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不知名的游戏

更新时间:2020-11-21 13:31:40

不知名的游戏 已完结

不知名的游戏

来源:落初 作者:青春小沉迷 分类:灵异 主角:小姑娘玉米地 人气:

《不知名的游戏》为青春小沉迷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穿越到陌生的世界,陌生人的生命遭到威胁,救与不救?身边的人受到影响,共同穿越,异界有相同的穿越者来访,宇宙化三千,妖魔鬼怪出没,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无知的孩子变成“造物者”,生命岂是儿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年头晕脑涨的,连站都站不稳,勉力爬上树摘荔枝,没想又一次从树上滚落下来,正好摔进泥泞里,极为狼狈,郁闷地走到空旷的地方,任由雨水滴落在身上,把身上的污迹冲去,他的胸膛起伏,喘着大气,突然指着天上大骂:“光天化日之下,你想玩死我是不是?”

忽而“劈啪”一声巨大的声响,天空之中电蛇闪烁,雨水好像下得更大了一些。青年吓了一跳,呼吸一窒,沉默许久,才乖乖地捡起了地上的荔枝,他的心情十分莫名,总是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耍一样,内心又是郁闷又是气愤。

他已经不爬树了,只在低矮的地方摘荔枝,枝桠上果实累累,显然是个丰收的季节,不一会儿,他已经抱着许多半熟的荔枝走进了庙里。

李小年已经等候多时,一见青年走了进来,立刻兴奋地站了起来,说道:“好多荔枝啊,大哥哥,我来帮你拿。”

说着就乖巧地走上前去,说是帮忙,其实只是扶着青年手中的荔枝,眼睁睁地看着青年放到地上罢了,随后傻笑地看着青年。

青年冷笑一声问:“你看着我做什么?”

李小年仍然是看着他,说:“大哥哥,我爸说讲话的时候要看着对方的眼睛的。”

青年把目光转向了别处,似乎在无言否认李小年的说法。

李小年又说:“你又生气了?”

青年疲惫地笑了一声,仍然是不说话,无聊中又想起了小姨家的小女孩,他的小姨隔三差五就会带着自己的娃来他的家里蹭吃骗喝的,这也罢了,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小丫头片子总盯着自己看,嘴里胡说八道,他承认自己很帅,但被一个讨厌的小丫头迷恋,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为不幸的事情。

李小年走到了青年的身前,可怜兮兮地看着青年冷漠的神情,扁着嘴说:“你很讨厌我是不是?”

青年似乎是有意对李小年不理不采,又别过头去,看向了地上的荔枝。

李小年终于忍不住眼睛一红,天真地说:“我知道了,哥哥一定很讨厌我。”

青年是铁石心肠,心道一声“有趣”,又冷笑了一声,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就是讨厌。

李小年默默地坐到了李小童的旁边,想到如果是爸爸肯定会和自己说说话的,安慰自己一下的,没想到这个青年哥哥如此不识好歹,终于留下了伤心的泪水。青年看见了之后,脸色越发阴沉。

庙外的大雨下起了让人犯困的节奏,天色逐渐变得昏暗,又是雷鸣响过,不仅把即将睡去的李小年和青年吓得清醒了过来,连原本已经熟睡的李小童也哭着醒了过来,又喊爸又喊***,李小年伤心地抱住了她,泪水纵横,看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眼见如此“人间悲剧”,神秘青年也是心中叹息,心想:这TM的又有什么好哭的?烦躁地大叫出声:“不要再哭了!再哭就把你们一个个扔了出去!”

李小年和李小童被吓了一跳,随即无辜地抽着鼻子,果然哭不出来了。李小年的一双泪眼亮晶晶的,突然痛心地看了青年一眼,对李小童说:“妹妹,我们走!”

说着果然抱起了妹妹,李小童一副快要哭的模样,脸上粘上了凌乱的发丝:“姐姐,我们去哪里?”

