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情剑风云诀

更新时间:2020-07-15 22:41:59

情剑风云诀 已完结

情剑风云诀

来源:落初 作者:南北隐士 分类:武侠 主角:清英师师兄 人气:

主角叫清英师师兄的小说是《情剑风云诀》,它的作者是南北隐士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二十年前,一个大魔头横空出世,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魔头武功高强,江湖人闻之心惊胆战。十大门派相约在九月初九到川南乐山诛灭魔头,一场大战之后,十大门派无一生还,真想扑朔迷离,更奇怪的是,魔头从此在江湖上杳无音讯。二十年后,江湖上风云再起,很多门派的高手被人杀死在屋子里,到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群雄齐聚望岳山庄,赤青双剑重现江湖。

上回书说道:

风云二剑主人因为情感纠葛,错失缘分。紫进被净月谷圣女带到净月谷。一场因为情劫引起的恩怨即将开始。再说,在乐山大战中神秘的剑客随着斗争的结束变得扑朔迷离。这一场武林最残酷的争斗,变得有些难以置信。

落叶纷纷,飘零满地,风卷残叶,枝头满霜。阴云沉沉,风冷境寒。有一位妇人裹着头巾,咳嗽着。风中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幽幽山间小道,寂静如镜。妇女脱下身上的衣服,包在婴儿身上。妇女抱起婴儿,一边在峡谷里徘徊,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孩儿,你别哭,你的爹爹马上回就来找我们。”

此时,幽静的山路上走来一个人,走路似乎没有什么劲,非常吃力走着。妇女一看,大为惊喜,抱着孩子向来人赶去。到了来人旁边,妇女大吃一惊,来人是丈夫没有错,可是整条右胳膊皮开肉绽,脸上满是血迹。丈夫没有任何气力,慢吞吞地说:“快走,不要回……回……来。”

话语未尽,一个手持利刃的花脸人出现,穿着一件灰色斗篷衣。剑客左手拿起青钢软剑,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穿斗篷的怪人发出粗犷的声音说:“这个你不需要问,问了也没有用,怪你太爱管闲事,没事去什么乐山。”

剑客朝着妻子说道:“你马上带着方俊走,永远不要回头。”

怪人“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以为一个手臂废了的人,如何保护妻子离开。”

剑客撑着身体说道:“你也不知道,我除了右手能用剑,左手剑法也不错。”

妇女一看怀中的婴儿,立即转身逃跑。怪人一看,一跃,纵到妇女面前。剑客一看,立即跳起,跃到妇女面前,两人都红着脸,对视一下,拔出刀剑对决起来。妇女泪眼迷离,看了一下丈夫,施展轻功离开树林。两人在林子中大战起来。剑客乐山一战,元气大伤,不过几招,就被怪人击溃在地上。怪人刚要追击妇女,躺在地上的剑客垂死站起,丢下手里的剑,左掌升起,舞动着身子,一隔空打向怪人。怪人没有防备,正中后背。怪人换换回头倒在地上。随之,剑客口喷鲜血,面带笑意倒在地上。

妇女跑了一段路,累的气喘吁吁,心跳动的特别剧烈。回首一看,没有人追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丈夫受伤,一定凶多吉少。想到此,妇女心里揪心痛楚。突然三个白发老翁出现在妇女面前,妇女也不知道这三人是从那里冒出来。只见这三人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发如银雪,眉长如发,胡须都很长。三个老翁没有说话,不停地为微笑着。妇女觉得有些奇怪,怀中的孩子看到三位老翁,甜美的微笑着。妇女一看,这三位老翁慈眉善目,浩气凛然,便跪倒在地上祈求说:“求三位前辈救我孩儿。”

三位老翁上前,打量了一下微笑的孩子说:“这孩子精神的很,我们怎么救?”

