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玉氏春秋

更新时间:2020-07-31 15:12:23

玉氏春秋 已完结

玉氏春秋

来源:落初 作者:林家成 分类:言情 主角:玉紫鲁氏 人气:

《玉氏春秋》是林家成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玉氏春秋》精彩章节节选:她在乱葬岗上重生了。因为一本《鲁班攻城十器》,她被心爱之人利用,又被他的女人谋害了。  在这个人命如草的春秋战国,来自现代的她,只是一个有着干净清丽外表的普通少女。她没有练武的天赋,她的数学只是处于及格边沿,她动手能力低下。。。。。。  可是,她必须活下去。  她还要舒服地活下去。  于是,她用三脚猫的经商能力谋生,她用囫囵看过一遍,连名字都记不全的三十六计行事,她一步一个脚印,开始在这个崇向武力,战火纷纷的世界中走出一条路来。  ##  更新从四月二号起改成晚上九点,与新书《媚公卿》同步。另外,新书上架,求粉红票,求订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驴车在巷道中越走越深,越走越偏。

不一会,玉紫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石制的围墙,围墙外,长满了杂草,连围墙上也尽是青苔。青苔掩盖下,一块块石头裂了缝,有的还滚落在地,露出一个个斗大的洞。

从那里洞里向里看,里面也是杂草横生,青苔处处。

驴车在围墙的拱形大门外停了下来。

老人跳下驴车,把拱门重重一推,“吱呀”一声,一排掩映在杂草和乱七八糟的树木中的陈旧木屋出现在玉紫眼中。

十来间木屋,围成了一个圆形。在圆的中央,有着一口井,和一个露天灶。玉紫瞅着瞅着,便觉得有点眼熟,她歪着头想了好一会,也想不出眼熟在哪里。

她不知道,木屋是按照当世最为流行,同时也是几千年历史中,影响中国最深的阴阳之理来建筑的。

木屋很陈旧了,与围墙一样,到处斑斑驳驳,到处都有斗大的洞,从破烂的房门往里面一瞅,便可以看到里面堆积得厚厚的灰尘。

饶是如此,玉紫还是一眼便看出来,这地方,以前也曾繁华过。像那杂草和树木林立的地方,以前定是一个不小的花园。像这些陈旧的木屋,那都是漆成了光泽鲜亮的青黄色,虽然现在已是一片斑驳腐朽。

老人赶着驴车向院落里走来。

他一边走,一边看向玉紫,有点惭愧地说道:“女儿,父亲所居之处鄙陋啊。”

玉紫连忙摇头,她轻声回道:“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此便是女儿的家了。”

老人眼睛一亮,盯向她问道:“‘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的儿出口便是华章啊。”

玉紫嘿嘿一笑,挺有点不好意思。

老人想了想,摇头叹道:“惜乎,儿是妇人。”

玉紫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是说,可惜,你只是一个女人。

她笑了笑。

玉紫把十二间房屋看了个遍,发现完好无损,可以住人的,只有两间,一间是老人的卧房,一间是老人堆积杂物的地方。

玉紫找了找,看中了右侧最里面的一间房,这房间只在左右侧墙壁的中间位置有两个大洞,用东西堵一堵便可以居住。再说了,玉紫已经得知,现在正是初夏,在这种季节里,有那么两个洞,屋中还凉快些,就当多开了两扇窗户。

吃了两个父亲弄的米团子后,玉紫这一晚,一直在清理她的房间,打扫干净后,用树叶和干草铺在地上,做了一个堪比前世狗住的窝,便将就过了一晚。

玉紫在一阵争先恐后的啾啾鸟鸣声中清醒过来。

当她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还是躺在草堆上时,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半晌,她闭上双眼,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啊!

玉紫慢慢地坐了起来。

她一坐起,便听得外面传来一阵扫地声。

莫不,老人早就起来了?

玉紫连忙站起,推开了房门。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极其繁芜的绿色。老人弯着腰,费力地清扫木屋前的那一小片空地。

清晨的阳光下,老人那扎得高高的发髻,那一袭麻布衣裳,脚上的草鞋,与周围的断壁残桓一道,构成了一副久远的,久远得从来不曾出现在玉紫睡梦中的画面。

就在玉紫痴痴而立时,老人回过头来,冲着她慈爱地一笑,唤道:“玉儿,起塌了?”

“啊,是,然,然,然。”

乱七八糟地应了一声后,玉紫连忙跑到井水旁,摇了一桶水洗了把脸,当她用陶碗盛着水准备漱口时,突然发现没有洗漱用品。

想了想,玉紫记起来了,似乎这个时代的人,一般是用盐来漱口的。

她伸出头去,朝着院落中清扫的老人叫道:“父亲,可有盐?”

“盐?”

老人撑着扫帚,摇了摇头,叹息道:“盐,厨房略有一点,可用三天。”说到这里,他看向玉紫,奇道:“一大早,怎地要盐?”

玉紫一哽。

老人看着她的眼神,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摇了摇头,不再多语。

玉紫朝厨房走去。

盛放在陶碗中的盐,只有拇指大小,这么一点盐,食用都少了,又怎么能漱口?是了,看老人的神色,定是想到她本为贵人,这点盐,原本是不放在眼中的。

玉紫走到另一个停放杂物的房中。

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后,玉紫低着头,久久都没有动一下。

食用的粟和梁,只有三公斤不到的样子,而且这三公斤粟梁中,还夹有大量粗糙的麸皮。

里里外外,不要说菜,连油的影子也不见。

手扶着门框,玉紫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叫得欢快。昨天晚上,她是吃了两个老人给的米团子,那米团子只有婴儿拳头大小,她的肚子,早就饿了。

“玉,父亲穷困多时,衣食难继啊。”

这时,玉紫的身后,传来了老人沙哑的叹息声。

玉紫回过头去,在对上老人愧疚的眼神时,玉紫心中格登一下,暗暗想道:我一个有手有脚的成年人,住了老人的房子,总不能还要老人辛苦劳作来养着吧?

她想到这里,连忙冲着老人大大地露出一个笑容,声音响亮地说道:“父亲,女儿或能分劳。”

老人一怔,错愕地看着她。

半晌后,他呵呵笑了起来,一边笑,老人却是一边摇头。

看到老人一脸的不信,玉紫还真有点不服气了。她头一昂,认真地说道:“父亲,女儿愿意分劳。”

老人闻言,又是呵呵直笑,他笑得很欢乐,脸上那密密麻麻的皱纹,都缩成了一团,宛如一朵盛开的菊花。他笑是笑得欢,却是笑而不语,终是一副不相信她的模样。

对上老人质疑的眼神,玉紫暗暗忖道:哼,我是谁?我可是在那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摸爬打滚过两年的人,你老人家居然敢小看我!

这时的她,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填饱肚子,真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

从老人的口中得知,在这个年代,粮食是军用物资,市面上是很少有出售的。同时,百姓们习惯了以物易物,市面上以货帛进行交易的东西极少。当然,老人的家中,也根本没有任何货帛可以交易。

老人的收入来源,是每当在商队经过时,他会自告奋勇前去护卫。在曾国,老人的剑术还是小有名气的,因此,他也能凭着给商队做护卫,勉强弄一口吃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