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在好船的道路上大步前行

更新时间:2020-10-16 11:50:06

在好船的道路上大步前行 连载中

在好船的道路上大步前行

来源:落初 作者:无妹者控妹 分类:二次元 主角:小姐老爹 人气:

《在好船的道路上大步前行》是无妹者控妹写的一本二次元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在好船的道路上大步前行》精彩章节节选:在好船的道路上大步前行简介:重生在日本。天朝穿越者!平凡高中生!!靠窗主角位!!!有妹有房等等buff加身。这一刻悠真觉得自己就是神明眷顾的猪脚。即擅长虐狗又擅长喂狗粮的邻座。悠真表示“啊~~我快控制不住我自己双手在颤抖!”只是…“犬养君”“犬养桑”“犬养”“啊~~~~~~~~~~~~~~~~~~脑阔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年轻的时候我有在中国留学过。”面对悠真等人,尤其是自己弟子天静寺樱惊讶的眼神,犬饲杏老人笑着解释了一句。

“不知怎么称呼您?”既然对方懂得汉语,悠真自然乐得轻松以汉语问道。

“虽说是五服之外的远亲,关系也不近了,但我和你奶奶一辈,你就叫我杏婆婆吧。”

“杏婆婆。”

“嗯!”面对悠真的称呼老人显得很受用,眼睛都乐得眯成了一条缝。

看着老人的样子,悠真在心中暗想道,老人年轻时应该是个大美人吧!毕竟那双即使如今头发花白的现在,也依旧明亮的大眼睛,是那么的让人瞩目。再加上老人的面部轮廓也能让人遥想出老人年轻时的风采。

“对啦!一聊得高兴把正事都忘了,瞧瞧我这记性。”和悠真交谈一会儿后老人以一拍手说道。

“正事?”悠真心想这老太太会有什么正事来找自己。

“小悠真你在见识过走尸这种行尸走肉也算接触里侧啦。怎样,对于退魔手段有没有兴趣学啊?我可以安排人来教你一些基础的东西,当然你想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亲自教你。”老人这般说到,在说到亲自教授时双眼都泛着光,俨然一副好为人师的样子。

“可以吗,我也可以学吗?”悠真的表现也和他对灵异事件好奇一般充满了兴趣。

“好啦,若要谈拜师收徒的事以后有的是时间,老师先让小悠真把文件签署一下,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昨晚受了惊吓想必他也没有睡好吧。”看着一老一少,一个原教一个愿学,眼看着一拍即合就要当场拜师的势头,天静寺樱立刻出言打断到。虽然她一直没有开口,可不代表她代表她听不懂汉语。不说手机的翻译软件,天静寺樱她自己也没说过她不懂中文啊。

“也是小悠真你先休息,反正我在这家疗养院的食堂工作,你想学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当然有什么想吃的也可以找我,中华料理我也很很拿手的。那么老太婆我先走了再见。”带着慈祥的笑容,宛若对待自己亲孙一般,叮嘱几句之后老人起身离开天静寺樱让给她的座椅,在和众人点头打过招呼之后才慢慢走出房门。

老人离开之后天静寺樱和石原仁美等着青木芽生为悠真逐条逐句的翻译过文件签完字后也告辞离开。

……

“让您久等实在抱歉老师。”天静寺樱带着秘书石原仁美刚走出青木疗养院的住院部便看到庭院中的长椅之上悠然坐在的老人。

“樱,小悠真好像是你姐姐葵的孩子吧?”依旧是笑盈盈的,却有着名为威压的势在内,犬饲杏老人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

“是的,小悠是家姐天静寺葵和犬养家长子犬养悠人的孩子。”面对身为自己恩师的犬饲杏老人,天静寺樱没有隐瞒也无法隐瞒只得大方承认。

“这么说,刚才那孩子便是葵小姐的,那不就是部长你的。”听到这里石原仁美立马惊讶的问道。

“没错,犬养悠真他是我的外甥。”在公安七科这种特殊组织中担任秘书这一职务便是部长的心腹,再加上石原家和天静寺家世交的关系,天静寺樱也不隐瞒,当即向自己秘书石原仁美承认自己和悠真的关系。

“悠马、悠人、悠二郎、悠真,看来我这老姐夫是想要把自己名字中的‘悠’字当作通字传下去。”略微感叹一句老人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死死盯着自己的弟子顺便将石原仁美也笼罩在压迫之中,“小悠真是犬养家的独苗,将来继承家业这是必然的。而犬养家自古以来便是三犬一族里犬饲和犬冢两家的宗家,就算现如今人丁不旺,但地位依然超然,就算是他姓入赘到犬养家的人,现如今也是三犬家的共同家督。犬养悠真他出身在犬养家,身上流淌着的是纯正的犬养之血,觉醒也只是时间早晚的事,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而退治魔物凶灵的手段也是他必需掌握的。”

“可是!”面对老师的压迫天静寺樱还想说些什么,她实在是不想自己姐姐唯一留在这个世上的儿子走上这条路。

但老人一抬手,却阻止了她的话:“小悠真不只是你的外甥,更是犬养家的长孙,他有他必需肩负的责任与使命。明白吗樱?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任何人!”

