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一品权宦

更新时间:2020-09-16 17:01:44

一品权宦 已完结

一品权宦

来源:落初 作者:小楼昨夜轻风 分类:历史 主角:陈小天刘二 人气:

经典小说《一品权宦》由小楼昨夜轻风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小天刘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皇权,掀腥风血雨,平静不过尘埃风去。深宫,现尔虞我诈,阴谋却比利剑苍劲。假太监破深宫阴暗重重,滔天权势凛凛屹立后宫之巅。创太平天下,不图千古流芳,江山如画卷展开,提笔一品权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带班的脸色很难看,去敬事房里跪了一个下午,现在膝盖都还疼,加上右脚被摔坏,此时恨不得把罪魁祸首陈小天给吃了。

吴带班冷冷哼了一声,“大家都听着,小天子到咱们打扫处一班已经一个多月了,我平日里仔细观察了他的表现,很有上进心,以后小天子不再负责宫里的打扫和搬运,打扫处一班所有人的衣服,全都由小天子负责洗晒整理。能力强,就多干些活儿,别把才华给埋没了。”

吴带班脸上的横肉抖了抖,死死盯着陈小天,之后将手负在身后一瘸一拐走了出去。

“刘二,我脑子进水不好使,这人是谁。”陈小天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为讨美人的喜欢,却招来了麻烦。

“他你都不记得了?吴有才吴带班啊,咱们打扫处一共四个班,首领太监何富成管着四个带班太监,而吴有才正是咱们一班的带班太监,直接管咱们的。”

刘二自然听出了吴有才的意思,这哪里是看中陈小天的能力,分明就是在故意整他,刘二说道,“小天子,吴带班给你穿小鞋了,你怎么得罪他的。”

陈小天说道,“哎,一言难尽啊,总之这种敢做不当敢的小人,迟早我也会得罪的。”

刘二放低声音,提配起来,“以后当心点儿,吴带班虽然没有品阶没赐顶戴花翎,但他成为太监里的官吏希望很大,大人物里头,有人喜欢收干儿子,有人喜欢收徒弟,吴有才这人很会钻营,记得之前承乾宫首领太监江悟道吧,吴有才就是他的干儿子。”

***,这个吴有才不仅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个关系户,陈小天认为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容易过了。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钻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陈小天睡不着,他无法适应这里陌生的环境,起身看着窗外的月亮,无奈的感觉在夜里越来越强烈,念完这首诗,陈小天叹着气,这算什么啊,自己来到一个什么鬼地方,自己的将来在哪里。

“小天子,你在干什么呀,你刚才那首诗我虽然听不明白,但听上去很有深意,是想家了吧。”

找恭桶撒尿之后,刘二迷迷糊糊走到陈小天身边,说话时候还揉着困意绵绵的眼睛。

陈小天微微一笑,“是啊,想家了,刘二,你呢。”

“我不想家,我家里太穷,在这里我觉得很不错,吃得饱穿得暖,不怕刮风下雨的,比家里强多了,就因为这样,我才净身入宫的。”

看着刘二那副开心的样子,陈小天不得不感叹,人穷志短是有一定道理的,人穷了,学问便少了,学问少了见识便少了,见识少了也失去了志向,如同井底之蛙一般,只能看到巴掌大的天空。

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人很容易满足,也很容易幸福。

刘二打了个哈欠,继续说道,“小天子,白天你投湖自尽是怎么回事儿呀,还没来得及问你,有什么事情想不通的,非得投湖,现在外头的世道不好过,穷人就一辈子是穷人,翻不了身,进了宫里,希望虽然很小,但总有个盼头。”

陈小天哪里知道那死鬼太监为什么要投湖,一点儿信息也不留下,陈小天比刘二还要茫然,不过刘二的话倒是令陈小天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是啊,人就得有个盼头,自己这个假太监在宫里,盼头便是活着出宫,靠自己一身医术在这大清国闯出一片天地。

陈小天拍了拍刘二的肩膀,“睡吧,希望咱们的盼头都可以早日实现。”

刘二抹了陈小天给的药,第二天醒来屁股一点儿也不疼了,侧着肩看向自己的屁股,全好了,刘二摇醒了陈小天,一脸崇拜的说道,“小天子,你的药也太神了吧,我看那些太医院的太医也比不上你。”

陈小天嘘了一声,“小声点儿,我这人比较喜欢低调。”

