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恶灵潜伏

更新时间:2020-11-18 13:55:38

恶灵潜伏 已完结

恶灵潜伏

来源:落初 作者:墨忘生 分类:灵异 主角:柏树林林间小道 人气:

火爆新书《恶灵潜伏》是墨忘生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柏树林林间小道,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一直以为猫喜欢盯着人看,它总是直直地盯着我,直到有一天我意识到它只是在盯着我的身后。(如果你真的害怕了,我不介意你再看,但请记住,本书中所有的设定,纯属虚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些事我选择想忘记,但总是有人不停的在我耳边说起,我就像是在一条枯竭的河道里苟且的蚯蚓,仍由一粒飞沙或是走石都能改变我的命途。慕天语到了这一步,也顾不上那么多,他端起桌上的半杯水就一饮而尽。“没过多久,我们的养父也去世了,也许是他无法再承受丧妻之痛,总之他去世了。”慕天语铁青着脸,这是他极不想说的过去。“后来村子的人们得知了这件事,也都相继离开了,所以这里成了一片废墟之地。时间越是长久,关于这里的传言也就越荒诞,人们总是喜欢把不知情的事津津乐道,随后就变成了你们想得那样。什么神秘失踪、突然消失,所以天赐才会提起这样的故事。”

这一次心理学交流会不比以往,场上大部分的人都是有备而来。当下的社会,一场离谱的驱魔仪式或是儿戏般的通灵传递,所牟取的利益比给精神病人治疗的费用要高出数十倍。然而从心理咨询师转行到灵媒是一个不错的途径,拥有一定的实践基础糊弄常人再简单不过。若是连心理学教授慕天语也间接的认同灵异事件存在,再加上媒体高调且夸张式的手法渲染,灵媒这个行业定会被官方认可。

“至于患者听到的对话声,他的卧室正下方是客厅。早此之前有人在这里谈话再正常不过,我和天赐常在沙发上闲聊。”慕天语将白纸翻了五页,每一张都停留了片刻。“患者的记载上说过这两点,其一,他认为有两个神秘的人划着独木舟上了湖畔的码头,且跟着自己进了屋子的厨房,还听到有交谈声。然而并没有亲眼看到;其二,患者在湖湾划行时模糊地发现前方有另一只独木舟,并在正后方不停的追赶,但一直没确认那船上是否有人,直到后来离开。”慕天语抬头凝视着大堂顶部的宛式灯体,暗黄的光线很是压抑,他竭力转移集中,想以此排遣心中的哀伤。“请把顶灯稍微调亮一点。”他说着便看向大堂外侧某人,实质他也不知道该看向何处。整个大厅霎时就亮堂许多,一套套黑色的礼服有了鲜明的反衬。“十分感谢场务,谢谢。”慕天语朝着那边点着头示意。

“患者因为记忆片段凌乱,所以他将这三点顺序也彻底打乱了,这是唯一的解释。事实是,他应该先模糊地看见湖湾里有一艘独木舟,接着才感觉有两个神秘人上了码头进了屋子,最后在深夜隐约听闻客厅的过道里有谈话声。这是唯一的解释,也符合患者以上的种种迹象。至于他为什么会模糊地看见湖湾里有别的船,毕竟这和我们的养母离去有关,她临终之前也划着船。”他们现在对慕天语甚是不满,有绝大部分的人都心怀恶意。如果在此之前,慕天语因为一场车祸而进了医院,又因意外从医院天台坠楼身亡。全国的媒体就会借此大做文章,紧接着灵异的主题上了头版头条,除魔卫道的精神再次被推向了人类追求的最高峰。

当迷雾一直笼罩在你前进道路上的同时也替你阻挡了那些鬼魅你心智的诱惑,现在剩下所有的疑虑都十分简单明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蓝天,只要抬头就可以了。慕天语将白皙的纸合上,整理着放入一个灰色的文件夹,左上角有一条三个黑体字的小便签,慕天赐。“患者从前院里看到湖湾那边的异象,原因是大门的玻璃上被涂上了一层黑泥,这是患者自己所为,他为了阻隔与外界的视线,但同时也令自己产生了幻觉,所以他会认为湖湾那边天色异变雷雨交加。”时间又过了两个小时很快就接近了尾声,场上一片压抑没了之前那种亢奋般的激动。案件的定义已经成型,几乎不可能再有改变。“我知道在场之中有人心里仍有疑问,但我想说的是,整个事件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事发之后我也回到过那里,正如患者最先描述的一样,屋子里只有两面镜子,其中一面是破的。而破的这一面就在他的卧室里,上面只留下唯一的线索他的血迹,这一面破碎的镜子是他自己打碎的。”

慕天语收拾着文件放入了皮包里,他左手顺势按下了投影器的按钮,前台的光线跟着骤降下来。“至于那封信,是在此之前,我告诫他的。感谢你们的参与,天色已晚,出行注意安全。”慕天语只留下背影,他怀着忧郁的心情迈着沉重的步伐消失在了荧幕前。

