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逍遥御风

更新时间:2020-06-30 04:55:19

逍遥御风 已完结

逍遥御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斑蝥 分类:玄幻 主角:石碣林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斑蝥的原创小说《逍遥御风》,主角石碣林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两个考古工作者在开发古代天师府第时,无意中解密了大天师的一条法术后卷入时空回到了古代。问清所到的时代后,两人发现大天师就生活在这个时期。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了回家,两个现代人开始在这个时代中碾转寻找大天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人挤入围着榜文观看的人群,走到告示栏边对守榜的衙役说:“咱们是来揭榜的。”

说完,一人一手抓住一边,向下一扯。

一时,众人沸腾了。

“有人揭榜了!”

“还是两个一起揭的呢。”

衙役为难的左看右看,两个人一起揭榜?如果这两个人成功了,钱又该要怎么分?不过人家揭了榜,只好领着二人回衙门去。

鄂州府尹听到有人揭榜,就急急升堂,不料却见到是两个年轻的读书人,当下惊堂木一拍,“揭榜者何人?”

大师和剑客上前一步,“学生龙剑可与洪达士,游历至此,见此事,想或能帮也,故而揭榜。”

府尹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两撇胡子使他的相貌看起来很有风骨,他仔细地打量着大师与剑客一番。“你们揭榜时有没有看清楚?捞不起石兽的话,可是要吃一百脊杖的。”

大师有点愕然,“这倒没注意,不过在下也没有想过会捞不上来。”

府尹大笑,“好胆识,可你们有两个人,若是成了,这赏金给谁呢?”

剑客笑道:“如此好办,若咱们能将石兽捞上来,你就多给咱们一千两,不用分;如果不成,就砍咱们的脑袋好了。”

四周的人听了,不禁哗然,竟然用人头担保。

府尹见他狂妄,拍板定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可是你说的,本府要你立状,不容你赖。”

剑客倒是大笑,“正有此意,可这额外的一千两,大人也不许赖。”

府尹心想,仕绅们要捞石兽被我摊收的银子都有二千两了,你敢用脑袋来赌,老子还赔不起吗?他嘿嘿一笑,“这个本府可以做主,但是要有个时限,不要本府都卸任了也捞不上来,”

剑客伸出三根指头,“三天如何?”

府尹捋须,“好,文案拟状!”

文案官立刻拟一状。

剑客看过,提笔签名画押了;大师当然也不能免。

府尹拿过看了看,“好字,这是上好的行书。”接着他嘿嘿笑了起来,“张参军可在?”

堂下一个汉子立出,“但听大人差遣!”

府尹抽了支令签抛下去,“你带二人去,他二人所需之物一应从府里调。”

张参军一把接住令签,抱拳。“遵命。”他转身向二人说:“随我来。”

出了府门,二人高兴地击掌。

“哈哈,又有一大笔银子进帐了。”

张参军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二人,冷冷地吐了句话:“二位可别高兴得太早,小心你们的脑袋吧!”

剑客轻松地说:“当然,这件事还要参军大人多多配合才行。”

张参军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看在你们随时会掉脑袋的份上,你要什么,开张单子,本座尽力照办。”

张参军惊奇的发现大师和剑客的要求很低,只要了两艘承载三百石的大船,百根圆木,八十丈大缆绳和四十个水手潜夫,这些在汉阳都是很容易办到的。他手下就掌着数百人和十条船,也有不少物资,这等小事自然不用进府调用就可以照办了。

当天,大师和剑客来到埠头,看了看两艘大船甚觉满意,于是两人坐在栈桥上比画了一下,就叫民夫把十根直径约半尺余的圆木先在两艘船间架成井字。

架好后,再从船头、船尾各向对船伸一圆木,向上搭成两个人字架,在人字架上加了一根大梁,就像在两船之间做一个屋顶。

然后,大师和剑客在两艘船上设了两个巨大的绞盘,把大缆搭过梁木伸入水中。

一切完工后,已是近午时分,剑客吩咐张参军:“去用草袋装沙土把两艘船载满,明天就可以进行打捞。”

二人施施然地就要回客栈休息,张参军自然派人在房外监视,以防二人偷溜,自己吃府尹的责罚。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不得不小心应付。

次日一早,张参军带了四个士兵来“押”二人去江边,“二位贤士还有何需要准备的?”

剑客想了想说:“没有什么要准备的,参军大人带几个可以下水缚好石兽的潜夫即可……对了,要多几艘能装百石、小一点的运输船,可以弄到吗?”

张参军面无表情地说:“这些到了埠头都有,不劳担心。”

剑客于是说:“那就走吧!”

