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龙妃很忙,邪魅蛇王别捣乱

更新时间:2020-11-20 11:02:13

龙妃很忙,邪魅蛇王别捣乱 连载中

龙妃很忙,邪魅蛇王别捣乱

来源:落初 作者:尹浅芯 分类:仙侠 主角:玉壶银炽 人气:

经典小说《龙妃很忙,邪魅蛇王别捣乱》由尹浅芯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壶银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浅芯新文,萌宠路线,点击上方↑求收藏  [一个血咒,异世的腥风血雨。一场报恩,冬雷夏雪的恩怨情仇。]  ①龙妃很忙。忙什么呢?找人寻事牵红线,打架斗殴护相公。  蛇王很强。有多强呢?原以为蛇王银炽就只是个喜欢帮倒忙的傲娇腹黑闷骚受,却没想到居然是绝壁抖S冷血攻。老天,这不公平。  某女眼睛里闪烁着光辉:“银炽,你跟狐君瑞幸福快乐地在一起吧。”  某男左眉一挑:“吃完了不打算负责?”  某女很为难:“可是人家有相公的,他是龙你是蛇,人家很势利眼的。”  “跟你拜堂的人是我。”  “但那时你变成了龙凡的模样啊。”  “跟你洞房的也是我。”  “呀,你讨厌。”  ②  “我是来报恩的。”从天而降的他不情愿地宣布。  “报恩么?”她的嘴角却浮起嘲讽的笑,声音很轻却很清晰,“那,可不可以帮我实现一个愿望?那就是——”嘲讽的眼里透出毫不掩饰的恨意,声音也变得咬牙切齿——“让时间倒流,而我,从来没有救过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一休息了一天。周二,该去上课了。

“小白,你在家里乖乖看家。哪儿都不要去。”

“嗯,小白是勇敢的。”

“乖。”

---

黎光中学。高三九班。

“凛蝶,你回来了?!结果怎么样?”

凛蝶轻轻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淡淡笑了笑:“一个礼拜后才知道结果。”

“哇,你数学那么厉害,一定可以拿一等奖的,奥赛一等奖可以直接保送进北大耶!好嫉妒,你这么漂亮有这么有才又……”

“这两个礼拜学校有发生什么事么?”凛蝶笑着打断了女生的话。

女生听到这话,眼里泛着闪亮闪亮的光芒:“凛蝶,你知道么,小说中的故事在现实上演了!”

“嗯?”

“要有心理准备哟。”英英故作神秘地笑了下,然后用极其兴奋的声音花痴着,“原来左道墨是日本八大财团之一的继承人!下个礼拜就要转学去日本了!”

凛蝶怔了一下,随即不在意地笑着:“还真的是很像小说里的情节。”

“凛蝶,你绝不觉得自己像小说里的女主?原来青梅竹马的邻居,居然是财团的继承人!当左道墨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深深爱着你。他想带你一起离开,你却因为各种原因拒绝了。左道墨也决定留下。但家族的压力,左道墨为了保护你,只好离开。左道墨的离开让你伤心不已。此时,悲情男二号出现,对你……”

“其实,我应该比较像恶毒的女二。”凛蝶依旧是淡淡温和的笑,依旧是轻柔的声音。

“为什么呀?”英英一脸茫然。

“好了,早读了。”

“哦。”还在纠结ing的英英呆呆地应了一句,然后抱起语文书背那些经文一般的古文。

左道墨。凛蝶的眼睛一凌。却只是两秒钟而已,又恢复正常。

一个身材英挺高大的男孩子背着书包走进教室,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这几天,这样的目光他都已经习惯了。习惯到能自动选择无视。当他走过凛蝶座位时,淡淡的留下一句话:“放学后半小时,小树林。”

凛蝶头也没抬,声音很轻,语气冰凉:“没空。”

男生顿了一下,深邃的眼里有些暗淡,终究什么也没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

“嘿凛蝶,刚才左道墨说什么了?”英英貌似听到了左道墨说什么,但是没听清啊。好纠结,好想知道。

“有么?我没听到。”凛蝶迷惑地看着英英。

英英眨眨眼,“难道我幻听了?”

凛蝶无比真诚地说:“听说英语听力很好的人都容易幻听。”

英英再眨眼:“是吗?”

“嗯。”很确定的语气。

“哦,原来是这样。”英英的表情很呆,还没反应过来。

凛蝶温柔地笑着说:“别想了,好好读书。多读些古文,或许就不容易幻听了。”

“哦。”英英真的开始很认真地读起了古文。

凛蝶微笑的嘴角,挂上了淡淡的嘲讽,左道墨。

---

橘红色的天际,校道两旁的树枝被微风吹着轻轻摇摆。三两成群的学生有说有笑。

“凛蝶。”

凛蝶淡淡地瞥了眼从小树林里走出来的左道墨,不紧不慢地继续走她的路。

“今天是百年一遇的至阴之日。”左道墨的声音里没有太多*情绪,脸上很平淡,淡到没有任何表情。

凛蝶斜睨了左道墨一眼,懒懒的笑里带着很明显的疏远:“然后?”