妇女泣泪满脸,说道:“我们惹了一个江湖上的恶人,恐怕这孩子难逃噩运。”

三位老翁其中一个人站出来说道:“我们三人每三十年出洞一次,找有慧根的人。看来这个孩子与我们有缘,救他自然不是问题,看他如此弱小,我们难以将他养育成人。”

妇女说道:“三位前辈,我丈夫还在树林和恶人纠缠,我要去救他。”

老翁接过孩子,说道:“带我们去,我们去救他。”

妇女起身带着三位老翁向树林赶去,到了斗争的地,妇女扑到丈夫身旁嚎啕大哭。三位老翁一看,发现如白骨的右臂,口中嘟嘟囔囔的说道:“作孽啊!这孽徒还是作恶多端。”

妇女回头一看婴儿,痛苦欲绝,一口气喘不上来气,梗在心头,倒在地上。三位老翁上前一看,妇女面色苍白,是救病不愈影响到身体。此时,婴儿“哇哇……”哭起来。三位老翁知道孩子的父母已经撒手人寰。这襁褓中婴儿只有三位老人照料。带着一丝沮丧离开树林。

净月圣女将紫进带回净月谷,寸步不离地守在紫进身边。时间已经过了好几月,紫进一直带着微弱的气息昏厥不醒。丫鬟端着一碗莲子粥走到圣女面前说:“小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谷主回来了。”

圣女欣喜若狂,急忙问道:“他在哪里?我爹在哪里?他回来紫进就有救了。”

丫鬟微微一笑,说道:“小姐,谷主吩咐说,他在药池等你,叫你带紫进大侠去那里。”

圣女捧着紫进的手,兴奋地说:“听到没有,爹爹要救你了。”

幽谷深处,有一湖水,有一个人凝神望着湖水。圣女前面走着,后面四个壮汉抬着轿子。到了湖水旁,圣女跪在地上行礼,说道:“女儿,孟龄拜见爹爹。”

孟龄参拜父亲,谷主回头说道:“龄儿,你快起来,我这些日子以来苦思冥想,才想出救治他的方法。你愿意吃苦陪他去湖底药池,我已经准备好了药水和救治方法,你若不愿意,我也不用拿药丸给他续命,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孟龄起身,扶着轿子里的紫进,毫不犹豫上前,回头说道:“爹爹,以后女儿不在您的身边,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将裙带解下,绑在紫进腰间,跳入湖水中。谷主嘴角出现一丝笑容,说道:“这傻孩子,其实紫进已经快好了,我只是想试试你。”

到了湖底,有一所水下宫殿呈现在面前,孟龄带着紫进游进水宫。里面的水渐渐少一些。在宫殿里,有一汪冒着热气的温泉,不停的翻滚着白花,沸腾向上,像是滚开一样。孟龄将紫进扶到池子中,嗅着冒出的药材味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池子不但可以治愈伤口,解毒除瘟,更能更加功力。我会每天来看你的。”

净月谷主将青风剑放到卧室的暗格,想到:“这是一把好剑,为了不落入心术不正的人手里,暂时就留在这里吧!”

武当仙山,仙气笼罩,亭台楼阁,仙境之所。一位白发道人盘膝在山巅,闭目养神。青霓拿着紫剑跪倒在面前说道:“师父,徒儿要下山去找师兄去,请师傅成全。”

道人仍然闭目养神,青霓起身离开,道人碎碎念叨着说:“缘起是缘,缘灭亦是缘,执念如重山,放下,方能自然。”

青霓两耳不闻窗外事,低头继续向山下走去。

青霓离开武当山,行至华山脚下,觉得有些疲乏。坐在一棵枯木旁喝水。有两个壮汉扛着大刀,大摇大摆地走到青霓面前,停下脚步,一名大胡子色眯眯的看着青霓说道:“哎吆!这是那儿来的小娘子,长的这样让人心里受不了。”

青霓瞪大眼睛,右手摸着紫云剑。

这时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跨着白马走到了两个壮汉身后。大喊一声“呔”。壮汉回头一看,来人手持长剑,目光之中露着杀气。壮汉跳下白马,说道:“山西二鬼,今日你们无路可逃,乖乖束手就擒。”