一行人来到埠头,却见百姓立满了两岸看热闹。

大师、剑客和张参军带了五十余人上了船,向河中驶去。

由于合体双船难于控制,水手们都不升帆,用桨划水前进;而这时,府尹也带人来巡看,江上自有官船拦住过往船只。

双船在半个时辰后才定位在探得有石兽的江面上,这里水深湍急,水手要不停打桨才能保证船不移位。潜夫下水不时报上石兽所在,然后船就放下定石,保证定在石兽上方。

剑客用石坠绳探出水深在约十丈左右,叫四个潜夫带两条缆绳下水把石兽绑好。

这才是工作最艰苦之处,四个潜夫轮番上浮换气,脸都憋青了,还是足足花了半个多时辰才缚好。

等到缚好,四个潜夫都疲惫欲死地瘫在甲板上,动都不想动了。

剑客这时开始指挥众人把绞盘绞起,把系在石兽上的缆绳收紧,并绑紧了。

然后大师叫四面的小船过来,把大船上的沙袋运走,只见大船上的重量一减,船身就向上浮起,缆绳就越绷越紧。

只听木架子格格作响,一个水手大叫:“不好了,木架横梁承受不了,快要断了。”

张参军吃惊地就要下令叫人松开绞盘。

大师却阻止他,“不必!”他取出一张金刚符,用移山术把它移到梁下,再念离火咒,符火烧在木架横梁上只听一阵木头格格作响,竟然由弯挺直。

张参军见大师作法不禁惊异万分,这才发现二人不凡。

两艘大船上的沙袋渐渐移去,船身却一直没有升起。

直到最后一批小船把沙袋运走时,两艘船一阵猛烈的摇晃,扶摇而上,浮起了四尺有余,众水手惊疑不定。

剑客指挥若定地叫:“潜夫去探。”

潜夫下水一探,回报是石兽已从泥中被拔起。

剑客大喜,“叫大家开始出力收绞盘。”

两船人兴奋起来,奋力地收起四丈长的缆绳;潜夫再探,这次回报石兽已完全悬于水中。

船夫们在欢呼声中再收绞盘,直到看到两船之间、木架下吊着一尊青黑的石兽在水流中轻摆。

张参军大喜,“快快收盘!把它升出水面。”

大师阻止他:“不可,石兽在水中至少轻数千斤,水下缆绳也系得不太稳当,小心弄巧成拙。”于是叫人把船开向岸边。

船在桨的推动下缓缓地驶向埠头,靠近岸时,百姓们见到了黑黝黝的石兽时欢声雷动;距岸十多米时,石兽已触河床底。大师这才叫人收盘,每收起一尺就前进一点,一直到石兽露出大半,船也搁浅了。

大师、剑客在众人喝采声中下船走上岸。

府尹倒是有信用之人,锣鼓相迎,为二人披红挂彩,并奉上二千两白银。

二人拍拍屁股就要离开,府尹却出言挽留。

“贤士,既已捞起石兽,劳烦二位再出个主意,把他移到那边石台。”府尹指向半里外的新埠址。

这倒是个问题,剑客伸出三根手指。“有钱就好说话,呵呵。”

府尹笑容可掬,“这个好说,就三百两。”叫人奉上白银三百两。

大师笑了笑,“先付后行?不怕咱们拿了钱就溜了?”

府尹捋须笑了,“贤士品德高尚,又有本事,怎么会这么做?”

这时天才近午,大师指挥民夫用圆木铺路,然后把石兽系好缆绳。在四百多人的合力拉动下,石兽从木架上拉上岸。

花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把这石兽拖到石台下,不过,此台高两米多,要把这庞然巨物弄上台去,绝非一件易事。

众人在大师的指点下再搭了一个吊装架时,天已经黑了,二人于是回到衙门。

府尹有心要接待二人,“二位贤士,今晚本府请你们上黄鹤楼对饮如何?”

二人岂有不应之理?

这一顿,大师与剑客吃得眉开眼笑,在众人敬酒之下,心情大佳,凭栏远眺,见到远处江边火把点点。

大师看着看着有所醒悟,“喂,剑客,你看这新黄鹤楼是不是按原址仿建的?”

剑客点头,“是啊。”

府尹和张参军听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黄鹤楼自古就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们二人的意思。

大师拍拍剑客的肩说:“上回我上来时,记得这灯火起处好像是一片江流。”

剑客拍头,“我说嘛,怎么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大师疑心说:“会不会是沉在江底?回去捞捞看。”

剑客笑了笑,“算了吧!有的话早让人发现了,多数是碎了。”

府尹和张参军见到二人胡说八道,忍不住问道:“二位在谈论什么?”

剑客故作神秘地取笑道:“咱们在谈天机呢。”

“哦?愿闻其详。”听到二人又出惊人之语,府尹兴头来了。

大师掐指扮成半仙地,“咱们精通风水卜算之术,看过下面这片新埠头,现在虽是风水宝地,但天地变化之时,将是深水江流之所,是否要考虑改建?”

