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花都鬼女

更新时间:2020-06-30 04:32:28

花都鬼女 连载中

花都鬼女

来源:落初 作者:吃斋能臣 分类:灵异 主角:冯远小琪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吃斋能臣原创的灵异小说《花都鬼女》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冯远小琪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美女又施苦肉计,能不中招么?男主真真帅得掉渣,天生降伏漂亮女鬼之天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进了茅草屋,冯远回头把柴门关上,他依然感觉到后背上很重,还十分清晰的感觉到小琪就伏在他的后背上,他甚至还感觉到小琪的肚子平平的,胸脯高高软软的。当他回过头去时,却又看到后背上空空的,怎么也没有。

此时,已经是戌末亥初的半夜时分,冯远再也没有力气去多想怎么了,人倒到了小木床上睡下,扯过小木床上的破烂被子,盖到了身上。

冯远虽然也姓冯,而且在冯家的这个大院子里出生,但他和弟弟冯羽都是小妾所生,在家里没有地位。冯远的大哥冯书玉,从小就对弟弟冯远和冯羽没有好感,说冯远和冯羽的出生,是冲着冯家的家产来的。

冯远的父亲还在世时,冯书玉倒也规规矩矩,不敢对冯远和冯羽怎么样,数年之前,冯远和冯羽的妈妈与父亲一起被造反的义军杀死在为官的任上,冯书玉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顾忌了,他赶走了教书先生,不许冯远和冯羽再读书,还让冯远去放羊,冯羽去放牛。

冯远和冯羽知道这是同父异母的大哥在变着法子把自己赶出冯家,冯远本来也想离开冯家了的,但一想到弟弟冯羽年纪还太小,离开冯家可能会饿死,只好逆来顺受,陪着弟弟一起,每天上山放牛放羊。

冯书玉没想到冯远和冯羽这么听话,乖乖的按照自己的安排放牛放羊去了,就如同白捡了两个不用花钱的长工,心里舒坦,就没有赶走冯远和冯羽。

可怜的冯远和冯羽,在冯家地位连丫头都不如。丫头们每天都能吃饱睡暖,还有衣服穿,冯远和冯羽却没有这些,他们兄弟俩只能天天喝稀粥,盖破被子,一年Chun夏秋冬,穿的全都是破烂的单衣。

“哥,我们逃离冯家吧!冯家有冯书玉在,就不会有我们的好日子过。冯书玉不把我们整到饿死病死累死,是不会甘心的,在冯家,我们只有一死。”父亲去世之后,冯羽没少和冯远这样说,冯远却不得不摇头回答:“大元国现在已经是风烛残年,无法掌管天下,镇上天天死人,你也看到了,我们若走出冯家,会饿死或者被强盗杀死。再忍几年吧,爸妈不在了,我不会继续呆在冯家和冯书玉为伍的,等你长大了,哥带你离开冯家。”

冯远说的没有错,池龙镇上,的确天天死人,有逃荒来的人饿死的,也有被盗贼杀死的,贵县县衙里的县官,根本没法管,也没有能力去管。

冯羽听了二哥冯远的话之后,没再说话。

在冯家呆着,已是受尽耻辱,冯远没想到遇到鬼这种事,还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他躺到床上之后,根本没法入睡,一是被子太破烂,盖不住冯远高大的身子,冷得让冯远无法入睡。二是冯远被今晚突然出现的小琪,吓得心中不安,同样无法入睡。

直到天快亮时,冯远才在寒冷中迷迷糊糊的睡去,只是他很快就被人从床上拉起来了。

把冯远从床上拉起来的是家里的丫头小荷。

小荷和冯远同岁,今年也十六了,人长得很漂亮。她和小琪、黄秀儿被人称为池龙镇三支花,足以说明了她的美貌。和小琪的刚列,黄秀儿的贪心不同,小荷心地善良,人还特别的聪明能干。

冯远的大哥冯书玉今年三十岁,已经有了一个老婆三个小妾,但冯书玉的这四个女人,除了能吃饭会花钱,别的一无所能,冯书玉说了,后年小荷满十八岁后,就收小荷做第五房小妾。

冯家上下都知道小荷能干,更知道小荷以后嫁了冯书玉,就会成为冯家真正的管家,个个心里都羡慕不已。一个侍候主子的丫头,最好的运气无非就是像小荷这样,嫁给主子为妾。

小荷作为一个丫头,她对黑脸大Ma子主子冯书玉没有多大的倾心,倒是对冯远和冯羽兄弟俩有好感,但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丫头,从小被卖到了冯家,无法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除了每天小心的干活,别无出路。

