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谋略南陈

更新时间:2020-06-28 02:03:05

谋略南陈 连载中

谋略南陈

来源:落初 作者:东府人 分类:历史 主角:陈伯宗李子 人气:

主角叫陈伯宗李子的小说是《谋略南陈》,它的作者是东府人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一时好奇,闯入存放古籍的库房。不料却是意外被带回到一千多年以前的南北朝,陈伯宗表示自己是有些懵圈的。不过,既然都来了陈伯宗觉得自己应该要干些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一入王府的后院,陈伯宗便是随口而出这句宋词。虽不太应景但是不是全然不对,作为朝廷大员府邸,王府虽然装饰无华但是占地还是不小。

而这后院也是处处梅花,一进来便知道这主人一定是个爱梅之人。无论院中的花坛中还是墙角都是有着精心修剪和侍弄过的梅花和自力更生的梅花。

陈伯宗也是很是喜欢梅花,不说它有名的岁寒三君子之一的响亮名头,就只说它能够在这寒冷季节里独自绽放。陈伯宗也是佩服不以,春天虽是好季节但是相比冬天却是有些逊色的。

不知怎的,明明没有来过这王府。但是到了王府陈伯宗却是十分的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就是带着绿竹还有小李子来到了位于后院深处的王采苓的闺房。

王固一生一身大起大落,经历不少。却是就只有一个女儿,即使后来看来得子王固也是将这个女儿视若明珠。

这后院最大的一处院落便是王采苓的大婚之前所居的闺房,就连王固之子王宽也是没有这样的待遇。常常哀叹自己果不如吾姊!

到了这闺房门口陈伯宗却是顿住了脚步,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的紧张起来。连心都是扑通扑通的挑,手心都直冒汗。

终于强行镇定以后,陈伯宗鼓起勇气准备敲门。可是刚抬起手他就是听见了房间里王采苓还有其母刘氏的声音。

“苓儿,切不可在胡闹下去,太子殿下已经来了,你马上收拾一下随太子回宫。”王氏看着眼前又在使小性子的女儿,有些无可奈何只是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王氏知道自己这个女儿这次又是为什么而负气回家,刘氏自身本家也是高门大户出身。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与自己当初是一样的性子,眼界甚高一般人根本就是不能入了她眼。

“母亲,我不回去!那人全无半分才情,好端端的梅花,好容易才开了花却是被他说的分文不值还将它生生折短。端的是个呆头呆脑的浑人!”王采苓自幼便是这建康城的才女,三岁能写四岁能文,五岁的时候便是熟知音律。而且又是生的美丽动人,人说是西施又生。

待到成年之时,更是无数才子文人雅士趋之若鹜。更有建康城各个大家竞相相聘,这其中就有陈伯宗的父亲。一道圣旨以王采苓为皇太子妃,这样才使的众人死心。

“苓儿住口,怎可如此无礼。国之储君太子之尊又怎么如此混说,还不住口。”见自家女儿说的有点放肆,刘氏当下出言斥责。

虽然王固夫妻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那是万分宠溺,但是作为豪门大户王固对于这个女儿要求也是非常之严格的。尤其现在她已经嫁入皇家,更是不敢马虎一点。

王采苓见母亲有些生气,马上走到刘氏身边向母亲连连告罪。“母亲,您别生气我回去还不行吗。不过我不要和那呆子一起回去,您这就为我准备车架我自己回去。”

原本因为女儿难得的服软而有些气消的刘氏,一听这话却又是火起。

“胡闹,这样置太子于何地?”

两人还在房内说着,但是房外的陈伯宗却是怒火攻心。原以为这王采苓是因为受了什么委屈才负气跑回娘家,现在看来人家原本就是瞧不起自己啊。

如此,自己来接她回去有什么意义呢。虽说他不是以前那个陈伯宗了,但是他在外面听里面王采苓的话也是气愤不已。作为太子的妻子却是对太子正眼都瞧不上,连同乘车都是不愿那还要她做什么?

王采苓很美这陈伯宗承认,这王采苓也许是他两辈子见过的最美的一个女人了。从窗缝里陈伯宗能够清除里面的王采苓双眸似水,只是带着谈谈的冰冷。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

将她比做仙女下凡也为不可,但是你就是仙女下凡也不能随便伤害一个男人自尊啊。长的美很了不起吗。

想到这里,陈伯宗又是不得不他这三天中习惯的口头禅“长的好看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是还是太子呢。切!”

正当陈伯宗在门外生气的气候,忽然耳边响起一声呼唤“姐夫,为什么不进去?我爹说让你和姐姐晚上留下来用过晚膳在回去也是不迟。”

陈伯宗转过身一看,王宽也是从前面慢慢走过来。一边走一边笑着对陈伯宗说道。

不过,已经气愤不已的陈伯宗并没有回应王宽。而是对身旁的绿竹还有小李子沉声说道,“回宫”

然后就是直接越过王宽,向着前院而去了。

等到陈伯宗出了后院,房间内的刘氏还有王采苓才是察觉。出了房间刘氏问王宽“宽儿,你刚才在叫谁?”

“我叫姐夫啊,他刚刚在这。不过他好像有些不高兴,阴着脸也没有回答我,直接就是走了。”王宽见母亲见母亲从姐姐的房间里出来,本来想问母亲为什么在这里。

没有想到母亲却是先问他,他所以也就是把刚刚的事说一遍。

“啊!”他一说完刘氏和王采苓都是十分惊恐,刘氏瞬间就是觉得大事不好而王采苓也是愣在原地。

王采苓心中暗想“他不会都是听到了吧!”,虽然她对于太子有太多的不满。但是有一点她必须承认太子对她还是十分很好的,就只说她入宫以来都是独处一室。陈伯宗也是顺着她,并不多说。

而且每当皇后问起何时能有子嗣的时候,也是借口她身子不适帮着她打圆场。

看着发呆的姐姐还有好像很是惊恐的母亲,王宽向两人问道“母亲,姐姐你们怎么了?”

这时刘氏终于从惊恐中醒悟过来,马上对王采苓说“还不快追!”说着强拉着王采苓向着前厅而去。

待到他们来到前厅时那里还有陈伯宗的影子,问过下人刘氏得知陈伯宗刚刚已经带人走了。

而刚刚陈伯宗去了后院之后回到自己书房的王固也是闻讯过来,对着众人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好久却是没有人回答王固的问题,一时间王府中前厅安静的可怕,

而这时一个下人说,陈伯宗刚刚留下一张纸条给王采苓并且将纸条交给了王采苓。

刘氏在一旁也是没有往日的镇定,就像惹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倒是王采苓拿过纸条一看,只见纸条上面写写着“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最后还有一首诗词“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题目二字,如何!”

在采苓拿着纸条,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像处于放空当中。

“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