“我会保护你。”

“呵、呵。”凛蝶继续走她的路懒得多看左道墨一眼,“至阴之日连走路都不稳的人只会拖后腿。”凛蝶说着却突然停了下来,语调变得冷漠:“你可是堂堂财阀大少爷。”

左道墨的拳握了握,最后却只是看着凛蝶冷漠的背影,松开拳,目送她离开。

下玄月,百年一遇的至阴之日。妖力可发挥到极致,神力却会被消弱。而对于凛蝶来说,却没有任何差别——她的灵力既不属于神力更不属于妖力。

对于左道墨的话,凛蝶没有太放在身上,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在睡觉之前在门窗各贴了辟邪的符纸。

“娘亲,为什么要在门上贴奇怪的画?”银炽好奇地盯着符纸左瞧瞧右瞅瞅,最后还嫌弃道,“好丑。”

“娘要睡觉了。”凛蝶自动忽略银炽的话,盖上凉被,“好孩子要早睡早起。”

银炽一听,簌簌地也钻进了被子里,盘好身子后还笑得像得了糖的孩子,“小白是好孩子。”

“嗯,小白真乖。”凛蝶按下床头的开关,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明天早起,闭上眼乖乖睡觉。”

“嗯。”带着笑的甜甜声音。

子夜回时。

好冷……半睡半醒的凛蝶本能地拉紧了被子,半睁开眼,看到脸色苍白得如同冰雪一般的银炽咬着唇瑟瑟发抖。

“娘亲……对……对不起……小白……吵醒……”

“别说话!你只要闭上眼想着让身体温暖起来就行!”现在完全不去想银炽为什么会变Cheng人形,重点是,他太苍白的脸色!

“小白试过了……但是……”银炽颤抖着,如果可以选择,他绝对不会让娘亲冷醒的。

凛蝶已经瞌睡全消失,动作利落地用凉被将银炽包住,跳下床从衣柜低下拖出冬天的厚棉被,平放在床上,然后把银炽移到棉被上,把他卷得厚厚实实。卷得不是很紧,刚刚好可以成一圈。

准备好了之后,凛蝶也钻进被子里,抱住了冰块一般的银炽。

“娘亲……不要……离、小白这……这么近,小白很……冰,娘亲……会感冒。”银炽抖得厉害,连话都说不连贯。

凛蝶紧紧抱住了银炽,但是银炽却一直想推开她。

“好孩子在这种时候不会讲话。”

“那小白……不当好孩子……小白不想……娘亲生病。”

真是傻瓜。凛蝶微微拧着眉看了银炽两眼,懒得跟他废话。

凝神,用精神力把屋内的水元素全部调到外围,被水元素挤到他们身边的火元素慢慢增加,银炽的脸也慢慢地变成普通的苍白。

银炽冰冷的身体慢慢变成冰凉,对蛇来说,总算是正常范围了。

千年蛇妖、半神……居然弱成这样。看着银炽纯真的睡颜,凛蝶扁了扁嘴,支起结界,把火元素包*围在里面。如果是被阴气侵袭,那撑过今晚应该就会没事。

本打算不睡觉的凛蝶,却因为精神力的损耗而越来越疲惫,最后实在撑不住地晕睡过去。

温柔晨光,穿过小小的阳台,透过斑驳的窗,洒下一片温暖。

长长的灰色睫毛轻轻颤动,半睁的眸子带着些邪气和不羁。被压得有些酸痛的身体……低眼看到了依旧紧紧抱着他的小女人,小小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口,紧闭的眼,微皱的眉,明明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却依然保持着一丝清醒,不断地用精神力维持着结界的强度。

银炽嘴角微扬,天亮之后,至阴之气便会消失,不需要一直保持结界的强度。但她半睡者的时候好像都忘了时间却不忘补充灵力。

知道她的灵力很特别,却没想到会强大到这种程度。从冰剑钻进他身体里的灵力居然一下子便随着血液窜到他的脑袋,更能和他的灵力对抗得不相上下,若不是借着至阴之气,他要恢复正常恐怕还得许多时间。只是有那个封印,她便无法完全使用自己的灵力。

秀气的眉微微皱了皱。

银墨勾了勾嘴角,闭上眼,假寐。

刚从梦中醒来的凛蝶皱着眉,貌似睡太久了,头有些疼。意识慢慢复苏,才发现,她的头,枕着的不是枕头,而是一个坚实而富有弹Xing的胸膛。抬头,是那张邪美的面庞!凛蝶倏地想坐起来,但却像是被禁锢般无法动弹。

凛蝶意识到现在的地理位置关系后,皱眉。

“小白。”凛蝶最原本搭在他腰上的双手现在正努力撑着他的胸膛,努力将他推开,顺便将他叫醒。

“小白。”

“小白。”

……

在凛蝶失去耐心前,银炽睁开了惺忪的眼:“娘亲……”

凛蝶看银炽的脸色有些苍白,伸手覆上他的额头:“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银炽摇摇头,学着凛蝶的样子将手覆上她的额头:“娘亲有没有不舒服。”

“娘没事。”凛蝶掀开被子的一小角,下床,“小白你先躺着,娘去做早餐。”

银炽用力抱住了凛蝶:“不要,人家要娘亲洗澡澡。”

完全男人的声音,完全发育正常的男人的身体……“如果你是二十厘米的小白,娘亲就帮你洗。”

还是推不开他的怀抱,凛蝶只好开口:“小白乖,放手。”

“人家不要,人家要娘亲洗澡澡。”嘟起嘴巴。

“先放手。”

“娘亲先答应人家嘛。”不仅嘟起嘴巴,还抱着凛蝶摇啊摇啊摇。

凛蝶摸摸一地的鸡皮疙瘩,很严肃地说:“娘亲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

银炽一听,撅着粉嫩嫩的薄唇,可怜兮兮地放开了凛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