小荷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分别到冯远和冯羽的屋里,看看冯远和冯羽是不是已经起床去放羊了,如果没有,便把冯远和冯羽从床上拉起来,让他们快点去放牛放羊。

冯远和冯羽兄弟刚刚去放牛放羊时,小荷并不来管他们,后来冯远和冯羽有几次睡不醒,误过放牛放羊的时间,被冯书玉叫家丁打得全身是血,小荷就再也不敢小看这事了,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冯远和冯羽的屋里催冯远和冯羽起床。

冯书玉知道小荷每天风雨不改的到冯远和冯羽的屋里催两人起床干活,大为赞赏,还说小荷和自己贴心,是冯家最可靠的人。

冯远和冯羽都知道小荷心里担心自己再被哥哥冯书玉责打,才每天来催自己起床,心里对小荷不但没有反感,还有几分感激。

小荷到茅草屋里把冯远从床上拉起来时,冯远没有说话便从床上站了起来,没想到人站起来之后,双脚忽然一软,眼前一黑,人便倒了下去。

小荷大吃一惊,连忙伸出双手把冯远扶住。

半晌过去之后,冯远才悠悠转醒,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正伏在小荷高耸的胸脯上,连忙红着脸站直了身体。

“二爷,你是不是病了?”小荷的脸也红了,在清晨的亮光里显得十分的娇美。

“我也不知道,这几天我经常感觉到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双脚站不稳。”茅草屋里没有别人,冯远也不瞒着小荷,如实的说出了实情。

小荷叹了一口气,嘴里低声的说道:“八成是饿出来的,你先去放羊,中午时我想办法送些吃的给你们兄弟俩。”说完,小荷也不等冯远回答,便走出茅草屋去了。

冯远不出声,他摇晃着身体走出茅草屋,来到厨房,看到弟弟冯羽正在厨房里喝稀粥,还看到灶头上还有半碗稀粥,知道那是自己的,嘴里也不说话,端起灶头上的稀粥就喝。

这几年在家里,冯远从不敢和弟弟冯羽在家中多说话,他怕万一说错了话,被丫头们告到哥哥冯书玉那里去,祸事就来了。

父亲刚死的那年,冯远就因为和弟弟说“我们都是冯家人”几个字,被冯书玉打了一个半死,从那以后,兄弟俩人在家里再也不敢多说,最多也就是问候一声,平常时候就像现在一样,见了面一句话也不说。

稀粥只有半碗,还是馊的,应该是三四天前剩下来的东西了,现在虽然是Chun天,天气却依然还很冷,如果不是几天前的剩粥,不会馊成这样。

尽管发馊的稀粥只有半碗,吃起来难以下咽,冯远还是两口三口就把粥吃完,把羊群赶出了冯家,开始了新一天的放羊生活。

冯远的弟弟冯羽也没有例外,他养着家里的三十多头耕牛,同样不敢有半点怠慢。

出了冯家,冯远向村后的东边而去,冯羽向村后的西边而去。

本来养牛养羊是可以凑到一起的,但冯书玉不喜欢他们兄弟在一起,冯远和冯羽自然不敢硬顶着,天天一个村东一个村西。

冯远刚出村口没有多远,太阳从东边出来了,只是一出来又被云层挡住,四周依然一片阴冷。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后面追了上来,不是别人,正是小荷。

小荷的手里,提着一个小竹篮,来到了冯远的面前时,她从小竹篮里拿出了一个荷叶包,塞到了冯远的手里,便匆匆的转身走开了。

荷叶包还有些暖,冯远把荷叶打开时,白白的米饼露了出来,冯远坐到了路边,手里拿着米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刚开始他还想给弟弟冯羽留一两个,但一想到小荷既然给自己送米饼,自然也少不了弟弟的份。这米饼留在身上,万一被别人看到,不但自己会大祸临头,就连小荷也会跟着遭殃。想到这里时,冯远再也不敢有给弟弟留几个米饼的念头了,把手里的米饼全部吃完。

米饼下肚之后,冯远不但难得的感觉到肚子里没有了饥饿感,还感觉到身上有力多了。

小雨虽然天亮前就停了,但山上依然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草尖上还挂满了水珠子,冯远没走几步,脚上的破鞋子就湿透了,冰凉冰凉的,冯远的身上,不停的打起了冷颤。

羊儿喜欢山,一看到熟悉的山就蹦着跳着跑上山去,冯远跟在羊群的后面也上了村后的大山。

不到半个时辰,冯远来到了大山的半山腰,走进了半山腰里的一个石洞里。

这是一个宽大的石洞,石洞有多深,冯远也说不清楚,反正他走入石洞深处很多次,但从未看到石洞的尽头。

在石洞入口两三丈远的地方,有一块两三尺宽的大平石,是冯远最喜欢的。对冯远来说,能在那大平石上睡上一觉,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和冯远的那间茅草屋不一样,这石洞里不冷也不热,冯远昨晚没睡好,人在大平石上倒身睡下时,睡意立即向他袭来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便酣然入睡。

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之中,冯远感觉到石洞的入口住出现了一个人影,还是一个女人。待到女人走近时,冯远看清了女人的脸,心里立即就是一惊:这不是小琪么?她怎么会在这石洞里出现?

