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之飞将之子

更新时间:2020-11-21 13:03:39

重生之飞将之子 连载中

重生之飞将之子

来源:落初 作者:塘边海棠 分类:历史 主角:吕凌吕霖 人气:

塘边海棠新书《重生之飞将之子》由塘边海棠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吕凌吕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生子当如孙仲谋!很多三国迷都遗憾三国第一猛将吕布没有儿子,若吕布有智勇双全的儿子,局势又会怎样?吕布孤傲,勇冠天下,其子又当如何?一统天下,平定天下,是凭霸道、谋道还是兵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早晨起来,侯成已经率领五千精兵出发,吕霖匆匆吃过早饭,嘱咐娘亲快些收拾东西,然后立即去陈宫府上。

郭刺史昨夜听到豫州失守的消息,差点背过气,陈宫与吕霖到时,还躺在床上。吕霖向郭贡问安退出房门之后,房间内只有郭贡与陈宫二人。吕霖也不知道陈宫给郭贡说了什么,郭贡那老头便义无反顾的同意了。吕霖虽然惊讶陈宫的言辞,但还是觉得郭贡莫非病的糊涂了,竟然这么好劝?

实则此刻这老头哪里还有什么主意,说以利害,反倒让郭贡看到些希望。

不知何时,陈宫走了出来,道:“郭刺史会立即传唤他的部曲,全部前往洛阳,剩下的事,便交给在下了。少主这便随家小动身吧。”

吕霖向陈宫恭敬行礼,然后开口道:“先生为我父留下,吕霖岂能独自离开?”

“剩余都是些琐事,少主放心,在下应付得来。”

“只是独留先生在此,吕霖于心难安!吕有一计,可让那曹操晚回军几日。”

“少主有何良计,但说无妨!”陈宫有些好奇,此子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吕霖低声道:“先生率郭刺史军征讨袁术,霖与曹性、郝萌两位将军率两千卒亲征甄城。不知先生一下如何?”

两千人攻甄城自然攻不下来,大军又征讨袁术,虽然看来是曹操回兵的最好机会!然曹操何等人,自然会觉得吕布大意轻敌,更加安心的攻徐州,只要荀彧没有危险,粮食充足,曹操绝计不会立即回兵!

曹操就是一个敢于冒险的人,他的思维自然与常人不同。

陈宫微微思量,便轻轻点头,如今已不把吕霖当成孩童一般看待。陈宫突然反应过来,立即摇头道:“不可,此时危险万分,少主断断不可涉险,否则在下如何向主公交代?”

吕霖正要答话,却见远处走来一人,竟是郭贡部将魏延。吕霖知道魏延是一个不安分的人,虽然如今才二十出头,日后必然不可限量,于是叫住魏延:“魏将军留步。”

魏延赶紧走过来行礼:“末将拜见吕公子,陈先生。”

“魏将军可知郭刺史找你何事?”吕霖问道。

魏延直言道:“豫州被袁术所扰,主公定然找我等商议夺回汝南之策。”

吕霖微笑道:“将军当真如此认为?”见魏延垂下头,继续道:“我父昨夜兵发洛阳,想必此刻已经入驻洛阳。郭刺史欲弃豫州而去洛阳,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魏延惊讶不已,道:“吕将军为何弃兖州而攻洛阳?”

“非弃兖州耳。我父率军攻下洛阳,我与陈先生留守兖州抵挡曹操,待我父稳定洛阳回军兖州,曹操必克,此时我父便拥二州之地。将军可愿与我父共荣辱?”

见魏延眼光坚定不移,吕霖笑道:“我知魏将军乃忠义之人,必不会做弃主之事。然郭刺史心意已决,魏将军也无法改其心意。我有一计,可成全将军之忠义,亦不为难郭刺史,不知将军愿听否?”

魏延拱手再拜,答道:“请公子指教。”

吕霖道:“郭刺史自去洛阳,将军可自领一军出兵豫州,若攻下豫州,将军可驻守于此,若不能,再回洛阳不迟。将军若愿意,我愿请求陈先生借兵与你共讨豫州!”

魏延非常心动,他知道自己必然攻不下豫州,但是在如今,敢带兵攻打袁术的,必定名扬天下!

吕霖笑道:“将军先去拜见郭刺史,若可行,霖必定全力助将军。”

魏延抱拳拜谢然后离开,陈宫点头笑道:“少主这是为我找了个帮手?只是少主与此人素不相识,为何断定这小将有此雄心。”

吕霖自然不能说他就知道魏延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笑道:“因为他是第一个拜见郭贡的部将。”

——————

兖州刺史府。

严夫人已经吩咐家小将家里东西收拾好了,装了五牛车。吕霖有些哭笑不得,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嘱咐道:“娘亲一路珍重。”

严夫人惊讶道:“吕霖不与为娘一起?”

