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二战之我的澳洲天际线

更新时间:2020-11-10 14:57:48

二战之我的澳洲天际线 连载中

二战之我的澳洲天际线

来源:落初 作者:德帆 分类:军事 主角:方国仁王依柔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德帆的原创小说《二战之我的澳洲天际线》,主角方国仁王依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是自己的命运吗?来到一个世纪之前,去建设一个不一样的澳大利亚?如果是,那么,跟随我的人,不要落后我太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凡尔赛和约不单限制了德国军队的兵员数量,还限制了陆海军各种装备的数量,而空军,更是不允许存在。

在军队方面做出限制后,凡尔赛和约对军队的各种后勤工厂也做出了整改。这个整改很霸道,也让工厂的工人凄然泪下。

这里的工厂曾经日以继夜的为前线生产这着这种样式的武器装备,这里的每一个工人都见证了她们的鼎盛和繁忙。而现在,这些见证者却要在其他国家的监督下结束这一切。

工人们哭喊着把这里的设备拆分,而一旁的监督者则把这些拆分好的各式零件一一贴上各种标签,装车运走。监督者的登记簿上很多零件都已经被标注“已销毁”,其实真正销毁的,只有被保留下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那么,这些明面上已经销毁的零件,都去哪了呢?这些零件会集中起来重新拼装,然后在军委会的暗箱操作下很容易就将原本属于战败国德国的机器以一个还算优惠的价格出售给全世界各地有意购买的商人,从中获取利润。

本来就是德国人的东西,便宜点卖出去也是能大赚一笔的,无本万利的事情谁不想干啊?更何况,向祖国申请销毁这些德国人的零件,国家也会发销毁经费,这种两面都有钱拿的事可不多了!

你看,我向国家申请销毁100套德国机床,国家拨款给我销毁,拿到了一笔钱。而我在情况报表上填上了某某零件,已销毁。事实上我将这100套德国机床卖给了第三方国家的商人。到时候审核下来,谁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销毁了那些德国机床?反正他们在德国也找不着那些机床,很快就会不了了之。

而自己却能拿到两笔钱,既出色的完成了《凡尔赛和约》里面的军控条例对德国的限制措施,也拿下了一批第三方国家的商人友谊。

要知道,德国的机械设备非常可靠,很多第三方国家/地区都非常乐意采购德国的机器,但是随着这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几乎所有的德国机器都开始全心为德国的战争服务,很少是可以继续出口的了。

于是,这些国家/地区都被迫选择非常坑人的美,英,法机器。这些国家的机器要价是原价的3倍以上不说,质量相比德国的,要差上不少。

有一个段子是这么说的,上帝要修一扇门,美国人,德国人,英国人,法国人都来竞标。他们4个人的一开始出价都差不多,当得知上帝没有那么多钱后还是执意要修,这4个人也接受了这个情况并反馈给上帝,款项不足修门会修到什么样。

美国人说:上帝,很不好意思,我们只能完成您支付的款项相对应的部分,其余部分我们可以等待您全部付清之后继续动工。

德国人说:上帝,您的预算不足我们非常理解,但是按照原计划修的话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我们可以提供另外一个比较节约的方案,虽然不太美观,但是会很安全。

英国人说:上帝,您实在是太抠门了,这一点也不绅士。我们拒绝为您服务。

法国人说:上帝,如果您是个女孩,我们或许会有一个烛光晚餐。这样,可以代替部分的款项。

虽然只是调侃,但也可以看出一些事情:美国人拿钱办事,多一分钱的活也不会干。德国人保证质量过关,为了保证质量其他地方可以稍微妥协。英国人在利润不多的情况下完全有可能不理会这笔买卖。法国人则觉得浪漫一点的客户可以稍微打个折扣。

这次世界大战过后,各个购买国的来使就迫不及待的汇聚在了德国,打算抢购到一批从联军军控委员会克扣来偷偷贩卖的机器,运回国内使用。

这些人可不蠢,都知道会有人偷偷贩卖德国的机器,而且价格比德国一开始卖给他们的价格要低上一倍不止。造成这个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这些大多数是二手货,价值贬值。二,这些卖家都是干着无本万利的事情。显然,价格低能卖的更快,毕竟记事本上是写着已销毁的,到时候万一被人突击检查,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福克斯一行人正是这批人的其中一个小队,大家也看到了,德国的这些机器还是非常抢手的,而且都是掌握在基本由英法两国控制的军控委员会手上。要想抢先获得这些机器的购买资格,不和现在的军控委员会的头头们打好关系是不可能的。