冯远立即想到自己昨晚莫名其妙的掉入水井里去的情景,心里感觉这小琪的影子忽然在这里出现,不是怎么好事,人想站起来,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上好像被怎么东西压住了,无论怎么用力也无法从平石上站起来。

不只是无法站起来,冯远还感觉到有东西重重的压到了自己身上。

重压越来越大,冯远的呼吸开始出现困难,嘴里想喊一声,却又无法张开嘴,更无法发出声音来。

小琪的影子慢慢的走近了,冯远看到她的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窄袖小袄,白色交领,一件柳绿色的裙子,罩到脚踝处,裙子下面,是一对黑布鞋,鞋面上还绣有血红的花,和她那灰白的小脸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冯远双眼瞪着小琪,心里想问小琪想要干什么,嘴里却无法说出话来。

小琪走到离冯远五六尺远的地方时,停了下来,两只眼睛好像看了冯远一阵,嘴里声音尖细的对冯远说道:“冯远哥哥,你起来,跟我走。”

说来也奇怪,冯远听了小琪的话之后,竟然从平石上站了起来,走到小琪的身边。

冯远心里十分的惊恐,他明明感觉到自己并不想跟着小琪走,却又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站起来,还走到了小琪的身边去。

小琪没有再说话,身影却向石洞的深处走去。冯远虽然不想动,但他的双脚却莫名的迈开了步子,走在了小琪的身后,跟着小琪向石洞的深处走去。

小琪的步子不快也不慢,双脚移动时,脚下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冯远走在她的身后,脚下也同样有沙沙的声响。慢慢的,石洞里变得越来越昏暗,小琪的身上,开始发出一股淡淡的亮光来。

冯远知道情况不妙,但他的身体一直不听指挥,心里只能干着急。

走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冯远听到自己的脚下有一股水声传来,眼睛向下看去时,发现脚下的石洞里有水。

石洞里的水灌到了冯远的破布鞋里,冰凉冰凉的,冯远心里一惊,全身猛的一颤,人便清醒过来了。

双眼睁开时,冯远看到四周一片漆黑。

还好,这个时候冯远感觉到自己又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冯远想看一下四周,看看自己在怎么地方,忽然感觉到有人在后面推了一下自己的后背,整个人立即站立不稳,“扑通”的一声倒到了前面的水里去了。

倒到水里去的瞬间,冯远回头看了一下,他看到身后有个女子,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窄袖小袄,白色交领,一件柳绿色的裙子,罩到女子的脚踝处,裙子下面是一对黑布鞋,鞋面上还绣有血红的花,和那女子那灰白的小脸刚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不是小琪还有谁?

小琪的身上,发出一股淡淡的亮光,这股淡淡的亮光不但让冯远清楚的看到小琪的身影,还看到了石洞里的水很清澈。

冯远忽然想起昨夜被小琪拉入水井里差点被淹死的事,当时小琪身上也是发着淡淡的亮光,和眼前的小琪一模一样!

心里正惊骇时,小琪的身子飞了起来,扑到冯远的身后,身子紧贴在冯远的后背上,千斤的重量,也随着小琪一起压到冯远的身上,把冯远压到石洞的水里!冯远惊恐的发现,自己站着的地方,水虽然很浅,但自己倒下去的地方,水却是很深很深,是个垂直向下的水下石洞。

压在冯远后背上的小琪,依然发着淡淡的亮光,让冯远看到自己正不停的向深深的水底沉下去。

冯远的水Xing虽然很好,但身后被小琪重重的压着,再好的水Xing也派不上用场。冯远感觉到死亡正在把自己香噬,他拼命的挥动手脚,想向水面上浮起,却发现根本没有用,压在他身后的小琪,如同有千斤的重量一样,重重的把他压向水底。

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很快变成一具尸体,冯远再也不敢多想,看到身边石壁上,有一块凸出来的石头,双手立即伸了出去,把石壁上的石头用力的抱住。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