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绝世九重楼

更新时间:2020-07-16 23:13:11

绝世九重楼 连载中

绝世九重楼

来源:落初 作者:须弥花 分类:武侠 主角:隆老僧 人气:

须弥花新书《绝世九重楼》由须弥花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隆老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些慢热,但细细读来却别有一番滋味)无人知道九重楼的来历,只听说它是一座耸入云端的尖顶宝塔,共有九层,每一层都藏有一个惊世之秘。是天下第一的武功秘籍,还是倾城乱世的绝世美姬,更或是绝世无双的神兵利器。九重楼外,青衫男子临空挥笔,字临人间百态。他背手望苍天,口中轻语:一念人间百善二念浩然正气三念指剑江湖四念惩恶扬善五念人间正道六念邪魔泣血七念万道沧桑八念缘起缘落九念万缘归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被布条紧密缠绕,可三塔老僧还是能一眼看出这柄剑的外形。布条缝隙处传来隐约的幽幽蓝光,欲要挣脱而出的嗡嗡剑鸣,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熟悉。

他颤抖着双手抚摸上剑身,仿佛在跟剑无声的交流。

“我要你,亲手解开它!”

老僧的手一顿,停在那里久久不动,似乎在挣扎。

“我修炼的邪派心法,练的毒功,就算今天不死,也活不久远。”

老僧叹气着摇头,看着血青衫的眼里满含复杂。

“我既已入佛门,这些事就都不该再与我有任何瓜葛。”

血青衫一笑,笑靥的样子在老僧面前说不出的凄惨,“如果这是她死前最后的心愿呢?”

老僧站起身,背对着血青衫不再说话。

血青衫轻生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狂笑。她支着剑身勉强站起来,走到老僧面前,举起剑,指着他说道:“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说完,她用最后的功力震断了剑身上的布条,一口毒血喷在剑上。

三塔老僧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血青衫开封了巨剑后,自断心脉在他面前垂死。

“你这又是何苦呢!”

血青衫倒在地上,看着巨剑上的光芒越来越盛,分成四道彩光冲向天际,勾起了嘴角。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让你好过!”

血青衫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三塔老僧看着开始光芒万丈的巨剑老泪纵横。

这剑终究还是出世了。

神剑开封,蓝光直冲天际,他一人之力已无任何作用。

珍江县占地区域不大,可环绕着它的林子足有县城的两倍大。林里住着许多猎户,家家户户几乎都挨得不远,所谓靠山吃山,他们也是靠着在林子里打猎为生。每户猎户都有属于自己家的狩猎区域,每家都很讲规矩,谁也不会越界抢了别家的猎物,邻里相处的也很和睦。

初秋林中猎取少,但家家户户都需要为即将到来的冬季储存肉类粮食,多的也好带到城中换些钱财和可用的器物。

“霄哥哥,等等我!”

一个四五岁大的男童亦步亦趋地在林间的矮木丛中笨拙地走着,他歪歪扭扭地紧赶着前方那个高大的身影。一个不留神,他被一根盘桓在地面的粗壮树根绊倒,摔了个大屁股墩儿。他左右一望,这根树根分明就是十米开外那棵巨型参天古树那里延伸过来的。他两手趴着树根表面,使劲站了起来,小嘴一瘪,气得直皱眉,“隔那么远也来绊我,一会霄哥哥又该骂我笨了!”

这时,林子侧边的密叶被扒开,一个中年大汗提着一把造型朴素但及大的弓走了过来,拎起男童的后领将他提溜了起来,换了个稍微平整的地面放好。

“让你不要跟来,看你这小猴崽子,又摔了吧!”

男童自顾自拍了拍摔脏了的屁股,丝毫不在意那一丝丝的微疼,“爹,霄哥哥说啦,只要天儿能追上他,他就会教天儿做陷进,逮野物。爹您不是说,哥哥的狩猎技巧比您都要好吗?天儿要跟哥哥学!”

