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炎傲九玄

更新时间:2020-10-17 12:07:21

炎傲九玄 连载中

炎傲九玄

来源:落初 作者:芒山 分类:玄幻 主角:孙虚闻言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炎傲九玄》是芒山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孙虚闻言,书中主要讲述了:出生在乡村的一个农家孩子,拥有异种却不得翻身,受人冷落。  偶遇机缘非但未成就功名,却不想误打误撞,在大庭广众之下竟是烧毁了小郡主的衣衫。  从此锒铛入狱,差点送掉一条小命。  但我为热血不屈世俗,我命由我不由天!  看我如何隐忍而发,修炼得道,得圣器御圣宠;  看我如何冲斩五族,济族救世,虏芳心据恩义。  英雄豪杰我为爵,儿女情长皆热血。  若论江湖英雄意,只教炎魂烁古今!  但教《炎傲九玄》为你一一展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天的方玉炎都是在被这个狱卒的折磨和蹂躏中度过的,好在这个叫莽汉的狱卒不敢再向之前那样对方玉炎的死活不顾了,但是方玉炎却也因此受尽了这个狱卒百般的刑罚,其中有使人身体四周尤如百虫咬噬一般奇痛的炎刺封Xue,那是一种细如牛毛般的注入炎魔力的针状物,莽汉将这些针状物密密麻麻地扎满了方玉炎的全身,方玉炎只觉得全身如同被置入冷窖之中,百虫爬噬一般的难忍的奇痒奇痛;还有使人周身如剥皮一般剧痛的炎剂之刑,那是一种专门针对拥有炎麟之人的一种制剂,莽汉将方玉炎放在一个装满某种液体的大木桶之中,方玉炎一被放到里面就感觉到一种伤口上被浇上盐水般的刺痛,更厉害的是那种液体竟然无孔不入般的在炎麟的间隙处游移,而当这种液体游进炎麟的间隙的时候,便会有种不停钻入的力量,使得方玉炎身上的炎麟就像在被一点点地剥离身体一样,那样的疼痛可想而知。

而且这个莽汉似乎十分精通于此,他的刑法千奇百怪,而且总是恰到好处,每次都是弄得方玉炎不死不活。方玉炎每天最期盼的就是这个莽汉用完刑后的两三天,这些天是莽汉留给方玉炎调养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方玉炎忍受着疼痛苟活着等待着下一次恶刑的来临。

之初的日子方玉炎还万分期待着李尔能来救他出去,而且每次被用刑的时候他的这种期盼就显得更加的强烈。

但是一天天的过去了,莽汉的刑法更是一天天的加重变幻,方玉炎也开始变得麻木,甚至开始忘掉了李尔这么一个人,他的生活只是在疼痛与忍受疼痛中度过,他的生命总是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好在方玉炎有着超乎常人的韧Xing,好在方玉炎还惦记着疼爱着他的父母,方玉炎每次在疼痛的想了结生命的时候都会想到流着泪的父亲和母亲,他总觉得自己终有一天会从这里出去,总有一天会扑向父母的怀抱中去。

方玉炎每天能看到的只是这个莽汉,他每天都是赤着上身面无表情,方玉炎知道他也是个可怜的人物,方玉炎甚至都想知道他是如何才变成了这样的一种人的,这些日子里,方玉炎似乎成了他唯一的乐趣,他不停地摆弄着各种平时用都用不到的刑具。

方玉炎十分奇怪自己的恢复速度也变得十分的惊人,从之前的十几天才可能恢复,到后来的三五天便可以恢复,最近几天内方玉炎甚至当天就会神奇地恢复过来。

方玉炎尽管不十分明白,但是他也猜出了一二,这些天莽汉的施刑进度也加密了起来,而且每次施完刑后都会让方玉炎泡上几十分钟的不知名的液体,那种液体每次都把方玉炎折磨的死去活来,但是每次一泡完方玉炎都会觉得浑身有种说不出的轻松之感,开始的时候方玉炎只留意到身上的疼痛,但是慢慢的方玉炎抵抗疼痛的能力慢慢加强了,他就会隐隐觉出泡过那种液体之后的微妙变化,那是一种游移在毛孔中的清凉之感,不细细体会是十分难于发觉的,方玉炎觉得正是这种感觉才让他恢复的如此之快。