吕霖道:“孩儿与陈先生还有些事情做,随后便赶上,娘亲勿忧。”随即嘱咐左右好生照顾好娘亲、妹妹与貂蝉。随后来到军营,陈宫正在召集诸将开会,张邈、孙观、魏续、宋宪、郝萌、曹性四将,而是魏延也在这里。

见吕霖过来,众人急忙抱拳行礼,陈宫道:“少主为何没随夫人一起前往洛阳?”

吕霖笑道:“先生与诸将未走,霖若单独离开,岂能为吕布之子?”随即问道:“不知陈先生如何安排?”

陈宫叹口气,道:“吾本想与宋宪、魏续二位将军领八千卒助魏延将军出征豫州,曹性、孙观、郝萌将军率五千将士出征甄城,张太守与其余将士负责护运,既然少主在,少主便协助张太守,可好?”

吕霖道:“先生,霖以为张太守要安排数十万百姓迁往洛阳,责任重大,需要一位将军随行方能更加妥当,不如郝萌将军协助张太守,霖随曹将军、孙将军一同进攻甄城即可。”

众人为之一愣,不想这十三岁的少年竟敢上前线,虽然吕霖异于常人,可他不知沙场何等凶险!陈宫微微一愣,见吕霖坚定的神色,道:“既如此,就麻烦曹性、孙观二位将军照顾少主。”

“末将遵令!”两人齐声答道。

陈宫这才吩咐众将各司其职,等到其余将军离开,陈宫留下孙观、曹性与吕霖,问道:“诸位以为范县、东阿与甄城三县如何攻打?”

孙观率先开口道:“末将以为当合兵一处,逐一拿下。”

曹性点头同意,见吕霖笑而不语,陈宫问道:“少主意下如何?”

吕霖道:“霖以为,此次进攻三城,乃是为百姓西迁争取时间,故而越久攻不下越妥当,曹操也才不会立即回军。”

陈宫点头笑道:“少主以为当如何征讨这三城?”

吕霖轻笑一声,答道:“先生这是在考校吕霖?以霖之愚见,孙观将军领两千军全力进攻东阿,东阿若易攻,则围而不打,只是莫放出斥候;若难攻,则全力攻打。我随曹性将军率三千卒攻甄城,甄城想必难以攻克的多。”

陈宫满意点头道:“两位将军依计行事,能拖多久拖多久!”

“诺!”两人急忙答应,看向吕霖的眼神,再也不像一个孩子。

……

南下豫州的途中,魏延追上陈宫,问道:“末将有一事不明,请教将军。”

“但说无妨”陈宫与魏延平齐而走。

魏延问道:“恕末将直言,我等若尽数迁往洛阳,落下来的百姓,岂不是要遭殃?”

陈宫微微一愣,此人果然不同于一般武将,答道:“将军多虑了,未被我等带到洛阳的,曹操更视若珍宝。”

魏延沉思片刻,拱手行礼道:“谢先生指教,某明白了!”

与此同时,吕霖与曹性兵发甄城,孙观兵发东阿。一路上,曹性对吕霖毕恭毕敬,完全不同于往日的眼神。傍晚扎营休息时,两人还马战一番,两人斗了三十多个回合,吕霖才落败。

却说吕布经过虎牢关,立即吩咐高顺集结陷阵营两千将士,命张辽驻守黄河,臧霸平乱城内李郭残兵,自己则率领两千陷阵营与一千攻城士卒兵发崤关。李郭来不及反应,一日之内洛阳便落入吕布之手,李郭一万之众死散五千,另外五千全部投降。

甄城只有不足两千的士卒,然三千人要想攻入甄城,还是非常困难,所幸之前甄城已经被吕布进攻过一次,如今还没修复。

城北门之下,曹性刚安排好安营扎寨,走进主帐内,吕霖正在看甄城的地图。曹性问道:“少主以为,此城当如何攻打,方才妥当?”

吕霖微微一愣,答道:“霖以为,甄城城小,所以即便分兵到其他门,也来得及照顾。只是荀彧守城在内,城中将士齐心协力,一时之间,恐难以攻克。即便佯攻,也得做出个样子来,否则如何瞒得过荀彧和程昱两个老狐狸?”

令吕霖惊讶的是,营寨还没扎完,荀彧便派两百轻骑奇袭军营,吕霖当机立断道:“曹将军,此乃凶险之机,却不能让这二百轻骑回去,必须全歼!”

