是在学校,老子怕你个求,快说,不然今天咱俩就在这儿待着吧。”

  我直接从车上条下来,瞪着汪欣媚。

  “你…给我等着,好,说就说。”

  汪欣媚看我有跟她动手的架势,她就不那么嚣张了,而是把手机揣兜,把零食放在一边。

  “说吧,我听着。”我一动不动的瞪着她。

  她以为我在怒视她,其实我在观察她小腹露出来的大块白花花的肉,而且这小溅人的腿也特别光滑性感,跟她姨妈的性感有些相似,只是还远没有她姨妈的诱惑人。

  “你爸叫张高明,住在上阳村,今天40岁…”

  “艹,你玩儿我?”我顿时怒了。

  不带这么欺负老实人的,张高明是我的仇人,他没资格做我爸,我从记事起就恨他,我恨不得现在回家就揍他一顿,叫他在小时候虐待老子。

  “呵呵…张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我怕你了?不就是想打架吗,来啊,看我今天不整死你,上次的气儿我还没出呢。”

  汪欣媚突然冷笑一声,随手从零食包里取出了一根半米长的铁链儿,挥舞着就朝我抽来。

  我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跟我打,而且手里边还有一根铁链儿。

  我赤手空拳的,肯定打不过她,她手上没东西还好说,于是,我直接掉头就跑。

  反正跑路是我的强项,尤其是在山地上奔跑,我都敢去追野兔,你个小小的汪欣媚,休想追住我。

  我一跑,汪欣媚急了,一边在后面狂骂,一边追我。

  不过她根本追不上我,很快就被我甩出了100多米。

  而后我随手捡起一根两米多长的树杈,把枝干掰断,我挥舞着结实的树干就朝着汪欣媚冲了过去。

  “小溅人,今天咱们看看到底是谁收拾谁。”

  我嚎叫着,长长的树杈直接刺向了她那鼓鼓的胸部。

  “张源,你无耻!”

  汪欣媚气的骂了我一句,挥舞着铁链儿使劲儿的打树杈,而我却无比轻松的用树杈只管刺她,她只能连连后退。

  “张源,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竟然对我一个弱女子用这种办法,有种咱们俩赤手空拳的打,你要真能打赢我,我以后都听你的。”

  汪欣媚咬了咬牙,直接就把手中的铁链儿给扔了,两手背在身后,做出一副,任凭我用树杈刺她的举动。

  我这人最不喜欢被人瞧不起,尤其是被女人瞧不起,说实话,赤手空拳我还真不怕她。

  “这可是你说的,老子早想揍你了,今天就先收拾了你,然后回家收拾你姨妈。”

  我将树杈一扔,挥舞着拳头就冲向了汪欣媚。

  看我扔了树杈,汪欣媚阴谋得逞的一笑,也挥舞着拳头向我冲了过来。

  “嘭…啊~!”

  我跟她对了一拳,就感觉手指被硬物给刺破了,好像是铁的什么东西。

  “呵呵…你这种傻逼,再跑啊!”

  汪欣媚冷笑一声,挥舞着拳头就向我砸了过来。

  我一细看才发现,她两只手上各戴了一副打架用的铁指虎,还是带着小钉的那种,打哪儿哪儿疼,我根本不可能和她正面交锋,除非我不想要我的手了。

  “汪欣媚,你就是个溅人。”

  我怒骂一声,抬脚就踹她。

  “呵呵,我就是溅,你能把我怎么样,一会儿姐姐有的是好玩儿的伺候你。”

  汪欣媚冷笑一声,很轻松的就躲过了我一脚,而后一拳砸在了我的腿上。

  我疼的直倒吸了口凉气。

  她练过武术,就是劲儿没我大,论打架经验,这小溅人也不比我差,而且她手上戴着指虎,打在身上实在疼的厉害。

  现在我打也不是,逃又逃不掉,只能硬着头皮接招。

  我和汪欣媚打了没几分钟,她就彻底压制了我,把我打爬在地上,而后骑着我,戴着指虎狠狠的往我身上砸。

  我拼命的反抗她,换来却是她无比狠毒的反击。

  我有力气却没有施展的地方,内心实在憋屈,却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中了这小溅人的计呢,只能将这力量化作一股浓浓的仇恨。

  只要她这次不整死我,我一定会报复,狠狠的报复。

  “张源,你在我姨妈那儿翻不了身,在我这儿更翻不了身,姐我可是忍你有几天了,别以为在教室你压住我,你以后就能真的站在我头上,你真是太小看我汪欣媚了。”

  汪欣媚一边骑在我身上虐待我,一边冷笑着骂。

  最后,她像拖死人一样,拉着我一条腿,往脚蹬三轮车那边拉起。

  我本想一脚将她踹翻,而后逃跑。

  不料她一只手抓着我的脚,一手就用那东西顶着我脚心,说我要敢动一下,她就在我脚心刺个窟窿出来。

  没办法,我被她拖到三轮车旁,用她提前预备好的绳子捆了起来。

  我真是有苦没泪发泄,又被这个小溅人虐待,我感到了莫大的耻辱,下一次我一定不会再上她的当,我一定要恨恨的报复,我再也不会同情别人,那只会让我变的软弱。

  “张源,真希望你被我虐待完,回家就自杀,呵呵~!”

