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巾帼无双

更新时间:2020-10-15 11:35:36

巾帼无双 连载中

巾帼无双

来源:落初 作者:夏圯 分类:历史 主角:叶昭汉武帝 人气:

主角叫叶昭汉武帝的小说是《巾帼无双》,它的作者是夏圯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她再世为人,孤身向汉。内掀窦氏垂帘,外拓千里辽疆;东服刘武,西踏匈奴。行道迟迟,载渴载饥。鸟尽兔死,功名不显,又在驼铃声声中,留诗遥寄:荆钗安家国,诗酒传四方。大庇天下士,余生了无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昭这一觉一直睡到午时将近,直到有小厮在外叩门,替周亚夫来传口信:“姑娘,老爷请你去堂中一叙。”她挣扎着起身,连日来积累的疲乏尽在昨夜爆发,害得她现在直个身子都备感酸痛。在那小厮的陪同下,叶昭来到周亚夫的书房外,还未来得及通报,便听见里头传来一声“进来吧”。

叶昭心道:老人家听力这么好吗?那他昨晚还在门口听什么墙角?

既然让进了,叶昭也不客气,进了屋就找了张宽敞点的长椅随意靠下了,两眼微眯,显然是那觉还没睡够。周亚夫虽有不喜,倒也没说什么。

他放下手中的书卷,问道:“昨日你说的短兵,我很感兴趣,如果将这般理论用于对抗匈奴的战场上,你可有什么想法?”

“没什么想法。”

闻言,老家伙举起了桌上的凉茶,轻呷了一口,有些摸不透小家伙的脾性,饶有意味地看着叶昭说道:“你不会不知道匈奴吧?”

嘿,我这小暴脾气,虽说你是一朝丞相,但我好歹是一个有我大中华教师资格证的语文老师。比你多看了两千多年的书,除了现在不认字儿之外,哪方面都能甩你好几条街,居然质疑我的水平?

“呵,匈奴人游牧于大汉北方,极善骑射,谁人不知。”

“那你观我汉军如何?”

“汉军骁勇,世间无两。”

“那为何我朝迟迟不能驱逐了那北方的匈奴?”

大概是被问得有些躁了,叶昭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习惯性地拿出了那副教导学生的姿态,教育起眼前的老将军来:“丞相这话说得着实无趣。匈奴善骑射,汉军善阵战,剑戟之利却不得所用,安敢言胜?匈奴人以己之长攻敌之短,遂汉军多有败迹。想来将军亦知晓其中道理。然我大汉一无良驹,二无善骑者,便是迎敌追击亦屡有不及。既如此,何不以短兵、利刃、鲜护为策,以少诱多,围而伐之,夺其良驹,辅以强弩,假以时日,必可一战。”

周亚夫听着叶昭的分析,眼神越来越亮,细细地品味起叶昭的话里每个字的意思:“……短兵、利刃、鲜护?”

“没错,匈奴人骑马骑惯了,几代的心理暗示下来,估计哪天离了坐骑连仗要怎么打都不知道了。短兵相接勇者胜,只要把他们从马背上拽下来,以汉军之勇,不足为惧。”

周亚夫听了叶昭一番计较,豁然开朗赞叹道:“善,甚好!”

言罢,一口喝尽了杯中凉茶,同时十分爽朗地笑道:“哈哈哈哈,小家伙终究是年轻了点啊,老夫略施小计你就自己都说出来了。”

“老头子,不就是激将法吗?那都是我的前辈玩剩下的了,我只是怕你一直缠着我罢了。”

周亚夫这方还在回味刚才的一番论断,心道这就被人小觑了:“这么说,你是故意的?”

这时他感觉自己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两下,回头一看,原来叶昭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身边,就像拍自家学生一样,手掌落在这位将军的肩头,口里还“夸奖”道:“孺子可教也。”

周亚夫狐疑地看着叶昭问道:“你这是作甚?”

叶昭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有点过了,眼前这人可不是自己的学生,连忙改口说:“那个……大人,我方才看你肩上有些灰,帮你拍拍。”

周亚夫对此倒是不以为意,再次问叶昭:“你当真没读过书?”

“没读过,绝对打字儿不识一个!”

“那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我——听人家说的。不是经常会有人去打仗吗?街里街坊的总会传一点战报,我听得多了也就知道点。”

周亚夫听后连道可惜,他觉得叶昭就是老天看他可怜为他留下的一丝希望。也不知道是在宽慰叶昭还是在宽慰他自己说:“无妨,既有关心国事心,我必亏待不了你,明儿就让你师母来教你识字。”

“啊?师母?”叶昭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这家伙在打什么算盘,强买强卖吗?

“怎么,你不乐意?”什么叫军痞,周亚夫现在就是在活生生地诠释这个词。他浓眉倒竖,手里捻着一缕山羊胡,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叶昭。而经历过昨夜的军威,叶昭哪里还敢有异议。

叶昭的心里头其实确实是不乐意的,因为从昨晚和张嫣的交谈中,她知道了现在刘彻已经十二岁了,而且若张嫣算自己师娘的话,这老头子岂不是变成我师傅了?

历史上记载刘彻十六岁登基,在此之前,景帝为刘彻做了不少布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把周亚夫从丞相的位置扫落。

如果她估计得不错,就这两年,丞相府要出事情,她要是留下也不知道会不会别牵连进去。但是自己如果不在这里呆着,又能去哪里呢?

虽说昨夜被卷入那件事情是一个意外,可意外过后那一切就会变成必然了。自己昨晚只是运气不好碰巧被抓,来搞臭太子名声的,但是现在双方都安然无恙。所以只要刘彻一日还是太子,作为唯一可以动的知情人士,昨晚那拨人就一日不会让自己安宁。外面的人现在一定在到处找自己,这就像刘彻说的那样,这丞相府其实也是她想出也出不得的。

老爷子其实待叶昭不薄,叶昭也有感于周亚夫在自己危难之时给了她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所以不论是不是迫于时势,叶昭都决定先住下再说。如果可以她也想提醒他们一下,不至于酿成最后那个阴阳两隔的悲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