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大暠江湖录

更新时间:2020-11-16 01:11:53

大暠江湖录 已完结

大暠江湖录

来源:落初 作者:有丑 分类:武侠 主角:步奎雷费甫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有丑原创的武侠小说《大暠江湖录》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步奎雷费甫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大暠(hao第四声)朝鼎盛时期,江湖与庙堂之间的矛盾达到了顶点。新科状元季长醉,江湖第一高手的唯一弟子,他身处于江湖与庙堂的夹缝之间,进退两难。当江湖第一高手病危,状元郎季长醉忽然却不知所踪,引起了全天下的注意。且看季长醉如何步入朝堂,位列三公,一步步揭开不为人知的江湖秘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灯火辉煌的歌楼在墨一般的黑夜中,显得无比耀眼,可这歌楼跟歌楼上的段钰钰比起来,却根本不值一提。

段钰钰身穿一件淡红色的丝衣,一头长发垂在背后,发尾系着一根火红的丝带。她还没有开口唱歌,但举手投足之间已然散发出了无限的魅力。

吕惭英望着歌楼上的段钰钰,喃喃道:“这样美的女子,就算今晚听不到她开口唱歌,只是看她立在这歌楼上,我也知足了。”

他又面向季长醉道:“段钰钰的红颜歌,你先前可曾听过么?”

季长醉道:“不曾听过,不过红颜歌的词,我倒是读过。这首词实在是有些故事的。”

吕惭英道:“哦?说来听听。”

季长醉道:“红颜歌的词是前朝的满庭芳所作。他早年凭借自己一身的才气,当了前朝的翰林供奉。可惜那时前朝气数已尽,他还没有来得及上任,高祖就已经起兵了。战乱的时候,翰林院都是形同虚设,他一个小小的供奉,连提都没有人提。后来高祖平定天下,满庭芳接连参加了三次科举,却屡试不中。其实以他的才气,金榜题名,不过等闲事而已。只不过那时高祖暗中下令,凡为前朝旧吏者,一律不予录用。

满庭芳本来就是极其聪明的人,三次落榜之后,他也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于是他离开应天,转而流连于承天的瓦肆勾栏,一辈子都没有再起过入仕为官的念头。红颜歌就是他在承天写的。所以歌中的“红颜”,其实说的是他自己。”

吕惭英道:“如此说来,这红颜歌却是道出全体下失意之人的心声了。”

季长醉道:“确实如此,当时不少饱受落榜之苦折磨的读书人,看了他写的红颜歌,仿佛都超脱了一般,纷纷放下了笔,走出书斋,反倒有了一番作为。”

吕惭英道:“遇事碰壁太多太久,换一种活法,倒也是一种解脱。”

季长醉没有再说话,整座歌楼也没有人再说话。

原本嘈杂喧闹的歌楼在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因为段钰钰开口了,她一开口,整座歌楼仿佛就只有她一个人,别的人都已经变的比木头还要呆滞。

段钰钰唱道:

妾发初及笄,画眉花镜前。

朗使红娘来,欲使为君妇。

未入夫家门,闻讯君已亡。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东邻有豪强,破我烈女节。

三载日与夜,贱妾何聊生!

幸得天怜见,逃出虎狼里。

从此断凡思,削发守青炉。

…………

词很短,词意也很浅显,但这样的词经段钰钰唱出来后,却让人觉得这世间实在没有任何的词藻能比的上这样的词。

此时用言语是无法表现出她歌声美妙之万一的,因为言语在这种近乎极致的美面前,实在是太过苍白而无力了!

什么“出谷黄鹂”,什么“间关莺语”,什么“银瓶乍迸”,在这一曲红颜歌面前,全都黯然失色,相形见绌!

这样的美是在言外的无穷的意境里的,如果冒失说出来,就不美了。

一曲歌罢,余音仍然回荡在歌楼里的每一个角落。

歌楼里的每一个人,包括季长醉和吕惭英,都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好像一群未经世事的孩童。

良久,季长醉回过神来,道:“段钰钰说的一点也不错,听过红颜歌的人,哪怕段钰钰让他立刻去死,他也不会犹豫的。”

吕惭英道:“今日之后,我死也无憾了。”

时近午夜,歌楼里的人陆续离去,只剩季长醉和吕惭英还在喝酒。

他们只喝酒,没有说一句话,像是在比谁的酒量更好。

酒坛渐渐空了,季长醉和吕惭英也渐渐醉了。

段钰钰忽然从歌楼上走了下来,她换了一件纯白的衣裙,头发上沾着一些水珠,明显是刚刚沐浴过。

这是她的习惯,每次唱完歌,一定要舒舒服服地泡个澡,让自己疲惫的身心放松下来。唱这样的歌,实在是一件很费精力的事。

段钰钰看了眼正在地上滚动的空酒坛子,道:“两位真是海量啊!歌楼的酒都快要被你们喝完了。”

听到段钰钰的声音,季长醉和吕惭英立马就从醉酒的状态下清醒了过来。

段钰钰的声音,仿佛比任何醒酒汤药都更加有效。

季长醉道:“你过誉了,我们就算是喝死在这里,只怕也喝不完歌楼里藏酒的十分之一。”

段钰钰道:“你也知道喝酒会喝死人的么?”

季长醉道:“喝酒虽然会喝死人,但不喝酒,却比死了还难受。”

段钰钰又道:“你现在听完我唱的红颜歌了,你觉的你是例外吗?”

季长醉道:“不是,天下只怕没有人是例外。”

段钰钰道:“那我无论要你做什么,你都会照办不误?”

季长醉道:“照办不误。”

“那好,”段钰钰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丝狡黠,“我要你戒酒,从此以后,你这一辈子,只要还活着,就不能再沾一滴酒!”

季长醉苦笑道:“你还是让我死了好些,像我这等嗜酒如命的酒徒,没了酒,还不如死了好。”

段钰钰打了个哈欠,道:“原来季长醉也不过是等闲之辈罢了,刚刚答应人的事,转眼之间就不算数了。”

季长醉叹了口气,道:“唉,算我栽在你手上了,我既然答应了你,说什么也会做到的,就算我以后生不如死,也把这酒戒了。”

吕惭英在一旁不忍笑出声来,他想到季长醉从此将滴酒不沾,觉得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笑的了。

段钰钰看着他笑,故意肃然道:“姓吕的,你笑什么,我还没说要你做什么呢。”

吕惭英瞬间止住了笑,慌忙道:“无论姐姐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只求姐姐发发善心,莫要让我戒酒。”

季长醉大笑道:“想不到吕渡衣的儿子居然会叫别人姐姐,真是天下第一奇闻哪!”

吕惭英涨红了脸,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叫了别人“姐姐”,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大丈夫绝对没有反悔的道理。

段钰钰微笑道:“好弟弟,你放心,就冲你这句姐姐,我便不会让你戒酒的。我要你去做一件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

吕惭英道:“请姐姐吩咐,就算是让我去应天城杀皇帝,我也没有二话。”

段钰钰道:“不用你去杀皇帝,我要你去见五堂七派的人,让他们来找季长醉。”

吕惭英道:“这个容易的很,不过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季长醉突然长叹了一口气,道:“是为了让我不再逃避吗?”

段钰钰道:“是,因为你和我都清楚,你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避了。”

吕惭英道:“那好,我这就回去,立马把这件事办好。”

他说着,人已经走远了。

无边的夜幕中,只剩下季长醉和段钰钰两个人,他们在这片夜幕中,脆弱得好像不堪一击,却也坚强得好像永生不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