  汪欣媚将我捆好丢在三轮车上,推着三轮车就来到了林子深处。

  随后她掏出我裤兜里的手机,一掰两半儿,直接丢向了远处。

  里面还有潘雨晴老师给我下载的英语口语,我还没听完,就被这小溅人给扔了。

  “嗯…啊…”

  我正要骂她的时候,她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点开一段视频给我看,里面的那个女人特别美,脸蛋精致,皮肤白皙。

  可视频中的她却和一个丑陋而猥锁的男人…

  “怎么样,好看吗?以前没看过吧,我告诉你,这叫爱情动作片。”

  汪欣媚冷笑着鄙视了一眼,就开始解我的扣子。

  我都看的血液沸腾,口干舌燥,只能骂汪欣媚无耻,却无法阻止她扯我衣服。

  她将我半袖和裤子扔掉后,跳下三轮车弄了一根带刺的铁篱枝条。

  一边让我看动作片,一边狠狠的抽我,铁篱的小刺在我身上拉出了一条条血印子。

  我疼的撕心裂肺,却又热血沸腾,我无法表达此刻的心情,我只能怒骂汪欣媚这个小魔女心肠狠毒。

  而汪欣媚却笑的无比畅快,我越骂她,她抽的越恨,笑的也越狠。

  直到我身上腿上被她抽的全是淤青,而且皮肤里刺不少下刺后,她才停手,问我服不服。

  好汉不吃眼前亏,周围也没什么人,我也不怕丢脸,就说服了,你放开我吧。

  但汪欣媚却呵呵一笑,说她不信,抬脚就踹在了我的裆下,我当时疼的倒吸了好几口凉气,这小贱人是疯了吗?

  好在她只是踩了我两脚,然后就…

  

  然后她就用手整我。

  她十分气愤,说我就是个变态,她急的就差给我*字分开读。

  汪欣媚的目的就是要把我弄成个软脚虾,她才算完,于是足足三个小时,两次,这还是她挑最劲爆的片给我看的结果。

  被虐待一下午,三次,我直感觉天都是黑的,怎么也没想到,汪欣媚这个小溅人小小年纪,竟然这么邪恶,手段这么恶毒。

  一滴不争气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我对不起叶小苏,对不起她温情的微笑,对不起她劝说我凡事儿要小心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

  就在这时,我听到头顶有嘶嘶的响声。

  听这声音,我能猜到,肯定是树梢上挂了蛇,它马上就会掉下来,或者它已经探下了身子,准备攻击我或者汪欣媚。

  我吓的骨头都有些发酥,加快速度的往紧勒左手的绳子。

  因为我的两只手是捆在一起的,左手的绳子勒的越紧,右手的绳子才会松,右手才能挣脱出来。

  人往往在生死关头,脑子才会无比灵光,力量也大的可怕。

  “啊~…”

  就在这时,汪欣媚突然尖叫了一身,惊慌失措的就坐在了一旁,一脸警觉的盯着我。

  “嘶~!”

  只见,一条棕黑色的眼镜王蛇,像一尊守护神一般,正用它慢慢移动的身体盘踞在**,脑袋直挺挺的盯着汪欣媚,口中的蛇信子不时的吐着,仿佛随时都会发招。

  “张源,快从后面抓住它七寸,不然咱们全都得被它咬死。”

  汪欣媚吓的面色惨白,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眼镜王蛇。

  我虽然也吓的要死,但心中却呵呵了,现在想起来让老子救你了,做梦。

  眼镜王蛇的身体光滑细软,还在慢慢的蠕动,我根本受不了,几度都要火山喷发。

  愣是憋了回去,可那种感觉却是不受控制的,我当时的心情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真是日了蛇。

  就在我精神极度集中的将右手从绳子里解脱出来时,没忍受住眼镜王蛇的厚待,*的眼镜王蛇满身都是。

  “嘶~!”眼镜王蛇也被吓了一跳,猛的回头就咬向了**

  看着眼镜王蛇那血盆大口,我整颗心都绝望了,就算我现在用手去抓它的七寸也晚了,根本来不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