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逍遥冢

更新时间:2020-06-25 00:33:31

逍遥冢 连载中

逍遥冢

来源:落初 作者:章瑯 分类:武侠 主角:古柏红光 人气:

章瑯新书《逍遥冢》由章瑯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古柏红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滚滚江湖道,注定血为基。这是恩与怨,情与仇,生与死结成的世界!一段血腥邂逅,缘起一次阴谋杀戮,背负一世魔名,只为一个承诺!少年孤身而来,沐浴在这腥风血雨的江湖之中,矜豪纵,啸长天,那尘封了千年之久的长生之谜,也就此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什么东西?”

朱天鸣心中大惊,暗道:“不好!”

这玉佩倒还罢了,虽然他从小就戴在身上,但也只是一件饰品而已,可是那空间戒指就不一样了,那里头可是存放着无相秘录和师父的骨灰的。

这要是一旦有失,他便是百死莫赎!

心念急转,笑道:“不是什么好物件,只是一枚戒指和一块粗玉罢了,值不了几个钱的,您二位要是看得上眼,便请笑纳,不过……不过……”

朱天鸣略有犹豫,嗯了片刻,抬眼看了看金满二人。

金玉见他吞吐半天,忍不住出声骂道:“不过什么?你这小子别废话,小心老子拍死你!”

朱天鸣脸色一夸,连忙说道:“金爷您威武,我是怕我说了您不相信!反倒怪我多嘴。”

金玉说道:“只管说便是,你金爷爷走南闯北,见的事情多了。”

那满堂也插了一句:“你满堂爷爷也是!”

朱天鸣心中暗骂:“狗馹的,小爷是你们的祖宗!”

当下也不怠慢,说道:“如果您二位真的上眼这玉佩和戒指的话,那这锭银子恐怕会不乐意的。”

金玉一笑,哼道:“有什么不乐意的?”

朱天鸣沉吟了一下,上前一小步,对着二人低声说道:“您二位还不知道吧?这戒指和玉佩与这银锭子有仇,深仇大恨!它们是不能被人共同拥有的,否则,这银锭子就会被这戒指和玉佩合伙吃掉。”

二人听了这话,那满堂大为震惊,一双小眼瞪的圆滚。

只那金玉却是冷笑一声,一双细长的眼睛牢牢的盯着朱天鸣,不做任何言语。

朱天鸣见状,脸色泛红,沉声道:“金爷,您要是不信的话,不妨将这银锭子和那两件东西搁在一起,真假立判!”

这金玉将信将疑,看了看左手中的银锭子,再看看右手中的戒指和玉佩,心想:“老子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吃下去的!”

双手一晃,平平抬起,并拢举在胸前。

那满堂赶紧凑了上去,紧紧的盯着金玉手中的三个物件,既好奇且担心。

好奇的是这戒指和玉佩如何会吃掉银锭子,担心的是万一这银锭子被吃掉,那这足足四两的银子岂不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满脸的忐忑!

朱天鸣也趁机靠了上去,目光盯着戒指,精神凝聚成一点,在脑海中渐渐成型,然后顺着那锭银子罩去,意念一动,便将其收了进去。

随即惊叫道:“没了,没了,银锭子被吃了,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

在银锭自己消失后,那金玉和满堂稍有些愣神,即便是心里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当这诡异的一幕出现时,还是觉得有些不大真实。

直到听见朱天鸣的叫唤,这才回神。

那满堂本就担心银子被吃掉,此时忧患成真,急的哇哇直叫:“娘嘞!银子,我的银子啊!”

就连那金玉,在银子消失的时候,便也失去了镇定。

“这……这是真的被吃掉了?”

一张脸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不复之前的淡定。

其实要说起来的话,他对这锭银子的在意程度,比那满堂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这足足四两的银子可是关乎着他和满堂的身家前途,如若不然,也不会像先前那般激动的无以复加。

然而,此时大好的前途却是打了水漂,以后还不知道要去哪里才能如此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这么大的银锭子呢!

想着想着,不由得怒气徒生,猛的将戒指和玉佩摔在地上,上去便是一顿猛踩。

嘴中骂道:“龟孙子,什么妖魔鬼怪,竟敢来抢你家金爷爷的东西,还不快给爷爷吐出来?”

那满堂见金玉如此,也怒气冲冲的上前助力。

朱天鸣见这二人突如其来的举动,不由得一愣,随即心中一沉,在他想来,这二人见到银子无缘无故的消失后,必定会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吓到,到时即便不会将戒指和玉佩还给自己,那也定然会将其当做瘟神一般送走,那时自己在找机会收回。

这也是他编造这一番谎言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利用空间戒指的能力上演一出大变银锭子的戏目。

哪知,自己竟是低估了这二人对金钱的狂热,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即使对方只是一枚戒指和一块玉佩。

朱天鸣顾不得多想,赶紧上前去阻拦二人。

“二位爷,快快停下呐,再这样打骂下去,那银锭子怕是再也要不回来啦!”

他这话一出,金满二人立刻停手。

那金玉一脸疑惑道:“你说什么,银子还能要回来?难道吃下去的东西还能吐出来?”