方玉炎当然知道莽汉绝不会这么好心地让他恢复,他只是不想间断他的刑具实验,但是又怕哪一天红衣少女会来检查方玉炎是不是仍然在被用刑,方玉炎甚至有的时候都会想起红衣少女来,她似乎已经把方玉炎这个不速之客忘掉了。

莽汉依旧是乐此不疲地进行着他对方玉炎的实验,经过了半年的时光方玉炎对莽汉的刑法已经渐渐地适应了,而且经过那些液体的浸泡后方玉炎的身体已经变得比之前更加的强壮了。

莽汉的刑术精神也是出奇地好,这半年时光里方玉炎甚至都没有被重复使用过一种刑具或刑法,有时莽汉甚至会突发奇想地创造一种刑具或刑法来用在方玉炎的身体上,更让方玉炎哭笑不得的是,这个莽汉有时甚至会一边使用自己创造的刑法一边不停地追问方玉炎当时的感受,并加以记录改进,方玉炎不得不承认这个孤僻的莽汉是多么地热爱着他的事业,但是他的这种热爱无疑给方玉炎带来了极其惨痛的结果。

这半年的时光里方玉炎只是能在施刑的时候听到莽汉和他说上几句话,其余时间的莽汉不是呆呆的出神,便是默默地擦洗拆装着他的刑具。

最近的时间里莽汉对待方玉炎的态度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恶劣了,有时他还会给方玉炎带来些可口的饭菜,有时也会额外给方玉炎讲一些他钟爱的刑具的特点和做法,方玉炎的聪明让莽汉如获至宝,方玉炎一旦找到了突破口便会投其所好地进行发问和学习,莽汉如遇知音一般滔滔不绝,他的讲述笨拙而可笑,但好在方玉炎天资聪颖,总能一点就通,于是莽汉开始从最基础的刑法刑具讲起,方玉炎渐渐地发现眼前这个看似愚钝的莽汉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方玉炎除了同莽汉一起学习和研究刑具和刑法外,还学习到了许多修练的法门和秘药的配制,既然有了这一层的关系,莽汉对方玉炎的施刑便屡次减少,这样过了几个月后,莽汉便不再对方玉炎的身体进行任何的刑具和刑法实验了,他开始和方玉炎共同学习旧的刑术,并开始探讨新的刑术,方玉炎总能奇思妙想的迎来莽汉的惊奇大笑,方玉炎看得出莽汉那种由衷的笑,他的笑天真的就像是个孩子,开始的时候方玉炎只是为了逃避刑苦,他甚至对莽汉还是怀着恨意和敌意的,但到了后来方玉炎越来越觉得这个莽汉那种嫉恶如仇以及内心的良善,他只是太过沉迷于刑术,每次他一旦有了新的发现方玉炎都会浑身打颤。

尽管现在的莽汉不会再将这些让人生不如死的刑具刑法施用在他的身上,但是毕竟还是会有人遭殃的,莽汉总会拉着方玉炎到别的囚室中将这些刑法刑具用在其他的犯人身上,方玉炎听着那些犯人们嘶心裂肺的惨叫声,看到他们那种生不如死的表情,方玉炎总觉得是自己将他们害成了这个样子。

这期间李尔来看过他一次,那自然是莽汉的功劳,李尔愧疚地看着方玉炎说自己成日奔跑却是无计于事。

方玉炎只是担心自己的父母,李尔说他并没有告诉方玉炎的父母这件事情,他只是说方玉炎一直在他的身边修练,等修练有了结果再回去。方玉炎点点头,如此反复的痛苦刑罚已经使得方玉炎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他以超出同龄人无限倍的难熬经历锻炼着自己的身心,并以成倍的速度进步和成熟。李尔临走的时候送给了他一本口诀和心法,方玉炎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莽汉才焦急地将李尔推了出去。

此时方玉炎的生活比起之前已经如同仙境了,他除了和莽汉研究刑术外,还抽出一些时间去翻看李尔送给他的那本书,方玉炎有着大把的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经过一年的时间方玉炎已经可以将炎印祭得浑圆成熟,他不会再像初学时那样的惊喜和感叹,只是将研习作为一种打发时间的行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