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更新时间:2020-09-12 20:58:39

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已完结

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来源:落初 作者:吴子然 分类:仙侠 主角:慧觉金刚 人气:

完结小说《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是吴子然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慧觉金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平常的少年,一段平常的灾祸,一个不算离奇的身世,一个漫漫的复仇路。却牵引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一个可以变成魔或者成为神的人!他是什么人?三绝幻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东方一剑

剑风与剑速在场上来回巡视,并且不断教训人。小淘心中对这二人生出一股强烈的厌恶感,看都不愿再看他们一眼。

剑风慢慢踱到小淘面前,只觉他甚为陌生,又见他俊逸不凡,更想找事。便问道:“你是谁?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朱峰走过来道:“他是刚来的,要在这里混口饭吃。”剑风冷笑道:“刚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朱峰道:“他是昨天才来的,还没来得及跟您说。”剑风冷冷得看着小淘,道:“能够到剑雨门混饭吃,身上功夫一定不错,我来试试你的武功。”说话间,挥拳就打。小淘忙向左一闪,避开这一拳。剑风稍微一怔道:“闪的还挺快,再接我这招试试。”说着,竟拔出腰际长剑攻上去,朱峰连忙抽刀挡过去,道:“风公子,他是第一天习武,您怎么可以动剑!”剑风武功着实不弱,刷刷两剑便将朱峰击开,又攻向小陶。

小陶只觉一股凛冽剑气袭来,不敢大意,挥枪疾刺。剑风反手一剑磕开长枪,继续攻上去。小陶见长枪被磕开,迅速改刺为砍,用的正是地趟刀法第二式,横扫无边。剑风没料到小陶的武功竟这么奇怪,居然把枪当刀砍。但这也难不到他,挥手一剑,荡开长枪。小陶早就料到他会这么打,因此长枪被荡开之际,迅速调转枪头,疾刺剑风脉门。

剑风没料到他变招如此之快,一时想不出如何破解,急忙向后掠退数丈,避开长枪。黑大头在一旁拍手道:“好一记无回枪,真利索。”剑风狠瞪了黑大头一眼,只觉脸上无光,自己竟被一个刚学武功的小子,几招逼退,这以后恐将成为别人的笑柄,不由越想越气,手持长剑再次攻上,这次剑风已用上了剑雨门的镇门剑法,波风剑法。

小淘只感一股强烈劲风袭来,忙用枪阻挡,谁知道这根铁枪竟如树枝般,被剑风从中间轻易劈断。小陶大惊之下,连忙一个懒驴打滚逃了出去。

王麻子见状,忙将手中的点Xue扇扔到小淘面前,向他使了个眼色,小淘立即会意。抓落初文学Xue扇便向剑风身上的各大要Xue点去,剑风忙挥剑劈开点Xue扇,再次攻向小淘。

王麻子急喊道:“阳谷、山陵。”小淘闻声,立即挥扇打向剑风的阳谷、山陵***剑风见他反攻,忙回剑护住***王麻子又喊道:“明夷Xue。”小淘立即打向他的明夷Xue,剑风忙又护向明夷Xue。王麻子接着喊道:“维乔Xue。”剑风忙又护向维乔Xue。但这次小淘并未听王麻子的话,而是改打麻Xue,当剑风察觉他是要点麻Xue时,回剑自防已是不及,幸好他对敌经验丰富,在紧急关头,将身子一扭,小淘那一扇顿告落空。

被小淘这么个初学武功者给逼得左闪右躲,不禁使剑风恼羞成怒,猛然挥拳,正打在小淘的脸上,将小淘击飞出去。剑风正要再攻过去却被从旁跳出来的朱峰拦住,道:“风公子,小淘的功夫也试过了,我看就到此为止,算了吧!”此时,剑风正在气头上,怎肯就这么算了,上前飞起一脚,踢向朱峰。朱峰一个扭腰闪了过去,剑风见朱峰闪开,又攻向小淘。

忽然,小淘从地上翻身而起,直冲向剑风。此时,小淘的手中已赫然多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原来,朱峰趁剑风被他拦住的时候,悄悄将手中的长刀丢给了小淘。而王麻子及黑大头他们更是想趁这个机会,看看小淘到底武学天分高到什么程度,真到了危急关头,他们才会出手相帮。

