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风水世家:凶鬼恶灵都市平妖谱

更新时间:2020-10-16 11:36:22

风水世家:凶鬼恶灵都市平妖谱 已完结

风水世家:凶鬼恶灵都市平妖谱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花缘 分类:玄幻 主角:孙孝林伊 人气:

主角是孙孝林伊的小说《风水世家:凶鬼恶灵都市平妖谱》此文是花缘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四年前,风水世家天下第一庄孙家灭门,遗留少主遗孤。天下最后一个儒生写下了一个惨字,便不再教学,隐藏私塾。从西藏带着一个神秘孩子的武僧也不在念经,在棋盘上过着人生。那酒肆的老赖不知道在算计什么,那演武堂里的教头整日偷酒撒欢。这一切看似没有秩序的混乱却是在有秩序的进行,为的只是找出内鬼。孙家有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家主知道,但是前一任家主走的太早,没有将这个秘密流传下来,当孙孝偶然间触碰到这个秘密的时候,乱局必将因他而改变。平妖谱是人写的,必将留下他的辉煌,鬼神图鉴是妖写的,那里也必将留下他的足迹,就连那天书都写上了他的名字,这天下第一到底是谁。不做第一,只做饮酒撒谎狂徒,一句话,就是要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岚看着人离开,她想拦,但是拦不住,那人走的太快,很奇怪,她好像有种错觉,这个年轻而又冷漠的人身上在发光,一股淡淡的荧光在黑暗中发自于他的身体。 真是奇怪的男人。张岚默默说道。随即便低头看尸体,便是一阵难谓,于是便急忙联系局里申请支援。 孙孝回到了孙庄,门口的醉汉或许是因为外面真的太冷,而不在门口睡着了。 孙庄以往住的基本上都是孙家的人,但是也有一些外人,例如赖家,听说是赖布衣的后人,但是为什么在孙家做酿酒的师父,便让人不得而知了。 孙孝来到祖祠先上一炷香,这是每日必然要做的事情,上完香后,他才回东边的宅子。 少爷回来了,饭菜都在桌子上,热着呢。福伯拎着灯笼,点上火烛照亮整个堂屋说道。 孙孝坐在椅子上,显得有些冷清,四年前每天晚饭各堂的人都会来吃饭,很热闹,而一转眼,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少爷,挣着钱咯没了。福伯坐在一边问道。 福伯,这次出去并没有我想象的顺利,我没有见到那个人,所以钱的事放一放吧。孙孝说道。 哎哟,这些人呐,老爷在的时候,那是排着队来求人,现在倒好,老爷不在了,居然狗眼看人低了,连见一面都难,少爷你别难过,总有一天那些人会求到咱们的,熟话说的好,风水轮流转,孙家总有好运的一天。福伯安慰道。 嗯~孙孝点头。 吃了晚饭,孙孝便息了灯,整个孙庄一切都处于原始的状态,没有电,一切还是火烛,每天晚上睡觉前,福伯都会去打更,这在现代社会听上去是那么不可思议。 睡觉之前,孙孝都会修行的,所谓的修行便是打坐。 孙家修习的功法叫做《元极秘术》。 天地未形成之前,宇宙一片混沌,无日无月,没有人和万物,只有三元存在。三元是宇宙间的原始物质。三元的运动极化规律是生、化、返,这也是天地万物的变化规律。三元,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是极细极微极妙的物质,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出入于有无之间。元极学将其简称为元,即古人常说的道。 自古以来,中国古代先哲们一直都在研究道,乃至形成各家学说。道家以“数”起论,有金木水火土之说,以研究天道;佛家以“缘”起论,有生老病死苦之教,以研究人道;儒家以“德”起论,有仁义礼智信之言,以研究世道;元极学集三家之精华,以“心”起论,有净定观运真之戒,亦乃人天之道。? 天、地、人位列三才。气光音三元在其极化运变中,循生、化、返的运化规律,产生对立而又统一的两种运动,即无形无象的运动和有形有象的运动,古人称之为阴阳的化变。无为天地之始,有为万物之母。 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精、气、神。 想要达到天人合一成就无上元极大道,必须要打通人体十二窍,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让精气神贯穿十二窍。 想要通窍,必须先要开窍,开窍很难,常人常说你怎么就是不开窍,便是说的如此。 孙家人只有一套开窍的法子,孙孝三岁起便泡药澡,洞冥草,活经软骨散,加上鬼门十三针通经活络,所以孙孝早早便开了第一窍,这是最基本的,只有开了这第一窍后面的修行才能继续。 这第一窍叫做玄关,也叫神庭、祖窍、天目等。历代有“万两黄金不卖玄关”之说,不明玄关,就谈不上开关展窍。贯顶开天目就在于点开此窍,可见其重要性。故又称为总窍。 修习元极秘术一个字要“静”,两个字要“除幻”,三个字要“守清明”所以这些特性造就了孙孝的性格,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开一窍便是一个台阶,也是一个等级,孙孝在第一窍的阶段停留了将近四年,因为这四年来发生了太多事。 “天地永存,日月长明,皆其量也。”量是尺度、标准的意思。元极图剖判了天地三元运化,真阳为日,真阴为月,日月聚化元光,四时光明。日照万物皆生,月明万物皆长,均根源自然之德的展发。天~~~~ 十二个周天过后,孙孝听到了福伯打更的声音,便知道天已经亮了,于是便收了功夫,吐了一口浊气,起身离开屋子。 给先祖上了香,孙孝来到客厅,看着愁眉苦脸的福伯,两人都不说什么,但是都心知肚明因为何事而发愁,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说的不过如是。 少爷,趁着粥热,先把粥喝了。福伯说道。 孙孝端起碗,里面清汤白水,三粒米,实在算不上是粥,孙孝放下碗,没有喝,不是不饿,而是喝不下去,太苦也太涩。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孙家客堂,带头的是个肥头大耳的人,脖子上带着个拇指粗细的链子,身后跟着十几个手下,看样子身份不一般。 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滚。福伯生气的说道。孙家以往家大业大,这脾气都是高傲的很,即便福伯是个下人,他也有下人的身份,不允许这些不三不四的人进孙家的宅子。 嘿,老东西,你找死啊,敢跟我们老板这么说话,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一名光头走出来凶神恶煞的说道。那对金鱼眼,看上去就像是什么好人。 福伯毕竟是下人被这么一吓虽然没有退缩,但是也不好在说话。 这里是我孙家,我要是断了你的腿,你也不好说什么,这是道理。孙孝说道。说的平稳冷淡,却是很真挚。 那光头被这话说的一愣,看着那年轻人,那双眼可谓是冰冷的很,吓的他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哈哈,都别生气,今天我是来谈生意的,和气生财嘛。肥头大耳的人说道。说完也不顾身份,便坐在了孙家招待客人的太师椅上,看着餐桌上摆放的食物便是摇头,一脸嫌弃的说了三个字“惨,惨,惨”。 孙孝没有说话,福伯倒是有些气不过,别过头去,孙家何时被这么奚落过,简直是丢人,他这个下人都看不过去了。 你有什么事?我孙家看相卜卦,相地都可,收费公道。孙孝说道。 哈哈,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这事,而是为了你们孙家这宅子,你孙家都到了这个地步,就别坚持了,开个价吧。肥头大耳的人说道。 喔,你就是那位要买我们孙家祖宅的王天立王老板?孙孝问道。 是,爽快点,我看你这身子骨是撑不起这个家了,还不如换点钱,好好逍遥过一辈子,我这是为你好,你别不领情。王天立说道。 多谢,不送。孙孝说道。说完便做了个请字。 嘿,你小子怎么说话呢?不知道怎么尊重人啊?要不要老子我教教你。大光头极为气愤的说道。说完便撸起袖子要动手,身边的打手也纷纷亮拳,今个是来者不善,都有动手的准备。 二炮,住手,和气生财懂不懂,既然人家不领情就算了,不要到时候哭着来求我。王天立站起来说道。说完便招呼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王天立是当涂县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自然的,搞房地产的是没有一个好东西,王天立起家自然也是靠着强拆,欺骗官商勾结拿到不少土地,赚了不少钱,对于那些不肯合作的人,王天立基本就是先打后吓,然后再哄哄,哄不好的,那就来硬来,搞的你家破人亡。 但是对于孙家,他有所忌惮,孙家的名声在当涂可是响当当的,上层社会的大老板多数都请孙家办过事,王天立自然也想请孙家的人办事,但是那时候他还不够资格,连孙家的门都进不了,现在的他倒是可以随意进出孙家了,而且他还想买了孙家的宅子。 王天立之所以没有对孙孝使用哪种手段,是因为孙德禄只是消失了并不是因为他死了,要是他突然出现,那自己又对孙家做出这种事,那可真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要知道当涂县有很多商人死得不明不白,而传说那些人死之前都跟孙德禄有过接触,所以孙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王天立可不知道,但是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了。 少爷,老爷在的时候,像这种狗东西连个屁都不敢放,如今老爷不在了,你看这些狗东西有多猖狂。福伯生气的说道。 是啊,可是爹不在了啊。孙孝说道。说完便看着堂屋外面,天阴沉的很,飘起了小雨,显得初冬的早晨格外的阴寒。 沉寂中,孙孝看到一名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那人孙孝认识,是警察局的局长,张跃生,他经常出入张家,在他没有当上警察局长还是个小警员的时候,就经常跟孙家来往。 是因为一桩案子,让他跟孙家有了联系,那时候孙孝还是个孩子。 福伯,去吧。孙孝说道。有些事他不能让福伯听到,这是规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