很多时候,当某一样东西成为必需品的时候,而想要拿到手的人大大超过了这样东西的数量的时候,卖家就可以说什么是什么了,不怕没人来买,就怕来了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出得起钱。

福克斯和唐纳德的关系仅限于帮其设计的一幢小别墅,但是由于风格很符合唐纳德的胃口,就在听闻福克斯在找寻和军控委员会对话的通道后,就稍微表示了一下给自己的父亲。

唐纳德的父亲在听完唐纳德的陈述后,觉得这是大鱼送上门来了,应该好好得宰他一顿,一千套机床啊!机床是拆卸了重新组装起来的,更多的是零件销毁,销毁也是要钱的,就算是作为战胜国,各国政府也没有过多的资金去彻底销毁全部的德国工业机器,所以只能退求其次。

销毁一部分零件,封存一部分零件,其他的作为垃圾爱扔哪扔哪去。这就是军控委员会给各国政府的提案,这个提案在各国政府的眼中的确是很划算的,德国的工业体系必定会跌落谷底,就算是想要赶上意大利,估计都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这个提案很快就获得了通过,军控委员会也很快拿到了拨下来的专款。

军控委员会这段时间也算是战胜国各国人员神往的肥差了,一手拿政府的钱,一手拿着原本应该是德国人的钱。作为最早一批调到军控委员会的管理主官,唐纳德的父亲可是很有心得的。这个交易可以说是“灰色”交易,黑吃黑虽然不能完全做到,但是黑那么一部分还是可以的。

首先,让几个壮汉在他们来之前适当威慑一下,然后在谈判中表露出一种“你最好乖乖照我说的做”的信号,适当把价钱提高多少个点,让他们也“适当”地给多一点“辛苦费”。

往往,因为只此一家的关系,唐纳德父亲的这些招数对前几批人都有着不错的效果,比预期的拿多了20%的款项,这让贪婪的军官们尝到了甜头,开始打算变本加厉,在多加几个点,而正好,福克斯一行人送上门来了。

唐纳德的父亲和几个主官坐在一侧的沙发上,眯着眼睛看着脸上都略显愤慨的福克斯一行人。福克斯一进门就开门见山的说到:“唐纳德先生,我是为了澳大利亚的复苏建设才找上门的,你这样的待客之道非常不妥。在我看来,你们很不重视这笔交易,我觉得根本没有坐下来谈的必要了。”

唐纳德的父亲表情有点动容,说道:“福克斯先生,看上去你们都很激动,都冷静一下,生意是要慢慢谈的。”旁边的几个主官则听后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唐纳德的父亲也侧耳旁听,连连点头。

福克斯直言道:“我来之前还好,原本很期待这次会面。我的朋友,就是你的儿子。觉得你们的行为可能对我不太好,来这里的路上就将他知道的一些你们故意提高价格,并且逼迫客户强买强卖的事情告知与我,今时所见,果不其然。我会向大英帝国军事法庭提起诉讼的,你这是公然坑害大英帝国的公民!你不要忘了,澳大利亚是大英帝国神圣的自治领,我们也是效忠国王陛下的!”

唐纳德的父亲和那几个主官瞬间懵了,之前干这事虽然想过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前来商谈的人都是些外国人,有求于他们军控委员会,他们一般都会忍气吞声,所以经常得手。而福克斯,是自己的儿子介绍的,只是说,这里有个美国来的年轻人打算买1000套机床到澳大利亚,也细没说是哪个国籍的,自然认为福克斯就是个美国人,是去澳大利亚做生意的而已。现在看来,自己是被自己的儿子坑了一把啊!要知道,按照惯例,这种“不太道德”的钱是不能和本国同胞伸手的,别说本国同胞会举报你,旁边的人都说不定出一个二五仔把你端了。

在对于“民族大义”上,这些大英帝国的军官们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当即拍板以原价两成的价钱就给了福克斯1000套机床,另外再以一成的价钱再“送”1000套。

福克斯有些哭笑不得,原本打算是来谈判的,谈判对象的亲儿子把相关内幕泄露给他听之了后有些愤慨,原本就是吐槽了下,让这些英国佬不要太过分,做生意的,和气生财为上。

谁知道这些英国佬装绅士装的可以,为了维护自己“廉洁奉公”的精神,哪怕赚不到钱也要拼死的抓住任何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就是用德国人的机器堵住这个澳大利亚国籍的福克斯先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