剑风见小淘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长刀,大惊之下,连忙后退。幸好他功夫不弱,退的够快,否则,小淘这出其不意的一刀,非把他的脚丫子剁下来不可。

小淘见他退开,举刀再砍,剑风挥剑磕开长刀,抬脚想将小陶踢开。朱峰连忙喊道:“卷土重来。”小淘闻声,立马收回长刀,在身前狂舞了一圈,吓的剑风连忙煞住踢出去的脚,但却因为刹的太急,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朱峰又喊道:“刀卷狂沙。”小淘立即举刀对着剑风的双腿狂砍,剑风见状,连忙向后滚去,小淘见他向后滚,挥刀又砍上去,剑风见他又砍过来,忙又向后滚去,四周弟子见此情景,纷纷大笑起来。

小淘挥刀狂砍,逼的剑风在地上不断乱滚,忽觉背后一股劲风袭来。原来剑速见剑风被逼得在地上不断乱滚,急忙冲上去,猛踢小淘后背。

小淘虽感到背后袭来劲风,但是想回刀抵挡已是不及,被剑速一脚踢倒在地。剑风见小淘倒地,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跳到小淘身上挥拳就打,剑速也跑过来,对着小淘连踢带打。

朱峰三人连忙跑过去,要拉开剑风和剑速。然而,剑速发现他们跑来,立即挥剑迎上去,斥道:“刚才你们暗地里帮他,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来得正好。”四人随即打在一起。

而四下众人见小淘被打,亦是气愤不过,纷纷叫嚷。剑风没想到一个刚到这里的人,竟能有这么多的人为他说话,一想之下,更感颜面无光,出手更加凶狠,存心要把小淘打死。

忽然,一个雄浑沉猛地声音传来“住手。”剑风及剑速闻声,俱是一惊,纷纷住手。两条人影自后院掠进场中,来人是一个剑眉虎目、不怒自威,五十岁左右的老人,身旁还跟着一个洁眉皓齿、脸容清秀的妙龄少女。这二人正是剑雨门门主东方一剑及其女东方燕。

东方一剑一脚将剑风从小淘身上踢开,又一手将小淘从地上拉起来,道:“孩子,没事吧!”小淘擦了擦脸上的泥土和嘴角的血丝,道:“没事,谢谢。”东方一剑转向剑风和剑速,怒斥道:“你们俩人合伙欺负一个新来的弟子,是不是打算将剑雨门的脸丢尽?”

剑风、剑速慌忙跪下道:“师傅,弟子知错了。”朱峰等众弟子也拱手道:“参见掌门人。”小淘闻声,怔道:“你是掌门人?”东方一剑微微点头道:“在下正是东方一剑。”小淘忙跪下道:“我叫王小淘,是昨天新加入剑雨门的,在此拜见掌门人。”东方一剑笑着将小淘扶起来道:“不必多礼,倒是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徒弟,竟然联手欺负你,真是令我愧疚,在此向你赔罪。”

小淘忙摆手道:“掌门人不必放在心上,我一见您,就知道您是一个好人,不像有些人,只会仗着人多、功夫好,欺负人。”剑风闻言,忍不住叫道:“师父,这不是徒儿的错,是他先对徒儿动手的。”剑速也在一旁起哄道:“没错,我亲眼看见他先对风哥动手的。”东方一剑冷道:“真是这样吗?”一旁的朱峰叫道:“风公子、速公子,请你们不要昧着良心说话。”王麻子也叫道:“就是嘛!明明是你们想找小淘的麻烦,怎么能够赖小淘。”黑大头点了点他那颗大头,道:“是啊!一个人打不过,还两个人一齐上。”

经他们三人这么一说,四周剑雨门的弟子也纷纷嚷了起来“不要血口喷人。”“不要做事不敢承认。”“不要污蔑好人。”……

剑风、剑速听众人都喊了起来,并且矛头都指向他们二人,无法再狡辩,只能狠瞪了朱峰三人一眼,悻悻的低下头去。东方一剑倒没想到眼前这个满身泥垢,才到剑雨门一天的小伙子,竟会有这么多人愿意帮他说话。其实,众人之所以会帮小淘说话,除了小淘出手大方,对他有一股好感外,还因为平时风速二剑太仗势欺人,动不动就教训人,令他们分外的厌恶。

