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天倾

更新时间:2020-07-29 14:56:30

大宋天倾 连载中

大宋天倾

来源:落初 作者:大梁玉昆 分类:历史 主角:李存余光 人气:

新书《大宋天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大梁玉昆,主角李存余光,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梦华东京烟云落,春深楼阁,寻常巷陌,泡影人间当时客。由来怀古最难过,会意凭栏,愁肠对影说。两世重生,李存来到重和二年。回首,是百六十年丰亨豫大的北宋;前去,却是宣和末世……朝堂之上,是滚滚当道;放眼山河外,皆尽豺狼!而我,在这注定倾塌的末世,又该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醒后忽梦少年事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就是中午,因为今日是年假之后的点卯日,所以也就只有一上午的课程,教室里的生员们在报时的钟声后便三三两两的走了出来,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李存亦从教室里出来,一路向北,往着家里走。刚过了南熏门,身后便传来一阵呼喊,回头看去,却是同学张看。

“今日博士叫你时,那声响可差点把我吓死。”张看和李存家住同一条巷子,亦同在辟雍上学,关系自然就亲近,此时同路便说起了玩笑。

“吓死也不关我的事,赔钱也应当是常博士出。”李存微微一笑,打趣道。

上一世张看便是李存要好的朋友,后来李存出事的时候他甚至还拦了国子祭酒韦大人的车驾。虽然最后无济于事,但这份情谊李存可一直铭记于心的。

“常黑脸要赔钱也是赔给你,报慈寺的净慧法师说我能长命百岁,命大着了。”张看撇了撇嘴反驳道。

常灏因为经常黑着一张脸,跟所有人都欠他半陌钱似的,所以便被编排了个常黑脸的外号。

“常黑脸当时定是打着找你麻烦的注意,莫不想你竟答上了......平日里也不记得你有温习的习惯,莫不是撞巧了,恰好提问到你会的部分?”

张看想了想,似乎只有这么个可能最能说得清,于是自己点了点头,有些羡慕的说:“莫非你早上出门踩了狗【】屎?”

“你才踩到狗【】屎了!”李存笑骂道。这个张看一切都好,就是爱开些玩笑。

“对了,过两日便是私试,你温习好了吗?”说笑了一会后,张看顿了顿,认真的说道。

李存闻言脚步顿了一下,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过遂即便恢复了正常,微微仰头,看向太阳的眼睛眯缝着,嘴里轻声但却坚定的说道:“还好。”

“那便好。”张看点了点头,两人认识的时间不短,自是互相有一定了解,见李存如此说,想来是有了把握,便不再续问。

一路上两人闲聊着,不一会便拐到了同住的巷子口。简单道别之后李存敲起了自家的院门。

李存家离辟雍算不得太远,就在里城的朱雀门外,一条背着御街的小巷子里。

开门的是四十多岁身材矮胖的王婆,只见她腰间系着围裙,被蒸汽熏出些许汗水的面庞上却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存哥儿回来的正是时候,午饭已经做好了,正准备叫老爷和夫人用餐呢。”王婆脸上带着几分惊喜的说道,然后连忙让开身子,让李存进去。

李存家还算富裕,在这汴梁地界有着千余亩的田产,在城里还有两间吃租的临街铺子,加起来一年也有三五百贯的收入。不过这些钱在这天子脚下也只算的上是“略有积蓄”而已。

至于王婆,并非是卖瓜的那位。王婆家本是李存家的佃户,只是闺女儿子生多了些。七八个男娃女娃娶亲出嫁所需的彩礼、嫁妆远远不是地里刨食能凑齐了,便到了李家做起了厨娘。

除了王婆,李存家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门房,早年也是田里的佃户,只是后来跛了脚,干农活不大利索,李存的父亲心善又念旧,便把他招到了家里来。不过说是门房,其实什么杂活都做,只是此时却不在家,估计是被派出去做事了。

李存家的院子很是宽敞,一进门便是两亩余的空间,被屋子三面围绕着,加起来有十七八间,屋子木料上的油漆还露着新,鲜艳的颜色说明刚整修过没多长时间。

院子的一侧有着一个不大的水池,池底和池壁都用平实的青砖砌着。几尾红黄色的鲤鱼因为气温的升高,比前些日子活泼了许多,游到水面吐着气泡。几个雕琢还算精细的石桩子立在旁边,花纹的凹凸处还隐约存着些许雪水融化后残留的湿意。

水池旁架着个用松木搭成的架子,几株小臂粗细的葡萄树绕着架子隐约的冒着绿意,估计用不了几日便会发芽了。

“隔个,咯咯——”

刚一进门,从里屋便传来一阵发音不大清晰的呼叫声,一道身影并不稳健但却很麻溜的扑了过来。李存一把抱住,却是方才三岁的妹妹媛娘。

“咯咯——”媛娘亮闪闪的小眼睛瞅着李存,笑呵呵的叫到。

“是哥——哥!”李存在媛娘那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纠正道。

“隔个!”显然李存失败了,媛娘那不知道偏到哪里的开封话似乎是带着一种魔性,矫正了一会之后就连他自己都差点被带的跑偏了。

“算了,还是叫大兄吧……”李存无奈道。

举着还在牙牙学语长得萌属性爆炸的媛娘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李存才在母亲的呼喊中去吃饭了。

这年头朱子还没出生,理学的前身“洛学”因程颐恶了天子,地位还不如一些个地域性学派吃香,自然就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说法。

“存哥儿你伤刚好,多吃些补补身子......”母亲李林氏是个典型的慈母,一边照护着年幼挑食的媛娘,一边不停地给李存夹着菜,唠叨着。

“恩——恩恩!”李存嘴里塞得满满的,口齿不清的使劲点着头回答道。

“最近莫要在外面乱跑,下学便及时回家,酒宴也不要去,大夫交代过了......”

和母亲的慈母形象不同,父亲李清则是外人眼中典型的严父,那张看着并不太方正的脸一皱,就连整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乐呵呵到处乱跑的媛娘也不敢吱声了。不过李存知道,父亲的严厉只是表面的,父爱总是不如母爱那么直接而已。

看着父亲已然有些发白的双鬓,李存不由得想起了上一世自己几次惹祸后,父亲近乎卑躬屈膝个去一个个的求人,甚至有一次大庭广众之下给一个门房下跪,只求他能通报一声......几次的奔波几乎花光了他大半辈子的积蓄,而换来的却大都是冷眼与讥讽。但是父亲却从未有过一次抱怨,直至惨死......

想到上一世父母和妹妹惨死的画面,李存的眼眶忍不住的有些发红,看着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吃饭的场景,李存握住筷子的手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力道——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们,定不会让你们再受一点委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