中年男人名叫展义,是林中的老猎户了,大儿子展霄,像是天生的猎手,年纪轻轻就将他的本事学了个全,如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已经是这林子里数一数二的猎手了。而小儿子展云天就是眼前这个五岁大的小男孩,坐不住的猴儿崽子,整天嚷嚷着要成为这林子里最厉害的猎人。

他一听小儿子的话,眼睛一瞪,粗旷的大手一把扭着展云天肥嘟嘟的嫩脸,揪着不放。

“哎我说你这个臭小子,屁大点个头,懂个屁啊!老子今天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是姜还是老的辣!走,找你哥比划比划去!”

说着,提溜起小儿子腰间的衣物,将他扛在肩上,大步去追赶大儿子的身影。

霄云天被自己爹这么一把提起后四平八稳地坐在肩上,嘴角忍不住裂开。霄哥哥说过,做一个好的猎人一定要占据林子里最隐蔽视野最好的地方。他不安分地揪住展义的头发,灵活地站在他肩上,嗯,果然能看得很远。

展霄虽一身粗布麻衣,但五官深刻,只一眼就能从他眼里识见一种与众不同,完全不似一般林中猎户那样粗犷。他壮硕的手臂和小腿都用麻布条裹好,提着一根细长的矛,躲在枝叶茂密的林间,一双如鹰眼般锐利的眸盯着枯叶堆上那对锦鸡很久了。天儿前几天嚷着想吃蛋呢,只要那对锦鸡再往前走两步,就会掉进他做的陷阱里。想到弟弟那圆嘟嘟的笑脸,他就忍不住摇头。怕就怕还没等鸡生蛋,这鸡肉就会进了一家人的肚子里。

“咯咕咕”

两只锦鸡许是发现了食物,往前走了两步,其中一只一触到机关就掉进了他做好的陷阱里,而另一只翅膀一扇,借势就往侧面飞去。

眼见着原定计划的数量就要逃掉一半,展霄就地撩起一块石子,眼睛一眯,“刷”地将石子射出,准确地射在那只锦鸡的翅膀上。锦鸡一吃痛,身子一歪一倒,也掉进了陷阱里。

他嘴角带笑,收好矛将其绑在背上,正准备将陷阱里的一对锦鸡给捞出来时,发现一侧的林地有异动。

难道?

他刚才在林子深处探查的时候,看到许多被砍掉了的老树墩子,这林子是自家产地,外人是不会进来的。

他警惕地闪到树干背面在地上一撩起一把石子,轻轻靠近,手一甩,一把石子按顺序很听话地往那块有异动的区域射去。

“啊!”

“呀,好疼!”

一听声音,展霄瞬时放下了警惕,撩开枝叶,将两人拉出来。

展义一出来就拳脚相加地开始往展霄身上招呼,一边出招一边嘴里还不停歇地抱怨。

“哎你这个臭小子,胆儿肥了敢打你老子了!看我不揍得你娘都认不出你来。”

展云天刚还捂着脑袋一脸忧郁,眼看爹爹这么粗暴地跟霄哥哥打起来了,立马兴奋不已地大拍小手,“哇,爹爹好棒,呀啊,大哥加油!”

展霄一边无奈闪躲一边斜眼瞥展云天一眼,吓的展云天一震瑟缩,眼珠咕噜一转,只喊:“大哥加油,大哥好棒!”

这一句一句听的展义眼睛圆瞪,一个不留神,被展霄的一躲,没收住力道,一个趔趄往锦鸡所在的那个陷阱里冲去。

展霄无语地叹了口气,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腰带,将他拉回来,免去了自己爹掉进自己所做陷阱的惨状。

“不打了不打了,大的打不过,小的还不让我省心!这爹没法当了!”

展霄无奈一笑,过去伸手将他扶起来,硬着头皮挨了一记金石盖顶后,任命地将陷阱里的一对锦鸡捞了出来。

展云天看见一公一母两只锦鸡兴奋的不知所以,将其中一只抱了个满怀,嚷着要回去给它们做窝养它们摸锦鸡蛋。

原本可以回家了,但为正一家之主的地位,展义拖着展霄又在林子里扫荡了几窝野鸡蛋和几只野兔子,在展霄表示自愧不如的情况下,才得以返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