山西二鬼气焰嚣张,举刀向男子看砍去。只见男子拔剑一砍,山西二鬼倒在地上,面色苍白。青霓见到如此精妙绝伦的剑法自叹不如。躺在地上的两人没有伤口,就像突然之间暴毙一样。男子将剑入剑鞘。走到青霓面前说道:“姑娘,天色已晚,可否到望岳山庄。”

青霓站起来,冷眼一观男子,说道:“我还有事。”

青霓没有理睬男子,向北悠悠行走。男子一看青霓手中的宝剑,暗自思量:“原来她是一代女侠青霓,可惜一把绝世好剑。”

傍晚时分,夜色朦胧,鸟归巢。行至深山处,遥处灯火通明。青霓有些疲惫,打算在山里凑合着过夜,看到有人家,便加紧步伐向灯光较明的山庄赶去。走了半个时辰,大门屹立,雄伟壮观,蛟龙壁画,盘踞在顶,剑立两旁。门前石狮,栩栩如生。门檐吊灯,日夜不熄。青霓上前想要敲门,这时,大门“咯吱”的响了一声,一字排开,出来两列仆人,一位长胡须的人,穿着粗布蓝衫,拱手行礼,笑脸相迎,说道:“姑娘来到本庄,甚在幸也,请进。”

青霓心头一怔,这里的人似乎知道自己要进入山庄一样。青霓有些怪异,此刻已无法返回。便想到:“既来之则安之。不过要小心行事。”

大胡子引青霓到了客厅,仆人沏上香茗,大胡子微微笑着说:“小姐请暂切杯一杯茶,随后有餐点送上。”

青霓将茶水送到嘴边,自然而然的嗅味。大胡子说道:“小姐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仆人,我去请庄主。”

大胡子匆匆向一间大房子赶去,到了大房子门口,停下脚步说道:“庄主,青霓已经入网。我们该怎么办?”

屋子走出一位男子,说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个需要我教你吗?我只需要风云双剑,据说这两柄宝剑合并,天下无敌,乐山大战中紫进和青霓两个人不能心神合一才会将宝剑发挥到极致。”

大胡子连连点头,说道:“属下明白了。”

青霓不知庄里状况,不敢轻举妄动,便坐在厅堂安分守己的坐着。看到男子走进以后,站起来一看,思量道:“怎么回事?他怎么在这里,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男子拱手行礼,露出和悦之色,说道:“青霓女侠莅临本庄,真是荣幸之至。”

青霓没有说话,显得格外冷漠,仔细打量着山庄。思量道:“不对,江湖上从来没有这样一号人,看他武功路数,不属于任何门派,要谨慎才行。”

月如盘,树影成物,银光照进窗户,令人心往。青霓打开窗户望着皎皎月色,不禁的叹息。忽然,觉得头昏脑涨,便关上窗户,发现自己视觉模糊不清。青霓立即回到床边,盘膝而坐,运功调气。可是,身体麻木,全身如瘫痪一样。青霓气的一拍床木,想到:“没有想到这山庄的人如此阴险,居然在饭菜里下毒。此刻我全身无力,怕是要栽在这里。”

青霓憎恨着自己不够警觉,男子推门而入,看着软弱无力的青霓,缓缓地关上门,走到屋子中间的木桌旁,倒下一杯茶,说道:“在下知道你要去找紫进,可惜妹有情,郎未必有意。”

青霓捏住床边的宝剑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给我下毒。”

男子慢慢地品着茶,说道:“江湖上尔虞我诈,追名逐利,无所不用其极,姑娘跟我近日无仇,往日无怨。在下只是想邀请姑娘在庄上小住几日。免得姑娘知道净月谷的事情伤心欲绝。”

青霓上前,昏昏沉沉的将剑指向男子问道:“你这是要说什么,难道他们已经拜堂成亲了吧。”