府尹笑了起来,“本府就算相信二位贤士的话,这也只是将来之事,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说的?”言下之意还是对大师的话并未相信。

大师也没在意,淡然一笑,“那么就当我没有说过。”

府尹话锋一转,问道:“二位贤士来自何方?本府听二位口音像北地胡人,可二人又是江南士子的风骨,实在让人难以捉摸。”

大师笑着说:“在下等确是江淮人士,不过游历塞外,学得满口胡言罢了。万望大人不要将我们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这番话说得府尹和张参军都笑了起来。

这夜张参军没有再叫人看着二人,因为知二人能行,不怕两人偷溜。

待到早上,二人出现在石台所在地时,百姓们都欢呼起来。大师当下就对吊架施以金刚符,以免像昨天一样,差点要折断。这里不是水里,石兽一旦掉下来会被摔碎的。

吊车终于完成,四道巨缆在千人的拉扯下,将缚成粽子似的石兽缓缓升起。在与石台同高时,用绳索横拉上有圆木的石台,再移到石台的中央,对正大江,最后用杠子掀起石兽,抽出底下的圆木,再轻轻地放下,全程只花一个多时辰就完成了。

在石兽下,官民共同欢腾庆祝完后,却找不到出主意的大师和剑客。

原来二人已功成身退,握住金绝剑飞向龟山之巅,而这个脱身法是大师想的。

张参军下令:“拆绳!”众民夫便要上去拆石兽上的巨缆。

谁知府尹一时兴起,“别拆了,怪麻烦的,点火烧掉不就成了?”

于是石兽身上八道巨缆起火燃起来。

偏偏这时大师、剑客二人在龟山顶上心血来潮回头看看,见到石兽浑身是火,不明所以。

剑客惊叫:“石兽起火了?快救火。”

大师烧起一张雨符,想要下雨灭火。

霎时方圆十几里的天上乌云四聚,暴雨骤降,大师他们也在树下避雨。

却说府尹他们也在暴雨将至时,慌忙避雨去了,听得身后发出巨大的爆裂坍塌声,大家还以为是打雷,更是抱头鼠窜。

雨在三、四刻钟后停了,天上又恢复朗朗晴空,只是地上积水盈尺。

众人看向石台时都惊呆了,原来台上的石兽已经裂成十几块,散碎于地了。

原来大火烧巨缆,冷雨一浇收缩成线形,石兽就整齐地分瓣裂开,比刀切还平整。

府尹呆呆地看着石兽的碎片,对众人说:“父老乡亲们,这可是天意啊!天降雷暴击碎了石兽,盖因此物在水下多时,吸了邪气,天所不容……”

一脸怅然的民夫们恍然大悟,百姓们烧香谢天隆恩,就连张参军也认为这个解释是值得相信的。

当然这么古怪的事不好记在史上,所以连鄂州府志里也不会有这尊石兽的任何记载,岁月无情,这种稗官野史在百姓间口耳相传,过了几百年也就泯灭于世了。

却说大师、剑客两人在山上看着此情此景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历史终是改不了的。

后世不存在的东西,根本保存不下来,只是没想到会毁得这么快、这么剧烈。

这时,听得一声豹吼,豹子浑身湿淋淋地跑来,自动找到二人。

剑客却一声惊呼:“我的拓文!”

原来豹子背上的一大卷宣纸拓文,也被这场大雨淋湿了。

二人急急抖开,只见大半浸得烂了,剩下的也全部晕开了。

“全完了。”剑客对大师苦恼地说。

大师安慰他道:“别丧气!这本来就是历史上不应存在的东西,咱们是逆天而行,没了就没了,由它去吧!”

剑客也是豁达之人,当下也不再沮丧,忽然补了一句说:“下次要收集就收集一些水淋不坏的,免得让我伤心不已。”

二人相对大笑起来。

飞剑再冲天而起,武汉已远远地抛在身后,剑客拍拍口袋。

“哈哈,想着口袋里还有着一百二十五多两黄金,就是七八斤啊,要是回去了这还不发大财?”

大师嗤了一声,“拥有一百二十五两黄金在古代不也是一样是个大财主?对了,现在我们要去哪儿啊?如果去天师府,向东偏南再飞个把时辰就到了。”

“你怎么用起时辰来计时了?越来越像古人了啦。”剑客揶揄道。

大师不在乎地说:“在古代就古代的计时单位吧。我问你要去哪里呢?”

剑客嘻嘻笑道:“你都知道问我要不要去天师府,说明你也尘心大动想见识见识这个世界,我也想得不得了啊!天师府又不会长脚跑了,至于大天师嘛,不但是长脚的,而且还会死,有缘该咱们见的,就是迟个把月去也会见着,对不对?”

大师点头,“话是这么说,如果这遁术有时限的话,会不会过期啊?”

剑客笑了起来说:“如果有时限更好,时间一到就自然回家了,那多好啊!”

大师想了一下,“也对,我记得咒语里有一段是十旬乃还,是不是指百日为限?”

剑客又笑,“百日?呵呵,咱们可以到第九十八天才去拜访大天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