“哥哥不喜欢我们,我们不要在这里打扰他了。”李小年悲伤地说,她小小年纪,语气之绝望怕是要把人的心都说碎了,然而神秘青年的脸上挂着冷笑,显得无动于衷,他就静静地看着李小年姐妹想玩什么花样。

看见沉默的青年哥哥,李小年终于绝望地走出了门口:“姐姐带你回家。”

李小童一听,只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动力,是的,她想家了:“姐姐,爸爸回来了吗?”

“回来了,爸爸在家等我们呢,我们快回去吧。”李小年坚定的说,一想起爸爸,绝望又变作了希望,信心十足。

大雨没有丝毫减弱,打在破庙之上的声势极为吓人,李小年和李小童的身上本已经干了大半,就这样走进了雨中,满怀信心地向山下走去,想着山下已经没有洪水了,一定可以穿过农田找到爸爸,然而她的想法是疯狂的,因为山下的洪水已经涨得越来越高,她无疑是在送死!

天色暗得极快。神秘青年正心存侥幸地想着两个小姑娘自动离开之后,自己也会自动回到原本的世界。然而心中不知为何感到难以安宁,随着两位小姑娘走的时间越长,心中的感觉就越是强烈,甚至呼吸也变得不顺了,最后终于忍不住,脚底的疼痛让他更加精神,担忧地跑了出去,就看到不远处仍然在缓慢移动的小身影,其实离两位小姑娘走开才过去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就已经担心到不行了,气急败坏地向两个不懂事的小丫关片子跑去,一手就把两人抄了起来,然后又往破庙里跑回,李小年和李小童在他的怀里挣扎不得,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被他放到了破庙里的地上就只一个劲地哭,青年又开始冷笑了,左脚脚底下的伤口继续恶化,鲜血流了一地,他突然觉得这哭声很可笑,她们凭什么哭?最应该哭的是自己啊!

两个小姑娘相偎在一起,哭了许久,天黑就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终于哭得累了,双双睡了过去。

青年独自品尝着荔枝的鲜美,在心中却品尝着孤寂的味道,突然在夜里思考着生活、梦想和人生,准确来说,他此刻并没有所谓的梦想,人生也很显然了,一踏糊涂,甚至不知此刻是个什么情况,生活更是不知从何谈起,但他仍然想了许多,最后才昏昏沉沉地就地躺下了,深夜里他睡得极不踏实,不知名的恶梦连连,终于被一道凄厉的哭声惊醒,睁开疲惫的眼睛才发现此刻已经是早上,破庙里也恢复了明亮。

破庙里本有两个小姑娘,然而这时却只剩下一个李小童,哭声正是从她的口中哭出来,李小年呢?

神秘青年一脸憔悴,看了一遍四周,大声问:“别哭了!你的姐姐去哪里了?”

李小童指着门,哭着说:“姐姐被妖怪抓走了,姐姐被妖怪抓走了……”

神秘青年十分苦恼地站了起来,只感觉整条左腿都已经废了,却又不能不向门外跑去,抬头一看就看到早晨的小雨之中一道黑色的身影闪进了树林里,李小年的呼救声嘎然而止,就好像忽然被人扼住了咽喉一般。

神秘青年露出了标志性的冷笑,他问自己:能不追上去吗?不追上去的话还可以回去吗?李小年此刻正处于极度危险的处境,容不得他过多思考,他的左脚在湿泥地面留下一道道惊艳的血花,正以百米八秒的速度向黑影追去。

神秘青年是一个不正常人类,是大学里的跑步特长生,最快可以达到百米四秒的恐怖速度,这在世界纪录里绝对是前无古人的!然而此刻只剩下百米八秒,只因左脚的伤害实在太过于严重了,他完全是在拼命!即使腿废了也在所不惜!

他真的是疯了,为了救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即使断送了自己以后的辉煌也浑然不顾!