“哎,我以为结局会有悬念。”大厅里哄起一片吵杂声,人群都纷纷起身相继离开,免不了有人将内心的愤怒宣泄出来,然后达成了某种一致。一个中年男士记者拉下摄影机的前盖,他些许不满地对着一旁不认识的同行唏嘘道。

另一个记者很年轻,他手脚慌乱收拾着仪器。“你是在和我说话?”他面露喜色有些兴奋。“抱歉,我刚做这一行不久,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做现场报道。”说着便望向空旷且阴暗的讲台。“他讲得可真好,真是精彩绝伦。”对慕天语满是钦佩。

“虽是好,但有一半的人会因此而丢掉饭碗。”中年男子将摄影机扛在肩头,跨过一张凳椅,转身去拉自己的箱包。

刚入行的人头脑总是转不到那么快,也想不到那么多,他凌乱地整理了一遍行头,拖着箱包就跟了上去。“对不起,刚才你说?有人会因此丢掉饭碗?你是指?”他心里在怀疑是不是自己,两个月前的面试经历还历历在目,想起栏目组长整天对自己的咆哮与轻蔑,内心就极其不满,这大仇未报岂能先行被辞退。

中年男士略显气愤,冷哼一声道:“心理疾病在社会关注度上值几个钱?你得挖一些人们想看的?什么恶灵附身、阴魂鬼宅、驱魔仪式,你若真是想端起这饭碗,就得往正确的目标行走,否则会饿死你。”刚入门的菜鸟被吓得不轻,他咽了咽唾沫又跟了上去。

冰雪天地,凛冽的寒息无孔不入,阴暗的停车场充斥着刺骨般的寒冷,从电梯里出来,慕天语就试着拨打爱人的手机,但一直没有信号。他是第一个赶到停车场的,不愿再接受记者的采访,正好那群人还在大厅里收拾东西。空旷幽静的地下室回荡着他的脚步,阴冷的寒风还是让他不禁有些哆嗦。“叮咚。”没走几步远,身后便传来电梯抵达该层的声音,慕天语没有回头,他只想着尽快离开,同时期望追来的不是记者。

“喂。”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慕天语扫视了一眼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这是在叫自己,他带着疑问转过身。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她穿着打扮不像是记者,更不像是业界同行。“我是第一次听你的演讲,感觉还不错。”她双手揣在暗红色的衣兜里试着放松紧张的情绪,又觉得周围很冷。“我是指你的演讲不错。”她尴尬笑道,还是对这个外貌俊美的男人有些走神,即使之前坐在台下看了他那么久。

慕天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望向左侧的德林克轿车,想马上离开这里。“抱歉,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不认为是一种极好的搭讪方式。”对他暗示的女人有很多,这样的遭遇不是第一次。

“哦,对不起。”女子露出诧异的神色,双手不自然地摊开。“我坐在大厅里的最后一排,靠近角落的位置。”她极力地想要解释,实际她确实不是来搭讪的。“事实上,我不认为你讲得有多好。”这一句话,女子的声音有些低沉。

慕天语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不远处的女子。“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

“你是在自欺欺人,你明知道这件事非同寻常,却……”

“停!十分抱歉。”慕天语立即打断她的话,话音随着内心的烦躁提高了不少,回音在停车场里肆意徘徊难以衰竭。“我不想再谈论这件事,到此为止。你有任何的意见请与楼上的那些记者说,他们会很想听的。”慕天语走向车门,右手从裤袋里拿出车钥匙。

“你只是在逃避。”女子像是在自言自语,她将视线投向停车场的另一边,并不理会慕天语。恰恰相反,慕天语打开车门,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子,又好奇得没有上车。“你明明知道他这样做是想给你表达一层含义,而你却不敢承认。他为什么把这些事记录下来?”女人说着她愁眉深锁,严肃地望向车门旁边的慕天语。“你可以解释他遇到所有诡异的事,却连最简单的原因都说不出来。他已经遇到那样的事了,他想告诉你但又害怕引起社会的恐慌,所以他把这些事都写了下来,他相信你一定会明白的。”

“十分感谢你说这么多,还未请教,你是?”慕天语怀疑她是一个记者,却没发现她身上有隐形摄像头,周围也没见有其他同伙。

“用的你的话说,叫灵媒。”女子保持着严肃,她似乎没有再感觉到寒冷,仍有刺骨的风吹拂着她齐肩的短发。“但我们有自己的称谓,我被称为探灵者。”

“探,灵,者?”慕天语拗口的重复道,他此时很想笑,但没忍住面部肌肉的跳动,噗呲一声略显冒昧。“对不起,我……”

“和你这样的人真没什么好说的。”女子轻笑着,她将双手从兜里拿了出来,转身朝着停车场另一边走去,在一辆蓝色的皮卡前停了下来。“不过值得庆幸的事,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你真应该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离开这座城市去一些偏远的地方。我的父亲被称为是驱魔人,他临终前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永远教不会一个装傻的人,传授他任何东西。这句话形容你很贴切。”随后,女子上了车,重重地关上车门,伴随着鸣笛声,一束灯光指引着遥远处,渐渐的消失了。

慕天语噘着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似笑非笑,踏下油门,引擎声很快便消失在了恒式大楼空旷的停车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