男子将茶杯缓缓放下,将剑慢慢推开,说道:“姑娘果然冰雪聪明,没有错,那紫进被净月谷主所救,并和圣女共结连理,姑娘此去肯定会自讨无趣,受辱不说,净月谷主为了维护女儿一定不会让你活着离开净月谷。”

青霓一看男子,说话字字句句肯定,不像诳语。

青霓看着男子,有些疑惑眼前这个与自己没有什么交集。如此用心良苦,一定有什么不得知的伎俩。当误之急,就是想办法叫这陌生解掉身上的毒。青霓娇滴滴的说道:“大哥,我知道你为我好,求你替我解毒,我保证不会乱跑。”

男子站起来说道:“我可以给你解毒,但是你必须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青霓脸上出现一丝喜悦之气,男子从袖筒之中取出一小红瓶,倒出一粒黑色药丸。青霓立即一手伸出,夺到手里,立即送入空中俯下。觉得身体没有大碍之后,青霓拔出紫剑,屋子里变得寒气逼人。剑尖指着男子说:“你敢给我下毒,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男子不慌不忙,坐到桌子旁,悠然地倒上茶水说道:“别慌,我就知道替你解毒之后,你会以武相逼,所以你就动手吧!不过在动手之前,有一个故事必须要讲给你听。”

青霓瞪大眼睛,露着凶光,完全没有方才的似水柔情。大声说道:“没有人会听你啰嗦,我只想问你是谁,为何要下毒。”

男子微微一笑说:“我叫成飞雄,这个名字青霓女侠似乎并不陌生。”

青霓听到“成飞雄”三个字瞠目结舌的盯着男子。这里面有一段过往。在他们懵懂无知的年代,同在武当山学艺。青霓小的时候非常顽皮,打死了师父的仙鹤。师父恼羞成怒,要追究其责,成飞雄为了维护青霓,扛下所有的错误。不知道怎么回事,师父并没有查清楚,便将成飞雄在江湖武当除名。之后,成飞雄被滇西狂魔带到云南,无意之间,遇到了三十年未在江湖走动的三位隐世高手,在高手指点之下,成为江湖上暗藏的顶尖高手。

成飞雄讲出在武当山的经历,青霓一直对那件事耿耿于怀,难辞其咎。想起那件事就愧疚难当。便坐到桌子旁问道:“你真是成飞雄?”

成飞雄从怀中取出一串项链说:“这个东西你应该不陌生吧!”

那是一串珍珠项链,是青霓从小戴在身上的东西。那年大哥哥成飞雄顶下所有罪名,离别之际,青霓将项链赠予成飞雄。

两人持久未见,说明关系之后,也就没有尴尬和争执。这个夜晚不是太平静,院子中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两人立刻开门一看,有一个壮汉,手里持着一把刀,刀刃闪闪发着血色之光,院子里横七竖八倒着很多人。成飞雄赤手空拳上前,冷笑一声说:“阁下来到寒舍,我定会以诚相待,为何残杀我的家丁。”

来人低着头,穿着斗篷衣,脸上有花脸面具。青霓一看,叫道:“他是天刀圣教的,武功高强,又擅长施毒,你要小心。”

花面人发出雄厚沧桑的声音,问道:“十二月初九,你在川北打伤我,灭掉我天刀圣教,今日我是杀你泄恨。”

