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

更新时间:2020-10-21 12:29:32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 连载中

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夜阑听雨 分类:灵异 主角:宋兴宝老祖宗 人气:

经典小说《阴缘难断:我的老公是阎王》由夜阑听雨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兴宝老祖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根红线,一个阴胎,一场场噩梦惨事……我逃不开这些劫难,这一切,要从我十五岁那年,他爬上我的床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这个。

  “姐姐也别与那位置气了,那位本就受了重伤,之前察觉到姐姐有危险,强行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姐姐面前,更是元气大伤,后又被摄青鬼咬了一口,怕也是强弩之末了,不然也不会召我们两前来。”

  “他受伤了?”我突然停下转身,看着身后的牛头马面,脱口而出。

  因为突然的动作,将他们两个都给吓了一跳,那缥缈的身影都不由得晃了晃,没想到人吓鬼还有这么个作用。

  刚说完话的牛头被马面一把捂住了嘴,马面连忙摇头,表示没有,之后我无论再问什么,他们两个都不再开口。

  我咬了咬牙,难怪今晚的邢玉看起来不太对劲,原来他真的受伤了!之前被那摄青鬼咬了,他还骗我说没事儿!也就我信了他的鬼话。

  这个死鬼怎么……这么笨。

  “笨死了!”我嘀嘀咕咕的说道,想着什么时候给他赔个不是。

  终于到了清风观门口,我看到观内灯火还亮着,火急火燎的朝着观内跑去。

  “云苏?云苏你怎么回来了?”我刚跑进观内,就遇到了正巧路过的宋兴宝,宋兴宝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完全没想到我这个时候竟然回来了。

  我来不及跟他多说,连忙问道:“兴宝你看到我师父了吗?”

  此时此刻,跟在我身边的牛头马面隐去了身形,一般人都看不见,宋兴宝自然也看不见。

  “玄英道长就在里面,你这么晚回来是有什么事?”宋兴宝问道。

  我看宋兴宝的脸色不太好,才几天不见,人就瘦了一大圈,脸色蜡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我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上次杨村打更老头的死了的事,对他造成的影响不小,毕竟那死相当真是可怕。

  朝着他笑了笑,我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朝着屋那边去了,宋兴宝看了我一眼,也急匆匆的离开。

  到了师傅住的地方,我刚要推门,屋内却有人比我先一步开了门。

  师父出来看到我的时候,非常诧异,在她的旁边还站着二长老,我微微有些惊讶,大晚上的二长老怎么来师父这里了?

  “云苏,你这孩子怎么回来了?”师父连忙说道,语气里略微带着一丝严肃,似乎并不是很希望我回来。

  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二长老,重镇道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对着师傅说了句他先去处理事情之后,就离开了。

  “你这孩子,走都走了,怎么又回来了。”师父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我巴巴的看着师父,自然不能告诉他实情,只是听师父的语气,似乎出了什么事情,我干脆转移话题,连忙问道:“我就是想起自己有些东西没拿,师父,最近观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刚刚来的时候我看宋兴宝慌慌张张的样子,是要做什么?”

  师父看了我一眼,随后道:“观里倒是没发生什么,只是自从打更老杨死了之后,杨村又是接二连三的死了好几个人,大长老已经出山,去了杨村一探究竟,二长老刚刚过来也是与我商讨了一下关于杨村的事情。这段时间以来,观内的人都禁止外出,以防发生什么意外。”

  “你说你这么晚回来,法术又用不出,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我怎么放心的下。”

  师父一句一句的说完,我的心头不由得一热,本以为之前师父是不希望我回来,原来是担心我的安危。

  同时也没想到,杨村的事情竟然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难怪观内的气氛如此紧张,我本来还想问一些详细的关于杨村的事情,然而师傅脸色却是突然变了变。

  “云苏,你是不是惹上什么东西了?”师父突然开口说道,严肃的打量着我的周身。

  我一愣,目光扫过隐藏在我身边的牛头马面,本以为别人是看不见的,才想起师傅道行高深,难道是察觉到了什么?

  牛头马面面面相觑,一脸无辜的模样。

  “没…没有啊师父,你这样说的怪吓人的。”我连忙掩饰道。

  师父叹了一口气,似乎也不太确定,最后只好不了了之,毕竟也没什么鬼怪敢往道观里跑。

  师父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随后说道:“要是有什么不对,就跟师父说,就算你离开了清风观,师父也永远是你师父,已经不早了,之前你住的屋子还好好的,今晚你还是住那里好好休息,最近观里也不太平,明天天亮了,你还是回去吧,听话。”

  平日里的师父性子冷清,今日难得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无一不是担心我的安危。

  我好不容易回来,怎么会离开!邢玉那死鬼说了,清风观有难,我怎么可能抛下清风观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本来想与师父说些什么,可是师傅却急急忙忙的离开。

  我咬了咬牙,今晚暂且住下来,明天总能想到办法不离开的。

  回到之前的住处,身边的牛头马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我收拾了一番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心中十分担忧。

  迷迷糊糊间,又是听到那熟悉的一串铃声,左手的无名指下意识的动了动,我侧了个身,蜷缩着睡在床上,眼睛却睁的圆圆的,看着指间的红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在生为夫的气?”身后传来邢玉的声音,我没说话,依旧盯着指间的红线,脑袋里思绪万千。

  “那红线是你亲自替为夫系上的。”邢玉又说道,径直上了床,将我拥在怀中,手不安分的乱动,他的身子依旧凉,凉的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我面红耳赤的想要推开他,心想着自己哪里有替他系什么红线,嘴里咕哝道:“我哪有…你受伤了?”

  邢玉也不听我说,更加过分的欺身而上,在他的跟前,我根本无力反抗,明明想要问问他伤的严不严重,然而一张嘴就被那薄凉的唇给堵住了。

  我呜咽了几声,他却更加肆无忌惮,大手在我身上游走,愈发火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