曹性没有任何犹豫,立即集结将士,击杀所以轻骑,不留活口!过了一炷香时间,曹性才气喘吁吁道:“少主,全歼!”

吕霖微微点头,说了一声将军辛苦了,又继续看地图,曹性此刻才觉得少主的果决,比起主公也不妨多让!

城内,荀彧与程昱对坐。

两人没有说话,半晌,一令兵走进屋子,拱手行礼道:“拜见两位先生,两百卒无一人回来。”

荀彧点头,令兵退下,程昱开口道:“文若,看来吕布那里有能人!”

“陈公台!”

“陈公台确实大才,只是他此次仅五千卒,要攻下甄城恐怕不易。”

“五千?”荀彧笑着道:“彧以为,不足五千,只是扎成五千人的营寨罢了。吕布率军攻打豫州,我本以为是道听途说,此时想来竟是真的。”

程昱点头道:“吕布这厮太狂悖了,只是如此一来,甄城与东阿、范县三地短时间必然攻不下,况且城内粮草充足,我们无需禀报主公,亦不必太过忧心。”

“期盼主公早日拿下徐州,徐州若定,兖州无忧矣!”

“依文若之言,城下之军明日会开始攻城么?”

“在下以为,陈宫必然不会鲁莽行事,咱们需要时间,他们也需要,如今就是看主公速度快还是吕布行动快。”

“还有粮草。哈哈……”

确实如荀彧二人所料,吕霖并未下令攻城,反正城在那里又不会跑。荀彧派来的两百轻骑没有送回去粮草的下落,荀彧便不会轻易出城。

如今是初冬,城内粮草肯定充足,吕霖这边却只有不足一月的粮草,所以吕霖肯定更着急。总不能在城下晃荡一个月又回去吧,传出去多丢人?

吕霖知道曹性肯定闲不住,便让他四处征粮。说是征粮,实际上还是抢,而且专门抢土伸地主家,五日竟然借来五百石粮草,足够再吃半个月。

吕霖也闲不住,按照记忆中的形状,做了两个巨型投石车。用了八天时间才将两台投石车做好,连曹性都被这两台两丈高的大家伙震撼到了。尽管是木制的,这么一个大家伙也需要六个人推着才能动。行营离城楼两百丈,然这个大家伙的射程只有一百丈,虽然要往前推一百丈远,但是能射一百丈的东西也是好宝贝。

吕霖等已经来到甄城第十日,今日终于万事俱备,吕霖命人推着两个巨无霸徐徐前行,曹性率一千步兵,两百轻骑兵跟在后面。到了射程范围内,依照往例,曹性先是劝降,然后再骂战。

荀彧自然是没有现身,曹性也没有命人攻城。一百丈的距离,攻过去最少死伤三百人。工兵将近一百斤的石头放在长杆的一头,曹性一声令下,咚……两把刀同时砍断另一端的绳子,两块一百来斤的石头飞向城墙。

众将士的目光随着石头一齐移动,城楼上的士卒还未有所防备,便看到两个大石头飞过来,也来不及防备,一个石头砸在城墙上,直接将城墙砸了两片砖下来,城墙都为之一振。另一个石头直接飞过去砸在城内,竟然砸毁了一栋房子。

守卒哪里见过这种东西,被吓得不轻,急忙跑回城内禀报荀彧。

荀彧自然听到外面那么大动静,听到外面守卒说起,城下有两个巨大的怪物,能够喷射巨石。荀彧问了那怪物的形状,并亲自走上城楼查看,方才觉得自己有些小瞧陈宫了,没想到他能做出如此巨大的投石车。如此一来,必定造成巨大的恐慌。看来必须要想一些办法了。

这种投石车每次需要连上绳子再装石头,然后砍断绳子发射,相当麻烦。但是这样投了一天,也往城内投了近百个石头,北门一代的房子都被砸的稀巴烂。

当天晚上,吕霖让曹性吩咐所有士卒和衣而睡,兵器放在床边并且在两个巨无霸旁边囤积了五百将士,粮仓旁边屯兵五百。

曹性问道:“少主为何断定,荀彧今夜会来夜袭?”

吕霖道:“其实我也不确定,只是如此妥当些。倘若让这两台投石车这样砸几日,城内便乱了。”

曹性微微点头,继续问道:“少主以为荀彧会袭击哪里?”

吕霖沉思片刻,道:“我以为粮草辎重是最重要的,荀彧若袭击了我军粮草,我军只能退兵了。”

“那末将便吩咐将士们都打起精神,好生看着粮仓。”

吕霖却摇头道:“不必如此,这只是我的猜测,若荀彧今夜不来,明日我军岂不是没了士气?就吩咐这一千卒守着即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