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鸳鸯神剑

更新时间:2020-11-18 13:20:22

鸳鸯神剑 已完结

鸳鸯神剑

来源:落初 作者:穆君瑶 分类:武侠 主角:柳絮玉佩 人气:

《鸳鸯神剑》为穆君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江湖杀戮无尽头,霞光战火即将烧;龙凤玉佩匿秘籍,腥风血雨满松林。刀光剑影,恩怨情仇,热血杀伐,阴邪诡谲,仗剑踏马走天涯,青梅煮酒论英侠。中原儿女,铮铮铁骨,英姿飒爽,勇战群魔,写下《鸳鸯神剑》一段传奇佳话……本书群:58702068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厢,碎玉与破虏所练剑法虽是雷同,两人的打斗却另有一番看头。

碎玉深知自己武功不及对方,便绕着他上窜下跳,想以轻功和他周旋。但显然,破虏并未让她如愿,犀剑一抖,向她刺来。

碎玉往后跃开,却见他左掌一翻,一招“猛虎出山”疾劈向她心口。

碎玉神情异样,忙弯身躲避。可就在这时,破虏拿剑的右手以惊人的速度化为一道凌厉的掌风,猛地向她脑门劈来。

碎玉脸色倏变,始料未及。原来,这师姐弟虽师承一人,彼此的际遇却是大不相同。

碎玉对于武学的秉Xing颇显迟钝,虽有干娘在旁指点,也于事无补,但对医术却有着过人的天赋,一般的医书,只要看上几遍,便可应用自如。

当年殷必鹤选上她当四大护法,也是见她有几分聪明才气。此女倒也没让他失望,勾魂与破虏几次加害于他,全倚仗她聪明识破,若不然,殷必鹤几年前就到阎罗殿去了!

而破虏的际遇就非同一般了,十三岁那年,巧遇巫龙帮三弟子巫介。巫介欣赏破虏的心狠手辣,心想:“此子将来定能为我所用,不防教他些工夫。他日,与他里应外合,助帮主灭了殷必鹤,那时,殷魂教就是我巫龙帮的了。”

于是,破虏当场拜了巫介为师。五年时间,巫介陆续将其所学【霹雳掌】传授于破虏,并要他发下重誓,不到生死一搏之际,绝不可使用此功。

霹雳掌,巫龙帮帮主巫兆予所创掌法,是外门功夫中最为凶猛的一种。共分为三十二路,当中包括刚、虚、厉、辣四法。以虚反实,以厉制胜,或掌拍,或肘顶肩撞,环环相扣,出手狠毒。

今日,破虏就是以霹雳掌中的虚、厉二式,打得碎玉毫无还手之力。破虏仅是巫介教了几招,就如此不错,想那帮主巫兆予本人就更加厉害了。

望着掌下脸色惨白的碎玉,破虏一怔,脑海中顿时闪过儿时的誓言:“我冰雁……我勾魂……我碎玉……我破虏……在此对天发誓,从今以后,我等四人同生共死为殷魂教效力,不可为了自我的安全牺牲手足,不可为了自我的利益残害手足,不可为了自我的安逸追杀手足……”

在这生死刹那间,破虏能想起儿时的誓言,可见他本Xing不坏。只是人长大了一切都在变,被利益熏陶,被权势催促,被荣耀渲染,一切誓言早成昨日烟云,

有人为了利益互相残杀;有人为了权势费尽心机;有人为了荣耀处心积虑;有人为了金钱四处奔波;有人为了目的剑走偏锋;有人为了生活受尽折磨,这就是现实人生不可更改的无奈。

碎玉趁对方发呆之际逃离魔掌,破虏顿时醒悟:“我不能因为儿时的誓言,而误了大事。今日若放了她们,回去一定会被师父重重责罚的。”于是,运足了八成内力,狠狠地朝碎玉劈去。

劲风凛凛,煞气袭人,破虏狰狞的脸孔就在眼前,碎玉知道今日难逃一死,顿时放声清笑,绝望地闭上眼,心中说道:“姐姐,碎玉先走了!有姐姐如你,这一生总算没白活,若有来生碎玉还要做你的妹妹。姐姐,再见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支玉钗直射而来,撞击在破虏的手掌心。破虏立刻将右掌缩回,顿觉掌心作痛,手腕发麻,抬首张望,正是冰雁来也!

他回头望去,见自己人倒地一片,仅剩勾魂与徐昊天在狠拼。他狂吼一声,抖擞精神,一招“猛虎摧命”往冰雁胸口劈去。随着掌风散发出一团浓浓的黑气,来势凶猛,劲道十足,一旁的碎玉被黑气震到了二丈开外。

冰雁双手一晃,手中玉钗化为一道强烈的碧光直射而出,将浓浓的黑气团团缠绕其中。突然,黑气冲破碧光,朝冰雁直射而来。

冰雁大惊,要躲避已是来不及!就在这时,碎玉用力一蹭,身子挡在她身前,“啊……”一声惨叫,鲜血喷出三丈远,人砰声栽倒。

冰雁叫道:“碎玉……”

突然,碧光射进破虏的体内,“啊!”的惨叫,又“噗”一声,鲜血溅到冰雁全身。

冰雁抱住碎玉,叫道:“碎玉,碎玉……快醒醒……”

正与敌方狠斗的徐昊天闻声张望,勾魂趁其不备一挺剑,极其凌厉的剑法直刺他后背心。

谁料徐昊天张望是虚,暗暗凝聚掌力倒是真,迎着对方的剑头一掌拍去。

勾魂措手不及,对方手掌正中他脑门,“啊……”一声惨叫,头顶鲜血涌出,栽倒在地,永远死去。

徐昊天飞扑而去,盘坐在地为碎玉输送内力,但见她脸色苍白,毫无起色。

冰雁垂泪道:“碎玉,快醒醒……”

碎玉迷离地睁开眼,虚弱道:“姐姐,不哭……哭了……就……不美了……”

冰雁猛地去摇她,泪眼婆娑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要你救我……我不要你救我……”

被她这么用力一摇,碎玉气息急促,呼吸困难。

徐昊天拉过冰雁的手,阻止她再摇,哽咽道:“碎玉姑娘,你姐姐会痛苦一辈子的……”

碎玉吃力地伸出手,将徐昊天与冰雁的手抓在一起,说道:“姐夫,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嗯!”徐昊天泪流更急,谁言男儿有流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碎玉道:“姐夫,姐姐自幼……没人爱,没人疼,我再也不能陪在她身边,你要代我好好……照顾姐姐……好吗?”

徐昊天道:“嗯,我会的!”

冰雁泣不成声,“碎玉……”

碎玉喃道:“只恨老天……让我们相聚太短,若有来生,我……我……还要做你的妹妹……”头一歪,倒在冰雁的怀中。

“碎玉姑娘……”

“妹妹……”风呼呼地刮着,小鸟悲伤地叫着,树叶也纷纷落地,仿佛一切都在为碎玉哀悼!

远远地,匆匆走来一个人,只见她身形飘逸,步伐轻快。徐昊天和冰雁过于伤心,丝毫未察觉有人近了身,直到她拿出一粒紫色药丸正要塞进碎玉的嘴里。

徐昊天大惊,扬声道:“阁下是谁?喂她吃什么?”

这是个年龄过百的鹤发仙童,见她慈眉善目,毫无恶意,徐昊天恭敬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