朱天鸣一阵诽覆:“你这孙子也知道吃下去的东西吐不出来啊!那你还费力折腾个啥。”

脸上一肃,说道:“我早就说过了,这戒指和玉佩与那银锭子有仇,你们偏不信,现在好了,银锭子被吃了,你们非但不好言相求,反而是一阵打骂,如此一来,它们还以为你们和银锭子是一伙的呢!在这样下去,即便是将它们打个粉身碎骨,恐怕也难将银锭子还给你们了,非但如此,你们以后怕是要穷困一辈子了!此生恐怕再难获得一个铜板。”

金满二人经过刚才的一顿打骂,心中的愤怒稍减,情绪渐渐的有些平复,听了朱天鸣这一番话后,两人表情各不相同。

那满堂当即吓得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丧着脸道:“亲娘嘞,这是造的什么孽呐?这下别说是上山入伙当好汉了,他娘的娶婆娘都难了!”

简直就像泄了气的皮囊一般,干瘪无力。

哀怨悲声了好一阵,突然对着金玉抱怨道:“都怪你,要是你听了这小子的话,岂会落到如此地步!”

这金玉也正在懊恼当中,一听满堂埋怨自己,当即便怒斥道:“憨货,闭嘴!”

满堂吓得脖子一缩,当即止声不语。

金玉皱着眉头,看向朱天鸣道:“小子,瞧你说的头头是道,想来还有挽救的办法,现在金爷给你个机会,立即去将银锭子要回来,再让它们保佑我们财运亨通,说不定金爷高兴了,就能放你回家。”

朱天鸣闻言,心中不由得乐了:“他娘的死鸭子嘴硬,都这时候了还充大爷呢?瞧小爷怎么收拾你们!”

唉声叹气道:“金爷,您大量,单凭您这句话,小子便不能袖手旁观,说实话,这挽救的法子倒是现成的,只是您二位须得听我指挥,否则,这事便是神仙下凡都难办。”

金玉低头沉吟了一会,便点头应承了下来。

原本他是根本不相信眼前这小子的,可是经过先前的事情后,让他的决心有些动摇,这小子言辞虽有些荒诞,却似能点石成金。

这让他有些拿捏不准对方的虚实,此时自己一筹莫展,索性便信这小子一回。

朱天鸣见对方答应,也不怠慢,当即便走到戒指跟前,双手捧起来,将意念探了进去,见到师父的骨灰完好无损,依旧静静的安放在那里的时候,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同时,对这空间戒指又多了一分了解,即便是戒指在受到外力的冲击时,里面的东西似乎也能安然无恙。

既然师父的骨灰无恙,那便要和这两孙子好好玩一玩了!

“扑通!”

只见朱天鸣双膝一屈,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双手高高的将戒指和玉佩举在头顶,然后又转过头去,示意金玉和满堂也跪下。

嘴中喃喃道:“上有玉帝,下有阎君,中间立着朱皇上!叫金金不换,叫银银无生,生来大肚量,偏我气狭小,旦有一二过,天河来往涤。”

“呸,呸!”

对着戒指和玉佩费了半天口舌的朱天鸣猛然间转过身来,张口吐出两块浓痰,正正的甩在金玉和满堂的脸上。

二人正在凝神细听朱天鸣念叨,哪知这小子突然竟朝自己脸上吐痰,真正是岂有此理,心中怒火腾腾的升起,张口便要谩骂,那金玉更是直接,几欲起身去揍朱天鸣。

岂料朱天鸣对这二人的举动毫不在意。

转身继续对着戒指,一声吆喝:“银来!”

一声吆喝之后,便静静的跪在地上,双眼盯着戒指,似是等待这什么。

那原本有所动作的金满二人见状,生生的安静下来,顿了顿,赶紧又跪回了原地,瞧着朱天鸣,眼中充满了好奇。

空气中显得有些寂静,三人直等了一盏茶的功夫,空气中也不见任何动静。

金满二人渐渐有些浮躁,朝着朱天鸣问道:“银锭子怎么还没出来?”

朱天鸣沉吟了半晌,方才叹息道:“看来,是你们刚才那几脚踩的太重,它们不肯原谅你们啊!便连玉皇大帝沐浴的天河之水都涤除你们的罪过!”

满堂疑惑道:“玉皇大帝沐浴的天河之水?在哪里呢?”

朱天鸣撅着嘴角朝满堂脸上还未擦去的浓痰努了努,满堂伸手在脸上一抹,一股粘稠之感传来,方才想起这是朱天鸣刚才吐在自己脸上的痰,一张脸瞬间变得乌黑,便连那金玉也是一样。

朱天鸣却不管他二人脸色好看与否,一脸漠然,只是心中却乐开了花。

金玉卷起衣袖将脸上的痰擦掉,冷声道:“那现在如何是好,你不会告诉我没法子了吧!”

说完一脸煞气的看着朱天鸣。

朱天鸣双眉一皱,沉声道:“看来非得出绝招不可了!”

说着将戒指和玉佩往地上一放,改跪姿为盘膝而坐,左手握拳,右手捏一兰花指,再次诵道:“钟离宝扇自摇摇,李拐葫芦万里烧,张果老人如古道,彩和一手把篮挑。洞宾背起空中剑,湘子横吹一玉箫,国舅曹公双玉版,仙姑如意企浮桥。”

一言以毕,赶紧对着金满二人叫道:“快,每人赶紧叩八八六十四首!”

金满二人闻言有些反应迟钝,朱天鸣见状,脸色一沉,吼道:“呆愣着干啥,银锭子不想要了?还不快快叩首!”

金满二人一听银锭子,立刻反应了过来,也不管朱天鸣是不是在骗他们,只管将头磕了起来,点头如捣蒜,不小盏茶功夫便磕了六十四个头。

朱天鸣见二人将头看完,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断喝道:“八仙聚首,银锭归来!”

随着他这一声断喝声落下,那戒指旁边一丈之处,瞬间便出现一物。

定睛看去,正是一锭银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