“是!我明白了老师。”面对老人少有的强势,天静寺樱只能暂时屈从,但保证姐姐孩子安度一生的想法却不可能就此打消。

“相信我,只有这样才是对小悠真最好的选择。那么,这位武家青木家的小姑娘,听到你想听的事可以出来了吧?”安抚着自己的弟子后,犬饲杏老人突然对着自己身旁的花圃来了这么一句。

一阵树叶摇动之后却不见人出现。

“什么!”石原仁美讶异出声,若不是老人开口喊破后,花圃中传来树叶响声她根本没有发觉有人偷听。

“小丫头滑的很,我口一开她就溜了,”赞赏一句后老人复又说道:“不管她了,疗养院这边有我老太婆看着,想要兴风作浪可没那么容易。对了,过几天樱你派人来对小悠真进行试炼,如果不合适就让他当个平凡人。”

“是!”面对老师的吩咐天静寺樱只得开口应道:“我会让我们公安七科爱知县分部的王牌来当小悠他的引路人。”

“就是你之前说过的,位列于那个天善和尚搞出来,近年来风头正健的‘名士册’上的那个小姑娘。”对于自己弟子口中的王牌犬饲杏老人还是很有兴趣的。

见到老师感兴趣天静寺樱赶紧推销起自家王牌,要是因此得到老师青睐虽说直接得到好处的是王牌本人,但是说到受益的这其中最大的受益人还是她天静寺樱本人:“常夏她……”

……

“小悠你没事吧?听说昨天夜里有歹徒潜入疗养院,今天早上我去你病房时候却发现了警戒带,担心死我啦你没事吧?”悠真的病房刚送走青木芽生,不一会儿又迎来了一名新访客。只不过这名访客不是以正常的形式来拜访的,而是以从病房对着外面楼下的窗户翻进来的。

这种突然出现的形式着实让悠真他吓了一跳,面对女生危险的举动悠真立马责备道:“咲良你怎么从窗户里翻进来了,这里可是三楼太危险了吧掉下去怎么办?”

“是是是,不过没事的。别看咲良这样,国中的时候我可是经常上树掏鸟窝的野小子哦。”偏头电眼吐舌一个日式卖萌之后,旗本咲良立马兴奋地问道:“呐呐呐小悠你这是关心吧?你是在关系咲良我。”

“当然,毕竟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很危险。”一边在心里吐槽日·本的女生怎么说话总喜欢加些‘呐’、‘啊啦’之类的语气助词,悠真一边肯定道。

“小悠真的关心我收到了,咲良我啊真的很开心。”

“是是是你开心我看得出来,你都原地转了好几圈了,也不嫌头晕该说不愧是学过芭蕾的吗?”悠真心中无力的想到。

看着面露无奈的悠真,旗本咲良抿嘴笑着:“嗨嗨小悠,外面春光正好,樱花烂漫,不如我们到楼下赏樱吧。”看着对方那双清澈的杏眼中流露出的娇憨眼神,悠真只得同意:“好吧。”

“太好了,我扶你小悠。”

两人来到楼下庭院中,和风拂面,春光宜人,一树树粉白的樱花开的正灿,果然是赏樱的好时光。

旗本咲良将一部粉色机壳的手机塞到悠真手中:“小悠来帮我拍一张吧。”看着跑到樱花树下的旗本,悠真只好拿起手机滑开屏幕,心里无奈的想到:“还真没有设置锁屏密码。”

“小悠好了吗?”

“还没,请稍等一下。”听到旗本的问话悠真立马收敛心神,将镜头对准樱花树下的女生,调了调后对着女孩喊道:“咲良桑,要摆个造型吗?”

“造型吗?不需要顺其自然就好,还是说小悠有什么想要看的造型,需要咲良摆出来吗?小悠你尽管提。”听到悠真的问题旗本咲良面带微笑的说出了不得的话。吓得悠真连连摆手:“不,我不是,我没有!”

忽来一阵春风,吹落了樱树枝头上的樱花,也拂起了樱花树下少女那漆黑如夜色的及腰长发。一时间花坠若雨,佳人如画,面对樱花雨中伸手将被风拂起的秀发以小指勾到耳后的少女,悠真头一回痛恨起自己幼儿园涂鸦水准的画技,否则,这樱坠如雨的景,这亭亭玉立的人绝对是入画的最佳对象。

“咔嚓!”随着一声开门响起,悠真对着旗本咲良说道:“好了,咲良桑你过来看看,还可以吗?”听到悠真的招呼,小跑过来的旗本咲良从悠真手上接过手机一看,双眼一亮:“拍的真好,都快赶上专业的摄影师了。”“哪有,咲良你也太过讲了。”悠真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傻笑着。

看着手机上的照片,满意的点了点头,设完保存后旗本咲良问道:“小悠你的手机呢?这么都没有看到你在用。”“手机的话好像在我车祸时就坏了,车祸后一直住院所以目前我没有手机。”悠真这样说道。

“这样啊,”听到悠真的话,旗本咲良从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张折叠好的纸,随手递给悠真:“小悠这是我邮件地址,你买了手机后记得联系我。”

看了看手上的纸,悠真暗忖:“不是在日本这边,关系普通的异性之间一般不会交换邮件地址吗?难道在咲良的心中我们已是关系要好的朋友了?也对,对于刚见面不久的人,便和以各自的名字互称,和异性交换邮件地址什么的果然是很自来熟的她的风格。”

“小悠我们来合影吧!”

“噢好。”

“咔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