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群穿大明

更新时间:2020-09-24 19:59:13

群穿大明 连载中

群穿大明

来源:落初 作者:废猫不爱鱼 分类:历史 主角:徐赵仁 人气:

火爆新书《群穿大明》是废猫不爱鱼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徐赵仁,书中主要讲述了:明末乱世起,今人造史诗,且看一群理想各异之人,如何掀起一场场浮屠,造就怎样一个王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人会议这么做的原因,只为减少大家穿越后的怨言,不会因基础信任问题,导致积怨从根部埋下,也剔除一些过于执念亲情的员工等因素。

“众位,接下来就要到目标海域,我相信员工们,他们定不会让公司失望,就如此船的诸位与我们管理层,跟随筹委会坚定不移的朝一个目标努力!”徐安岼在货船广播中最后打气说道。

这番话让船上各自忙碌的众人停了刹那,想着即将要告别此世界,有自信一笑、顿足沉默、抬头怔神各不相同者,随后又不约而同忙碌开来。

因为他们知道,能最终穿越过去的,或许只有他们这一船人也说不定,他们一船人自船开动后就已做好了选择,都是一群下定决心的人。

没多久,货船来到约定海域附近就发现,早有一艘小型游轮停在坐标点附近。等双方通讯确认后,货轮才靠近,到一定登船的安全距离停下。

由游轮慢行靠拢货船,而游轮是筹委会是以特殊人脉租借,其上操作的水手船长也收了不少好处费,所以公司人员坐这艘游轮到公海转运至货轮,船上工作人员都很积极配合。

甚至为了节省时间,连货轮用机械吊臂固定集装箱这样危险方式装人也视如不见。要知道,这转运方式可没提前告知员工与游轮工作人员!

因货轮预留客舱不多,等到几个同时操作转运的集装箱到达预定位置后,从中一下涌出许许多多的人,顿时让货轮上的管理人员忙坏了,特别是那些新加入的老人、家属、孩子不怎么听指挥。

这些员工的亲属,大多是被员工用胁迫哀求等方式,不情愿的进入挤成似沙丁鱼罐头密度的集装箱,在好不容易、提心吊胆落地一次运送完成,又被呼来喝去下滋生不满,与部分协调现场员工喝骂起来。

“好了!各部门员工按照序列号找到部门所在位,其他人给我把家属安抚好,若不满意或搞不定的,趁现在游轮还处在接驳状态,直接给我快点离开还来的级。公司每人赔他五万损失费,你们有一分钟考虑时间!”

此刻的徐安岼在货轮监控室,对着话筒放着狠话,顿时让货轮甲板的混乱和嘈杂降了下去,要知道,从转运到现在也就过去十分钟不到时间。

带家属的员工,从总数上来说比例并不大,有一部分员工家属在看到接人货船老旧,还以这么危险方式接人,直接没敢过来或者被家属强硬拽住死活不让。

而货船上部分不情愿过来的家属,在受气或摇摆不定中,听到一走就有五万好拿,某些意志不坚定或被父母操控的员工,也出来不少到返回游轮的集装箱前领钱。

集训地的训练在这一刻起到很大作用,大部分都是很坚定去了部门所在地,剩下群没反应过来或在没主见,或随波逐流或亲人家属拽住等等原因的人还在犹豫。

在看到相当一部分在持械看守现金的保安下领到钱,其中有部分人也跟去回到游轮,剩下的则被保安门强行驱离到最近的部门。

这番快刀斩乱麻的操作,全靠徐安岼在货船监控室强硬冷静的指挥,从头至尾只用十多分钟时间,就留下一群某种程度上的志同道合精英。

送完人的货轮立马和游轮分离,货轮上的人此刻统统没了回头路,不管是不是铁了心要跟随公司,或是其他目的,现在除了跳海离开,再无他路可选。

就在此刻,某部门直管舱室内,安保部人员在复查统计人数时问道某员工:“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脸色这么难看,要不要我叫随船医生?”

“我现在晕船晕的厉害,我哥和我一起来的,他包里有晕船药,不用麻烦医生了,我没事。”

“好吧,你悠着点,船舱人多,要吐出去吐。哎,见你挺眼生的,是他哥吧,赶紧拿药出来啊。”战士对员工旁边站在一起的人催道。

那眼生的人很自然点头翻包,且工业部员工也没否认,整个过程显得很自然,他哥至此都没发觉有其他不对的地方。

就在战士点完人数离舱后,看四下无人时,对着廊道镜头看了眼,状若无事的向孙德标所在走去。

接下来时间,就是各部门主管费了老大劲安抚众人与解释播放视频等等,好平息刚刚徐安岼那番粗暴指挥的怨气,也震惊欣喜这世界真的能穿越?

也就在此刻,徐安岼来到孙德标面前低声问道:“通讯中急着找我,又不说什么情况,怎么回事,严不严重?”

经过孙德标解说,徐安岼才算明白,估计有从游轮来的员工中有国安或其他势力人潜伏,安保部战士查人时发现了问题。

在电脑面部识别出不少人家属有问题,特别是有个员工太紧张,专门露了一个破绽,经过监控调出家属资料,人脸识别中与他哥对不上号,在随后监视中复播盯着等,眼神一直在观察四周。

“说不定他们现在投鼠忌器呢,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是吃素的,不管是破获一起以大型综艺真人秀为遮掩的特大军火走私案或私人武装团伙,还是黑吃黑什么的,成我们有这么多人在手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徐安岼听完,不在意打趣着。

“你就不紧张?黑吃黑不大可能,这里离海南岛不算很远,应该没人比我们胆子还大了。要我说,这可是大案要案,船上又有这么多人质,典型的谁负责谁头疼哎,哈哈,可怜的头头。”孙德标说着说着就神经的大笑起来,似乎有什么不好回忆被勾起。

“他们就算猜到我们的打算,也想不到我们的离开方式。我们可随时随地离开,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还有,若这点事都搞不定,我们还能成什么大事,现在立刻和张旭阳发暗码,让他加速汇合,这几人我们先不管。”徐安岼双眼有神且自信满满说着。

“你打算怎样?来个在对方监视下消失?让货轮和走私船一起?这样会不会玩的太大?”孙德标还是有点担心起来,毕竟对方名头真的太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