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你是的我爱情果实

更新时间:2020-07-30 16:50:31

你是的我爱情果实 已完结

你是的我爱情果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杨旭 分类:女生 主角:欧阳华浩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杨旭原创的女生小说《你是的我爱情果实》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欧阳华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端木文梦的头脑一片空缺,欧阳力宏出车祸了,他出车祸了。车祸非常刻薄,他仍旧在急救咋办,她该咋办?四年前那一个男人不是讲不情愿让自己那样的早的离别她吗?她冒着生命凶险将自己送给了他,他果真不负所望的治愈了她。她刚手术完昏睡的时候他每一天全部都守在床边跟她讲话,呼唤她醒过来。这么想和她在一起生活的人咋可以这么不留意自己的生命安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适逢欧阳华浩喜欢时,女孩子们,大叫起来,太酷了,欧阳美娟同学我喜欢你其声音真有够恐惧的。

欧阳华浩好不容易逃脱了她们到端木文梦的一边坐下,好恐惧的女子。

你也不会是没碰到过,怕什么。上官敏敏有意这样讲。

一个女孩儿走过来了对欧阳华浩跟端木文梦讲:麻烦问一下你们能演森林里面的睡美女吗?

欧阳华浩犹豫,端木文梦却讲只需要欧阳美娟赞成我没事情。

所有人目光投向欧阳华浩,那一种苛求的目光史欧阳华浩没法子只好接纳。

女孩儿开心之于对欧阳华浩讲:我是表演部的,上川嘉应。

请二位明日到表演部,排练。讲完就离开了。

端木文梦看起来非常开心。

看着端木文梦开心欧阳华浩也感觉到开心:一起好好演把,端木文梦。

恩。端木文梦的声音好甜但是欧阳华浩却没留意的上官敏敏的不安。

晌午,欧阳华浩、端木文梦、上官敏敏到了表演部。

你们来了啊,是昨儿个晚上的那一个女孩儿上川嘉应。

恩,迟了点,不好意思。端木文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讲。

上川嘉应笑着讲:没事情,只需要来了就好,这就真的是剧本,等等就来排练了。你们先看一看把。

好。

欧阳华浩看着剧本,面庞上浮出了笑容。

端木文梦的气色的却相当难看。

什么个情况端木文梦?欧阳华浩担忧到。

没,我记好台词了你呢?端木文梦最好调节了自己的情感。

差不多了。欧阳华浩开心的讲。

开演了,你们快点过来。上川嘉应讲。

欧阳美娟同学演王子,端木文梦同学演公主,你们本来应该是相爱,却由于公主吃了毒药,永久的深睡,而解药就真的是王子的吻,这个样子没事情把?

吻!!!欧阳华浩的嘴巴张得老大。

此时此刻欧阳华浩才明白刚才端木文梦的气色是什么原因那样的难看,正确来讲是羞愧。

上川嘉应,哪怕非常不好意思我想我和端木文梦还是不演了,接吻对我们来讲太艰巨了。

上川嘉应失望的讲:这个样子啊,那我不固执你们。

端木文梦却讲:没事情的,既然诺言了别人就将坐到,欧阳美娟我们演把。

端木文梦!欧阳华浩非常震撼端木文梦竟然会诺言。是由于自己是男人所以没事情吗?

好,仅仅是熟识下,不会咋样的。去画个妆把。欣激动的讲。

端木文梦走出来了,天啊,她的的确确是人族吗?

粉红色的公主裙把本来端木文梦有的崇高气息全展示出来了,还多了一些稳重。凉鞋穿在端木文梦的脚上让她又高了一点,刺眼的耳坠是非常的动人。

这时欧阳华浩也走出来了,众女惊呆。太酷了。

太阳光一样黄头发,黄色的瞳孔里有着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米色的燕尾服在他身上看起来非常潇洒,但是他本身就已经有的书香味让人感觉到他是个非常优雅、学富五车的人。面庞上那烦杂的表情像是受了什么憋屈的孩子。让人心生可怜。