东方一剑忽又想起黑大头说的“一个人打不过,还两个人一齐上。”便对小淘问道:“你叫小淘对吗?”小淘点点头道:“是的。”“那你的师傅是谁?”东方一剑直觉得感到小淘定是一个武功不弱之人。

然而,小淘却摇摇头道:“我没有师傅。”东方一剑一怔道:“你没有师傅,那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小淘指着朱峰三人道:“我的武功是跟朱大哥他们学的。”东方一剑看了朱峰三人一眼,心想他们的武功原来不弱啊!便笑道:“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啦!”小淘摇摇头道:“我是昨天才认识三位大哥的。”东方一剑奇道:“你不是说你的武功是跟他们学的吗?”“是啊!我的武功就是他们今天刚教给我的。”此语一出,除了朱峰三人外,其余人皆惊讶的望向小淘。

东方一剑转向朱峰道:“他说得是不是真的?”朱峰拱手答道:“禀掌门人,小淘说的全是事实,我们的功夫,小淘只看几遍就学会了,并且还能屡出奇招,打得我们手忙脚乱,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东方一剑看了小淘一眼,问道:“你真的看了几遍就能学会他们的武功?”小淘淡然道:“这主要是三位大哥教的好,再加上我从小就玩色子,把眼睛练的好使了点。”

突然,东方一剑一声不吭的挥拳击向小淘,小淘在东方一剑要出手时,便看准他要出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出于人体自然反应,急往右边闪去,东方一剑这一拳顿告落空。

小淘惊问道:“掌门人,你……”东方一剑笑道:“能连我出拳往哪打都看得出来,你的眼睛可不是一般的好使。”原来,东方一剑之所以出拳,目的只是想试探一下小淘的眼力,并非真的要伤人。

东方一剑还想再试探一下小淘,但见他浑身是伤,并且全身是泥,便道:“小淘,你先下去擦点药,明天早晨到这里来,我再来试试你。”小淘确实浑身都痛,闻言道:“好,那我先走了。”东方一剑点了点头,小淘便一瘸一拐的离去,走到风速二剑身边时,压低声音道:“这个仇我早晚会报,你们给我记住。”剑风、剑速气得直想冲上去揍他一顿,但碍于东方一剑在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淘扬长而去。

东方一剑对众人道:“你们也下去吧!”众人道声“是。”尽皆散去。东方一剑对东方燕笑道:“燕儿,你自己出去玩吧!”东方燕“嗯”了一声,便一蹦一跳的走了。东方一剑见没人了,便冲着剑风、剑速道:“你们跟我来。”说完,转身走向后院。剑风剑速互望一眼,诚惶诚恐的跟在东方一剑身后,往后院行去。

小淘回到屋里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擦了点金疮药,便往外跑去。这时,正巧朱峰刚回来,见小淘往外跑,忙喊道:“小淘,你去哪儿?”小淘道声:“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便飞奔出剑雨门。

东方一剑将风速二剑带到自己的房间里,问道:“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和那个孩子打架?”剑风忙道:“徒弟知错了,下次不敢了。”东方一剑沉吟一会儿,道:“你们怎么连这么个初学武功的孩子都打不过,还要联手上,真是将我的脸都丢尽了。”

剑风忙道:“不是弟子打不过他,只是弟子开始太小看他了,没想到他总是出些怪招,以至于慌了手脚,才……”东方一剑冷道:“你说他总是出些怪招,他出的都是什么样的怪招?”

剑速在一旁插话道:“他不按照套路出招,本应刺的,他却砍。本应砍的,他却刺。本应点向明夷Xue的,他却点向麻Xue,本应……”“够了。”东方一剑打断他的话,道:“我不是问你这些,我是想知道他会不会别派的武功?”剑风摇了摇头道:“我想不会,他虽然用的全是怪招,但都是从朱峰的地趟刀法、王麻子的点Xue法及黑大头的铁枪法中转变过去的,而且他没有一丝内力。”

东方一剑暗想:看来他并非别派派来的Jian细,难道他真的是上天赠予我的武学奇才?但是他根本不像个会为钱发愁的人啊!为什么要来这里混饭吃呢?

