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湘西鬼话

更新时间:2020-07-14 01:26:54

湘西鬼话 已完结

湘西鬼话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衞君志 分类:其他 主角:雪峰山卫君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衞君志原创的其他小说《湘西鬼话》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雪峰山卫君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 若干年前,一个青年男子流落湘西,遇到了一只白狐,后来似乎那只白狐化做了一名白发女子,并给他留下一子。若干年后,那只已经给埋藏到棺材里的白狐给人挖了出来。究竟那只白狐是不是狐仙,后人们破开层层迷雾,一步步寻访到当年那个极度迷信和排外的小村。几乎没有了任何的一个知情者,留下的,只有一些流传于乡间的传说…… 诡异的白狐棺木,来历不明的福建老板,流落河的传说,土司王的遗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节

此后的日子里,那白发女子每日入夜以后便会现身照料曾仁武,天不亮便自己离去。曾仁武去问那女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那女子总是不答。甚至至始至终,曾仁武未见那女子说过一句话。这更增添了曾仁武心中的疑惑,不知为什么这女子看起来明明很年轻,却是满头白发,从不说话而且还每次都是在夜里来去。

终于等到曾仁武伤快养好的时候,曾仁武也下了个决心,要弄清楚这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这天到了夜里,那女子又如往常一样的来了,曾仁武也没什么异动,只是等到天快亮时,把住了门口,暗自守住了出去木屋的唯一通道。

白发女子做完了饭菜,正准备象往常一样趁着天没亮时离去,这时见得曾仁武守住了门口,脸上现出了一丝惊慌的神色,伸出手去想推开挡在门口的曾仁武,奈何力气不够怎么也推不动。曾仁武也任由那女子推拉,也不还手,反正就是死挡住门口不放。

那女子推来推去始终推不过,又见得窗外渐明,愈发的惊慌失措,四下观望实在是找不着出路出去,终于一跺脚,咬着下唇跑进了里屋。

曾仁武守在门口不动,一直到天光大亮,也不见那女子从里屋出来,心里估摸着这回这女子应该是跑不了了。于是便跑去里屋看这白发女子现在怎么样了。

曾仁武走到这里屋门前也是心中忐忑,这女子来历不明,满头白发,有一股说不清的诡异。曾仁武这几天在梦里时常梦见那白狐跑着跑着站了起来,回过头居然慢慢变成了那女子的模样……。

曾仁武幼时也知道一些鬼狐精怪的故事,现在心里也颇有些怀疑那女子到底是人是狐。如今堵了那女子在里屋,天已大亮,自己只要走进去一看便可以弄个明白。可临进屋前却又有了一丝犹豫,如果自己这一进去看见那女子就是那白狐那又该如何?

如此犹豫了半天,最后终于狠下心来,管她是人是狐,反正看起来都对自己没有恶意,自己又担心些什么呢?一迈脚,曾仁武便走进了里屋。

里屋不大,一眼便看了个遍,看完曾仁武却愣住了,没有人,也没有看见那只白狐。

曾仁武心里一直有些怀疑那白发女子就是那白狐的化身,要现原形的话最多也就是变回白狐,可现在在这里屋里,女子和白狐都没有看见,那女子哪里去了?她又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曾仁武正胡乱猜测,忽然听见里屋的一角,那张用木板拼成的大床底下传来一阵声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躲在那下面。

顾不得细想,曾仁武赶忙走到床边蹲下往里一看。床底下的昏暗的角落里缩着一个人影。面朝里,曾仁武只看清了那人影的一头白发。这女子躲到这下面去干嘛?

曾仁武心中不解,唤了她几声,那女子也是不理。无奈之下,曾仁武伸出了手去想把那女子从那床下给拉出来。

摸索了一下,抓住了那女的一支手臂。曾仁武便使劲往外拉。那女子不住的挣扎,口里发出一阵尖细的声音。曾仁武是第一次听见这个女子发出声音,给吓了一跳,手不由的一松。那女子趁机缩回手去,等曾仁武反应过来时手再一紧却只抓住了个圆圆的镯子样的东西,往外拉时,那女子已经把手从镯子里缩了出去。

曾仁武把抓到手里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正是那只白狐偷偷藏起的那个银镯。

这个镯子明明是那白狐藏起的,怎么戴在了这女子的手上?那白狐一身雪白的皮毛,这女子也是满头白发,难道这白发女子真的就是那白狐所化?就算真是那白狐,躲到这床下面干嘛?这女子模样年轻,头发却还保持着银白的颜色,而且不会说话,想来是这狐狸修练的道行不够,白天会露出破绽?

曾仁武杂七杂八的想了满多,心中基本上已经肯定了那女子就是白狐所化,至于她为什么躲到床下不肯出来却是没想明白。再伸手去拉她时,那女子挣扎的愈发利害,抓得曾仁武手背上满是血痕,挣扎不过时还咬了曾仁武一口。曾仁武吃疼不敢再去拉,也只好由着她去了。

又到了晚上,那女子依旧躲在了床底下。曾仁武狠下心费了一番工夫终于把她弄了出来,那女子依旧是昨夜的模样,只是仿佛失了魂一般,刚开始曾仁武去拉她还在挣扎,被拉出来了发现已经是天黑了以后便一动不动,任由曾仁武摆弄。

曾仁武也不知道这是怎了,弄了些东西叫她吃,她也不动。最后是曾仁武一点一点的喂她吃了,看她吃了还是不动,只好把她抱到床上放了,看着她又缩成了一团。曾仁武也不敢怎么刺激她,无奈之下自己找了个地方合衣睡下了。

待到第二天曾仁武睡醒了去看,那女子又躲到床下去了。因为现在是白天,曾仁武也没去动她,只是到了天黑后再把她抱出来,给她东西吃。

如此过了几天,那女子慢慢恢复了一些正常。夜里会帮曾仁武做一些活什么的,但是天一亮必定是找个阴暗的地方躲起来。曾仁武想来想去也只想出个那女子道行不够,白天不能自由活动的理由来。

又过了一段时日,那女子可以在白天活动了,但是只在屋里活动,白天是绝对不出木屋。而且还是不会说话。每次曾仁武想在白天拉她出门时,她都会拼命挣扎,而且显得很是畏惧。曾仁武见是如此也只能作罢,心里想着以后等她道行够了才能在白天出门吧。

就这样,曾仁武和那白狐所化的女子一块生活了下来。大半年后,二人虽无夫妻之名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而且那白发女子还有了身孕。

曾仁武对女子自是十分关爱,因为她是白狐所化,就给她取了个名字,姓胡,叫胡雪儿。胡雪儿此时除了白发和不说话以外,已经和正常人没什么分别。二人在一起靠曾仁武打猎采药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倒也无忧无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