李小年一大早醒来就被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肮脏男子给抱走了,此刻被一双黑漆漆的大手捏住了脖子,憋得满脸通红,小身体不断地拼命挣扎,惊恐的眼珠子逐渐向上翻起,只怕再过一小会就会被捏死了。黑衣男子的脸被卷曲的头发遮,口中流下了贪婪的口水,如同一只两脚行走的畜生一般,十分可怕。

神秘青年很快就追到了黑衣男子的身后,忽然一跃而起,右脚圈住了黑衣男子的脖子,用力一扭,力气奇大,直接将黑衣男子扔到了半空中,黑衣男子手中一松,李小年便被高高抛了起来,神秘青年的左脚一蹬,一股彻骨的疼痛自脚底传来,他甚至不知自己的全身已经发抖,身体爆射而去,不可思议地接住了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的李小年,然后重重地仰倒在地,溅起了不少湿泥和污水!

李小年已经趴到神秘青年的身上,重获新生,重重地咳嗽着,但神秘青年不得不狠心地将她一把推到了旁边的地上,因为黑衣男子受了他一脚之后,竟好像一点事情都没有,生猛地扑了过来,他来不及站起来,就被黑衣男子扑了个正直,脖子被黑色的脏手捏住了脖子,一时竟挣扎不得。他看着陌生男子那一双不似人类的眼睛,不由十分厌恶,双手抓住了黑衣男子的手臂,僵持片刻,竟丝毫耐何不得,又感到呼吸困难,脖子上难受无比,双手挥舞,不断地击打着男子的手臂,然而男子的手臂硬邦邦的,竟十分结实,在此危险的境地,他突然摸到外套口袋里的一把生锈的小刀,这把小刀是他解剥眼镜蛇的时候留下来的,已经容不得他思考了,拿出小刀便向黑衣男子的胳膊刺去,鲜血流了出来,男子怪叫着松开了手,站起来就怒吼着向神秘青年的身上踩去,青年被一下踩中了肚子,只感觉要死了一般难受,眼见黑衣男子还要来一脚,危急中,他的右脚突然敏捷地上踢,躲过黑衣男子一脚的同时,突然向男子的下巴飞踢而去,一脚将黑衣男子踢翻在地,并一跃而起,如同会轻功一般!

这时的李小年早就已经躲得远远的了,本想直接逃走,却又放心不下,躲在在树干之后,当看到青年哥哥忽然站了起来,一颗绷紧的心也忍不住激动地跳了一下,双手紧握,十分紧张的模样。

黑衣男子的口中发出沙哑的叫声,好像根本没有舌头的一般,再次向青年扑来,青年的左脚动了一下,痛得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青色,极为吓人,一时竟无力走动,又被男子一脚踢到了湿泥之中,狼狈十分,处境危险非常!他唯有凭着手中小刀之利,强行站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向黑衣男子的胸口刺去,然而黑衣男子异常凶猛,又已经扑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挥拳向他的脸面打去,他拔出了小刀,再一次向男子的左胸刺去,男子的口中不断有鲜血滴落在他的脸上,别提有多恶心了……所以在男子已经死去之后,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也仍然要把黑衣男子推开,这才虚脱地躺在泥泞里,全身脱力,已经动弹不得。

过了许久之后,李小年才敢跑了过来,看着双目紧闭的神秘青年,青年的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极度可怕,哭着说:“哥哥死了吗?”

青年起伏的胸膛证明了内心无语,也无力睁开眼睛,倒意外听到了这小姑娘的真心话。

“哥哥,你别死啊,你起来骂我啊,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呜……”

青年上一刻都还是心中冷笑的,但听着小姑娘伤心的哭喊,心中多少有点慰藉,力气也恢复了一些,突然睁开了眼睛:“再被你这样摇下去,我就真的死了。”

李小年明显被吓了一跳,也不敢摇他的手臂了,然而又扑到青年的身上放声大哭,可见真的是吓坏了。

神秘青年无奈地休息了许久才恢复了一些力气,抱着李小年向破庙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走去,心想:这下应该可以回去了吧。

然而只走了一会儿,他便听到树林里传来一道熟悉的哭声,不是李小童还能有谁?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放下了李小年快步向哭声的方向走去,在树林终于看到了李小童,却眼见李小童一头向山下栽了下去。

这是要考验他左脚的极限吗?还是一场醒不了的恶梦?

神秘青年心中又已经冷笑了,都已经保护了这么久的小姑娘了,他怎能让她这样死了去?只得以百米十秒的速度追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