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龙魂特种兵王

更新时间:2020-11-12 15:02:49

龙魂特种兵王 连载中

龙魂特种兵王

来源:落初 作者:戎衣外史郎 分类:军事 主角:魏陈默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龙魂特种兵王》的小说,是作者戎衣外史郎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暂停更新,暂停更新,暂停更新,抱歉!这本其实蛮用心的,只是——唉,等回头再收拾这本吧,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好男儿,为国生。甘当马前卒,无锋亦无名。以我铁血铸龙魂,狩猎天下霹雳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纪,让他进来吧!”听声音,李中华就知是陈默。

小纪姓纪名凡,是李中华亲自挑的警卫干事,能文能武,忠心耿耿,李中华退休后,小纪就跟着当秘书。

“哪里来的小怪物!”纪秘书闻言,将陈默让了进来,却揉着胳膊嘀咕道。

他在军中也算好手,铁线拳本身有几分火候,要不然也不会被李中华选中。后来李中华又传了他形意拳,实力已更上层楼。

但他刚才虽将陈默来势封住,右前臂却被震得生疼。

好在,陈默虽有真气在身,却不会用,只会使蛮力,要不然纪凡的乐子就更大了。

“咦?小伙子,你认得这个?”待陈默走近,张学文惊喜道。

陈默摇摇头:“字不认识,但这个脉络看着很熟悉。”

李中华嘟囔道:“乌龟壳么,老子看着也熟……”

张学文瞪了李中华一眼:“老李,别打岔,听他说!”

四双眼睛盯着,陈默有点紧张:“这个,我脱了衣服,两位老人家就明白了……”

陈默是实在人,说脱就脱,那女孩儿反应过来,陈默上身已光了,羞得满脸通红,叫了一声,躲进老李卧室去了。

李中华暗骂一声“小流氓”,对纪凡道:“小纪,到门口守着!”

对陈默的大胆,纪凡很是佩服,往外走去,反掩上门,叹道:这新兵娃子可真敢脱啊!

“兔崽子,今天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看老子不扒你的皮!***熊!”

李中华哼哼道。

这时,张学文却突然站起,瞪大了眼睛,伸出了手,向陈默的后背摸去。

从李中华的角度瞧不着,他这边却看得清楚,陈默的后背,分明……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李中华在陈默背上一点点移动,细细地摩挲着,因为激动,他那老脸都变得通红起来。

对面的李中华恶意想着:不会吧?老张莫非还有断袖之癖?天!老子竟然和他相处了大半辈子,可怕!太可怕了!

虽如此想,李中华还是踱了过来,看到陈默后背,也是惊掉了下巴。

“小默,你不会是积年的老乌龟吧?连龟壳都成了精,自己找上门儿来认主了?”

李中华看看陈默,又看看那龟壳,忽然间哈哈大笑。

“老李,正经一点!”张学文不满地呵斥着。

李中华好容易止住笑,看老张欲言又止,便问:“老张,你想说什么?”

捋了捋下颌那撮山羊胡,张学文沉吟道:“天生龟纹,却又似是而非……老李,你来看……”

张学文指着龟壳:“这不是普通龟甲,而是玳瑁——也就是人们说的玄武甲,虽然已经损毁不少,但大致还能看出来……”

李中华数了数,背甲13,裙边甲25,其它部位已不可寻。

张学文又指着陈默后背,道:“你再看这小伙子,他的背上,中间五块,周围八块,正好和玳瑁的背甲数一致!”

李中华“嘶”了一声,皱眉道:“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人……”

张学文连忙将他止住:“是不是,还不好说!但其中可能有些关联!”

两个老头儿你一言我一语,陈默也没去管,甚至根本没有去听。

他的眼睛,就盯着那龟甲。

龟甲上镌刻着一些文字——或者说,图案。

古老的象形文。

不知过了多久,李中华忽然踢了陈默一脚,陈默这才惊醒过来。

“老棒……老人家,好了么?”陈默说着,将春秋常服穿好。

李中华心头恼火,瞠目道:

“叫老子老棒槌是不是?小兔崽子!注意军容!立正!”

陈默赶紧照办,等着训话。

李中华从桌上拿过纸笔,递给陈默,正色道:

“小默,把这上面的文字拓下来,抓紧记熟了烧掉!”

陈默赧然道:“这个……我已经记住了!”

李中华奇道:“当真?”

陈默点了点头,将甲上图案默画下来,两个老头儿这才相信,相视之下,又是骇然,又是惊喜。

甲上文字不多,也就数百言,但却很是晦涩难辨。

陈默能在半个小时之内全部记住,记忆力可谓超人。

“既然这样,那就不必拓写了!”

张学文笑着,从箱子里拿出一沓子纸:

“这是甲上文字对应的汉字,你一并将之记牢吧!呵呵,没想到,老头子多年的研究成果,倒是便宜你了!”

陈默感激莫名,当即抓紧时间记忆。

这时,李中华那孙女儿也敛了羞意,走了出来,好奇地看着陈默。

“一诺!保密守则!你可知道?”李中华板着脸道。

原来他孙女叫李一诺,名字简单,却有意蕴。

李一诺嘟着嘴:“知道知道!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嘛!我不看不问不说,不就是了!小气!”

李中华愕然,却发作不得,谁叫他就这么个宝贝孙女儿呢?

张学文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又过了半个小时,看陈默将纸张递回,张学文接了过来,连着几张龟甲图片,顺手递给李中华:

“老李,这东西还是你拿着吧,把它交给老沈,说不定对他有用。”

李中华接过,嘟囔道:“沈万龙那老杂毛,回回都说老子欠他一命,这回应该可以扯平了!”

张学文笑道:“你救他两次,他救你三次,可不是你欠他一命么?”

李中华怒道:“这特么是用次数算的么?要不是老子先救他,他怎么救老子?!”

张学文苦笑摇头:“算了,我管你们干什么?来见过你最后一面,我就走了!唉,我就是劳碌的命啊!”

李中华有些不舍,伸手想留,却将手收了回来,把脸扭到一边儿:“滚吧滚吧!看见你就烦!”

张学文眼眶一红,转身就走。

到门口,又回头来对陈默笑了笑:“娃子,你叫陈默?好好活着吧!”

陈默憨憨一笑,向他敬了个军礼。

他似乎看到,张学文的眼角挂着两颗浊泪,心头也是一颤。

这些军中老家伙们,相互之间谁看谁都不顺眼,见面不是掐就是骂,但真要分别,谁不是英雄肠子千千结呢?

“会的!我会活下去的!老人家,您的恩德,我记住了!”

看着已经人去的门口,陈默暗自想着。

李中华、张学文,这是陈默生来遇到的头两个恩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