走吧,端木文梦,欧阳华浩想即使再不情愿也没法子,端木文梦讲的对诺言了就将坐到。

好我们走吧。公主的微微一笑在欧阳华浩眼里是多么的动人欧阳华林洁。

欧阳华浩、端木文梦到了台上。

NO,欧阳美娟同学你这个样子咋演,一句喜欢你罢了那样的难讲出口吗?上川嘉应生气的讲。

我确实讲不出口,欧阳华浩非常愧疚的垂下头。

真的那样的难吗?欧阳美娟(欧阳华浩),端木文梦的表情大概可以摧毁一整个世界。

我不好意思端木文梦仅仅是突然一下子要我讲出来我有那么一些不习惯。欧阳华浩看着端木文梦的表情心好像被刺了一刀。

这个样子啊。我先走了。端木文梦没有看任何一个人仅仅是急匆匆的走出了表演部。

欧阳华浩好像看见一颗物品掉下来了,是什么?没时间让欧阳华浩想了。

外面下着雨呢,端木文梦淋了雨咋办。

端木文梦,欧阳华浩跑出来了。

欧阳美娟你没带伞啊。上官敏敏急促的看着跑出门的欧阳华浩。

(不明白看见这的人会咋想?)端木文梦你在哪啊!欧阳华浩在雨中大叫着。

却没看见一人的身影与回应。

雨珠随着头发往面庞上流,欧阳华浩才明白端木文梦走的时候那滴透明的物品是眼泪。

前面一颗树下,一个寂寞的身影坐到那。

欧阳华浩向那冲去,端木文梦,赶紧离别把,在这样淋下去你会感冒的。欧阳华浩抑郁的讲。

看着端木文梦的眼睛欧阳华浩的心好疼啊,哪怕雨珠在端木文梦的面庞上向流氓但欧阳华浩却依旧看的出眼泪的迹像。

端木文梦一起走可以么?欧阳华浩再一回问端木文梦。

回应确实是冷冰冰的一句话:我不需要,你走。

哪怕有那么一些冷、刁蛮但可以听的出话在晃动。

欧阳华浩无语,仅仅是脱下自己的衣裳,披在端木文梦的头上不让他淋到雨。

显然端木文梦有那么一些困惑无措。

快住手,这个样子你会感冒的,我没事情,仅仅是想淋下雨,让自己清醒下,快把衣裳穿起来啊。端木文梦急促的讲。

是什么原因?你仍旧在意吗?既然你没有想走,那我也没有想走,除非你走不然我就这个样子一直等到你肯走为止。欧阳华浩坚决的讲。

端木文梦的眼泪再一回涌出来了。

看着她的眼泪欧阳华浩哪怕再痛心也好,再咋生病也没事情,只需要她不要紧就好。欧阳华浩心里面想着。

一会儿端木文梦说话了:前面有座荒弃的物品储藏室,我们先去那躲一下雨,我也有话想跟你讲。

好大的尘土啊。欧阳华浩讲到。

你还记的吗?端木文梦看着欧阳华浩讲。

什么?

也许给你看下那一个你会想起来。

端木文梦解开衣领。

欧阳华浩的害羞起来了,端木文梦她想干嘛?不会是想什么物品?那是!

妈妈的挂坠。

阅历之门回到五岁那一年。

你不要紧吧?一个小男孩子的声音响起。

55555,小女孩子却一直在哭。

你别流眼泪了可以么?不是不要紧了吗,小男孩子自豪的讲。

但是,我骇怕啊。小女孩子的声音抖的非常厉害。

讲完又继续流眼泪了。

小男孩子没法子拿出一条挂坠放在女孩儿掌中。

并声音轻微讲:这就真的是我理解送给妈妈的,(谎话,但是没法子不这个样子讲不行TT)此时此刻送给你,但是你不能在流眼泪了!

那咋可以,小女孩子陆陆续续的讲着。

那这个样子把,先搁在你这保藏,等以后我在碰到你时,再向你想要回来。男孩子笑容着讲。

女孩儿犹豫了一下点头。

好,就这个样子了,我叫欧阳华浩,你叫什么?男孩子向女孩儿讲到。

我叫女孩儿还没有讲完一个声音就向起来了。

少爷该走了。一个沧桑的声音。

是管家在叫我,男孩子讲到。

我先走了,拜拜,哦,讲完就向管家跑上前。

女孩儿尚未对他说自己的姓名,他人已消逝了。

一直等到此时此刻她一直在等着他,那一个叫欧阳华浩的男孩子来朝她拿回挂坠。

哪怕有那么一些忘记了,但是你就真的是那一个女孩儿?欧阳华浩问到。

端木文梦开心的讲:是的,欧阳华浩果确实是那一个男孩子,刚听到你的姓名时还没有胆量肯定此时此刻明白了。

所以那一个时间你没戳穿我?欧阳华浩用审问的语气对端木文梦讲。

她解下挂坠准备还给欧阳华浩,看的出她非常不舍得。

唉!罢了送给你把。那一个时候我也讲谎话了,哪怕不是我买给妈妈的,再是妈妈送给我的,。欧阳华浩兴趣冲冲的讲。

能不能?端木文梦不明白的问。

当然可以,姑娘,快走吧。欧阳华浩斗着端木文梦讲。

我喜欢你欧阳华浩。声音非常小但欧阳华浩还是听到了,但是不是非常清晰。

什么?欧阳华浩到了端木文梦面前问到。

没什么,走吧,大伙儿也绝对等急了。

回到表演部,上官敏敏看见欧阳华浩和端木文梦有讲有笑的,女子的灵感对她说,凶险到了。

不好意思,我们没排练还刁蛮的跑了。欧阳华浩愧疚的讲。

上川嘉应觉的没有什么讲:不重要,只需要你们肯继续演就可以了。

当然,端木文梦讲到。

好那,继续排演把。

当端木文梦的目光对上上官敏敏的目光时,有种对不起上官敏敏的感受,而上官敏敏的目光是那样的哀伤、难过。

端木文梦明白了,上官敏敏喜欢欧阳华浩,一直喜欢着。仅仅是没讲罢了。

咋办?以后咋面对上官敏敏?端木文梦在心里面想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