小淘出了剑雨门后,先去赌坊赢了二百多两银子,又找了个人问明了在哪儿有药铺,便往药铺行去。

小淘走进一家名叫“妙手回Chun”的药铺,叫道:“老板,我要买药。”

这不废话吗!进药店不卖药,那要干嘛!

此时,药铺老板正给一位妙龄少女抓药,闻声后,便对他笑道:“烦您稍等一下,我先给这位小姐抓完药,再帮您抓。”小淘点头道:“好。”说完,习惯Xing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觉得特别眼熟,再仔细一看,才想起她正是东方一剑的女儿,东方燕。

当下笑着走过去,道:“东方小姐,你抓药干什么?”东方燕闻言,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神采奕奕。帅气十足的少年正同她打招呼,不由嫩脸一红道:“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小淘愣道:“你不认识我?我是小淘啊!是昨天才加入剑雨门的,刚刚我们还见过面。”东方燕诧异道:“你就是小淘?”“对啊!”

其实,东方燕之所以会认不出小淘,那是因为她刚见到小淘的时候,小淘满身泥土,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帅哥。

东方燕看着小淘,笑道:“我早上的时候没有看清楚你的样子,所以没认出来。原来你长得还挺好看的。”小淘淡笑道:“谢谢。”顿了顿又道:“不知是谁病了?要你给他抓药。”

东方燕笑道:“这要是给你抓的。”小淘不由奇怪道:“给我抓的什么药啊?”“你不是被风哥打伤了吗?”小淘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点伤算什么?根本不用吃药,擦点金疮药就行了。”东方燕道:“还是吃点药比较保险。”小淘也不与她争,笑道:“好,这些药我自己拿回去就行了,多谢小姐关心。”

东方燕甜笑着从钱袋里掏出五两银子,递给老板,道:“这是药钱,剩下的就给他吧!”感情她还真以为小淘去剑雨门是为了混饭吃,小淘也不点破,笑道:“多谢小姐。”东方燕笑了笑,便走出药铺。忽又转过身子,道:“你一定要把药吃光啊!”小淘点点头道:“知道了。”东方燕这才满意离去。

药铺老板将药及二两多碎银子递给小淘,道:“这些药和银子,请公子您收好。”小淘将药拿过来,却不拿银子,问道:“老板,你这里有没有泻药?”药铺老板点头道:“有,不知您要泻药干什么?”

小淘眼珠子一转,道:“我家有两只老狗,光吃不拉已经有十多天了,我得买点泻药给他们顺顺气。”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五两银子,扔到柜台上,道:“给我抓上一斤,不要味重的,否则,我家那两条老狗不吃。”药铺老板笑嘻嘻的收起银子,道:“您放心,我这里的泻药绝对无色无味,只需要半斤就可以泄死一头牛。”小淘灿笑道:“我家那两条狗可不是一般的狗,那肚子里的坏东西可比牛多多了,这一斤泻药还不一定能让他们泄干净呢!”药铺老板闻言,实是哭笑不得,转身去拿药。

不一会儿,药铺老板便包好一斤泻药走过来,递给小淘,道:“这是您的泻药。”小淘接过泻药,邪笑一声:“这次好好让你们减减肥。”说着,就想离去。药铺老板忽然说道:“小公子,人说是药三分毒,我看您身体挺健康的,刚才那位姑娘给您买的那包药,能不吃就不吃吧!”小淘笑道:“我本来就没打算吃,再见了。”说着,飞奔出药铺。

小淘一口气奔回剑雨门,回到朱峰的房间,朱峰并不在屋内,小淘心想,大概是去赌钱了吧!随手把东方燕给他买的那包药仍在桌子上,把那斤泻药拿出来,分成五小包。

小淘从中拿了两小包,然后将其余的都藏在床底。小淘又在屋外找了两个大盆及两根细绳,跑到厕所旁。小淘把两根绳子的一端绑在盆子上,另一端则拉到茅厕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小淘在两个盆子里先撒后拉,排泄了一番后。将这两个盆子拉到了茅厕的顶部,幸好这茅厕够高,若不抬头看,是绝不会发现这两个盆子的。小淘将绳子在树上固定好后,先仔细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了之后,便跑向厨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