陈小天绝不是个低调的人,但那死鬼太监投湖自尽肯定是有原由的,所以陈小天不能过于张扬,在没解开跳湖自尽的原因之前,陈小天不能走错一步。

要想离开皇宫,除了大总管、副总管、守备太监可以自由出入之外,陈小天这种身份要出去,必须拿到敬事房出入宫门的手谕,否则禁军侍卫处是绝不会放行的。

这手谕是敬事房副总管方秉盛亲自在批,以陈小天这种级别,平日里连掌案太监、御前太监、首领太监的影子都见不着,更别提副总管了。

一连两天都没怎么休息,陈小天的手都冻出了泡,打扫处一班四百个太监的衣服,一个人怎么可能洗得过来,吴有才简直就是一个变态的禽兽。

好在刘二一有空便来帮忙,让陈小天可以喘口气,不过吴有才说了,太监是皇宫里的脸面,是主子们的家奴,衣服不干净挨了主子的训,那就得让陈小天受罚去。

魏西子出现在打扫处,尚宫局需要一些人手搬东西,一眼瞟到了埋头洗衣的陈小天,魏西子走了过去。

堆积如山的衣服,又是这大冷天儿,魏西子同情说道,“这么多衣服,你一个人洗?”

听到这美妙的声音,陈小天一下子直起腰杆,“是的,你没有猜错,西子姑娘,其实这事情全是拜你所赐,为了你,我不顾自身安危得罪了小人,你是不是该帮我做些什么。”

陈小天知道,在宫里没点儿人脉关系是混不下去的,这个魏西子肯定知道小屋子里坐着的人是带班,她丝毫不顾及把吴有才“送”去敬事房领罚,她一定有很强的后台。

陈小天也只是抱着试一试心态,要是魏西子肯帮他,说不定就能远离苦海了。

“活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洗这点儿衣服算是便宜你了。”

魏西子的表情很冷漠,说完之后掉头就走。

陈小天心里能不生气吗,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样子像菩萨,心里却是蛇蝎,自己因为她得罪了吴有才,她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还说自己活该。

对,自己在湖中确实双手有些不规矩,但那绝不是故意的,过去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陈小天数都数不过来,所以魏西子的态度令陈小天无法接受,看着她奥妙的背影,陈小天更多的不再是欣赏,而是气愤,陈小天大声说道,“你这种恶毒的女人一定生不出孩子!”

人,谁没点儿脾气,何况陈小天这种没受过窝囊气心高气傲之人,陈小天彻底的怒了,因为吴有才刁难,因为魏西子的不尊重。

将盆里十几件衣服扔到地上用力踩了踩,***,这活儿老子不干了!

魏西子在听到陈小天的话之后,停顿了一会儿,很快又继续前行,此时陈小天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凝固着,苍白着,特别是那双冰冷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

跺了跺脚,魏西子快步离开了。

“哟,你这是想反了吧,小天子,赶紧给我捡起来接着洗!”

吴有才出现了,用力跺着脚,十分不满意陈小天现在的态度,宫里所有人都必须懂得规矩,绝对服从遵照主子们、大人们的吩咐,在打扫处一班里,那就是吴有才一言九鼎,就算他让手下太监去粪坑里睡一夜,那手下太监也得照办。

陈小天正在气头上,听到吴有才那阴柔的声音已经很想揍人了,看到他那白白净净的伪娘样子,陈小天本就十分厌恶了,此时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也许这是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于是二话不说冲上去便动起手来……

“快看,那边儿打起来了,是小天子!另一个人是……吴……”

“天呐,我不是在做梦吧,小天子在揍吴带班!”

“吴带班鼻血喷出来了,小天子骑在吴带班身上抽他的脸,难以置信,这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小天子这是吃了豹子胆啊。”

周围打扫处的太监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珠,有的张大嘴巴,下巴掉碎了一地,傻傻看着这一幕惊悚的画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把两人围得里外三层。

吴有才趴在地上,他是真没想到陈小天敢动手,也没料到陈小天出手这么狠,而且力道还这么大,看到了自己的血止不住流出来,他发疯似的喊着,“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他拉开,拉开!”

一下子涌上来一群太监,把陈小天给拖到一旁,刘二此时正好扫地回来,看到这一幕他也惊呆了,见陈小天还在对着吴有才方向踢脚,嘴里不断的叫嚣着,刘二跑了过去,“小天子,别吼了,别踢了,你闯祸了,你这次真闯下大祸了,还不赶紧向吴带班跪地求饶,赔礼道歉。”

以下犯上,说轻点儿,关上几年一点儿不过份,说重点儿,可判杖责一百,活生生被打死,这里是**,上下有序,主子们对这种事情十分忌讳。

“呸,就吴有才这东西,给老子**老子还不稀罕呢!”

陈小天继续挑衅着,这是他的计策,但放声说出这话,真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你!你这次死定了!把他给我押到内务府慎刑司去!”吴有才指着陈小天气急败坏的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