成飞雄一边后退,一边拍着双掌,从假山之内跳跃出十名壮汉,个个面无表情,身体非常壮实。花面人前进一步,被十个人团团围住。花面所持的武器是江湖人闻风丧胆的天魔刀,起威力远远超越紫剑。砍,刺,剁,劈,花面人样样动作用尽,可是那十个人似如金刚铁骨一样丝毫没有任何破损。花面人气急败坏,一跃而起,双手举起刀,发出令人窒息的力量,成飞雄两人立即用内功护住身体。可见,刀光如雷,天昏地暗,有翻江倒海的摧毁力,院子中扬起模糊眼睛的尘土。顿时间,十个人倒在地上。周围的房屋哗啦啦的倒成一片。青霓一看,飞跃而起,舞动紫剑出现万道剑气,花面人一纵一跳,在空中翻越了几个跟头。翻越到假山上,连续舞着刀,青宇在半空耍着剑,两方功力相差无几,一时间不分上下。成飞雄一看,跳上假山另外一面,双掌齐发两股掌风直接袭击花面人而去。这成飞雄深藏不露,曾被世外高人指点,功夫可算登峰造极,双掌打中花面人之后,花面人倒在假山下的池塘中。青霓见花面人已败,将紫剑入剑鞘,转身回到原地。这时,池塘中非常安静,成飞雄闭目,聆听着池塘里的动静。青霓一看,手心捏了一把汗,成飞雄站在池塘中央的假山上,无论花面人从那个方向袭击,成飞雄也难逃暗算。在成飞雄右侧,突然出现一漩涡,成飞雄显得非常镇定,花面人一冲而出,成飞向高空一跃,凌空翻了一个跟头,倒落而下。成飞雄双掌一运力,池塘溅起数丈水花,花面人见势不妙,向左侧一跳,凌空跨步离开池塘,向山庄外跃去。成飞雄再次翻越而起,连续几个空翻,落到青霓面前。青霓看着成飞雄武功绝非常人所及,心里暗自佩服。

成飞雄站稳以后,说道:“惹到天刀圣教,后患无穷。”

青霓说道:“看来我们要联络江湖豪杰,找到天刀圣教老巢,除掉他们。”

成飞雄“唉”的叹了一口气说:“江湖高手多半在乐山大战中陨落,武当真人又不愿涉及江湖恩怨,凭你我力量,实在是寡不敌众。”

成飞雄见到紫剑的威力,知晓在青霓手里没有发挥到极致。看着紫剑想到:“要想称雄武林,必须打败净月谷主,武当少林现任掌门,再则就是紫青云青风双剑。看样子风云双剑永远没有那样的威力,我得想办法让青霓恨紫进,那样风云双剑永远只是对立,那两老头,自己也是可以力敌,净月谷主,是江湖上最神秘的人,武功高强,对付他有些困难,只有青霓知道净月谷位置,我得想办法套出净月谷位置。”

想了想,说道:“有件事我一直也许你还不知道,其实,紫进和净月谷圣女早就做了苟且之事,还在你面前装作很正气似的。”

人性的妒忌,让青霓忍不住任何关于紫进的反面消息。听到这话,青霓眼睛发红,拔出宝剑,向前跃了几步,口里喊出“呀呀”的声音,劈到地上,地面再次掀起巨大的尘土。看到此情形,成飞雄沾沾自喜。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青霓对紫进的怨恨更加深刻。

大胡子匆匆走到成飞雄面前说:“庄主,我依照您的吩咐在山西重新建立山庄,天刀圣教的人不可能找到哪里。”

青霓发泄一下,便平静下来,回头望着成飞雄想到:“这飞雄功夫甚是了得,如果他能帮我对付净月谷,一定能报仇。”

成飞雄问道:“可不可以跟我去山西。”

青霓看着成飞雄,瞅了大胡子一眼说:“我有事跟你商量,能不能?”青霓看了大胡子一眼。

成飞雄招了招手,大胡子自觉离开。

青霓低头说道:“我要你帮我报抛弃之仇,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毫不犹豫答应你。”

成飞雄心里暗喜,说道:“我在很早时候就喜欢你,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会为你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也不皱眉头。”

青宇一听,斩金截铁的说:“好!净月谷主武功极高,我会将紫剑的修炼方法写给你,只要你能替我杀了净月谷圣女,废掉紫进的功夫,我现在就嫁给你,我要紫进生不如死。”

妒忌是女人最大的天敌。

下章更精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