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笑忘川

更新时间:2020-07-31 15:29:58

笑忘川 连载中

笑忘川

来源:落初 作者:紫熏 分类:言情 主角:凌萝明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笑忘川》的小说,是作者紫熏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原以为是上天的捉弄,  却原来是三生三世的等待,  人间战火,不过烟云,  她袖手云端,浅笑嫣然,  只为道一句:  此生,  宁负天下不负君。  微虐,喜欢的收吧。  *************  小熏试着建了一个群:13782573,亲们只要输入任意一位男主的名字就可以通过验证了,鞠躬~(≧▽≦)/~啦啦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异界有两个国家,以光之修行出名的西天音阁以及以暗之修行独霸的东地冥间。其实在千万年以前它们是一个整体,世人称之为须臾。须臾之境广袤无边,据说连天阳之出地,接地阴之眠Xue,北至洪荒之冰海,南达幽林之绿弥,数字不可估计也。创世神在创造须臾之时本是想将这里塑造成一个净世乐土,于是便生了八部种族,各自为国,又造七方圣境将这八部之族连接起来,互通有无,和平共处。

百万年后,创世神归回虚空,留下无可匹敌的神之结界保护这片须臾之境。可没过多久,突然出现了一批闯入者,他们竟然能够破开结界大肆侵略。这些陌生人自称是创世神的后裔,自名蛟族,要代替创世神统治整个须臾。

战争理所当然的爆发了,八部种族联合成一个整体与蛟族拼死相抗,最后持续了千年的战争导致了统治集团的分裂,四部要求停战,四部坚持死战,由此分化成了如今所见的西天音阁与东地冥间。

光宿,乃光之星宿,是从普通人中间选出来的,灵力高强的修行者。他们是天音阁挑选出来的精英军队,体制曾经一样的地冥间自然也有对应的修行者叫暗宿。

凌萝整个人就像在云里雾里,虽然说她的穿越已经是一个扑朔迷离的事情,这个异界也未免给她太大的惊喜了,好歹穿越到中国古代的哪个朝代,她还能显示一下自己作为现代人的优越感。在这样一个奇异的世界,她就跟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没有任何优势,甚至连文字都不认识,这也未免太打击她的自尊心了。

“娘,灵力……呃,是指可以在天上飞?可以凌空驱物?”

“大致上是这个意思,娘也不是很懂,但是你爹确实可以做到你说的这些事情。”

凌萝咽了咽口水,这不就是地球上常说的超能力吗?

“那灵力是能遗传的吗?”

“一般情况来说是的,但是也不排除意外,比如父母都没有灵力,可是孩子却有,但父母只要有一方有的,孩子就一定会有。”

凌萝叹了口气站起身,慢慢的推开窗户想让自己呼吸更多的新鲜空气,想外面Chun意正浓,虽是乡下地方,野花也是有Chun天的,怒放妖娆,丝毫不肯相让。她低头看去,正好自家院子下,种了一支桃花,这会那斜斜的细枝正伸出墙外,向路边的人们展示自己的魅力。真是一个让人舒心的日子,可是她的心却沉重如寒冬,如何是好?

************************

凌萝静静地躺在摇椅上,数着从天上飞过去的第八只鱼,没错,的确是鱼,还有迷你兔子,几乎在地球上能跑的东西她都能在空中看到。

这个身体的名字叫凌霄,与她本来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此刻的凌霄只有十五岁,莫怪她在镜子中看着满脸的稚气未脱。

这阳平村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乡下地方,十年前明家的掌家夫人突然举家迁来这个地方,顿时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乡村沸腾了起来。明家并不是光宿出身,但是明大人却在主城中身居要职,家大业大,村里的人这点眼色还是知道的,从那以后便将这一家子当活菩萨一般供了起来。

眼看着明家的长子明德渐渐大了起来,村里哪个年轻的姑娘不怀Chun?偏偏明夫人治家及严,根本就让大家没有接近明德的机会,只是一昧地将他关在家里,请来最好的师傅教他剑术,这才有了他被选上赤炎团的后话。但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明德居然会跟村里最木讷的凌霄看上了眼,这其中的事情就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了。

凌红豆正在酒馆中和一群男人们把酒言欢,那泼辣的劲凌萝只有咂舌的份。她看着天空中湛蓝的水彩颜色,惬意地闭上了眼睛,这样的美景在地球上可是没那么容易见的。反正来都来了,她就算再心烦也没有办法改变事实,好在穿越过来的身份家世单纯如一张白纸,有吃有喝有娘亲,也没有小说中那些家族中的勾心斗角,又消除了明德这个隐患,她就算在这里住上三五个月也就当出门旅行一趟好了。

“咻!”正在她抬首仰望的时候,白色的闪光在空中疾驰而去,就像一闪而过的流星,刹那消融在空中。

凌萝的睡意顿时消了大半,好像有人在她的屁股上刺了一下,又给她的背脊上了最强劲的发条,她嘿地一声跳起来夺门而出,引得酒馆里面的客人都奇怪地看着她。

凌红豆正和客人们划拳到兴头上,红色袖管早被掀起到肘部,露出白皙的胳膊,看起来像两根胖胖的萝卜,“死丫头,你干什么去?”

凌萝只简单招了招手便气喘吁吁地朝那光芒消失的地方跑了过去,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跑步可以跑这么快的?那道白色的光芒莫不是穿越时候出现的那个?她在心中想着无数个可能,虽然这里有了娘,终于可以填补她心中二十多年的遗憾,但是她不习惯,她所住的地球有着她太多的回忆和梦想,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家。

她抹抹额头上的汗珠,停在一块小丘上,这附近四面都是农田,唯有远处有几座孤零零的不到一人高的小山包子,哪里还有那光芒的影子?

午后的日头让她嗓子有些干涩,凌萝咽咽口水,左顾右盼之间发现农田边竟然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她庆幸地走到溪水旁,正准备伸手洗洗脸,突然发现一股极细的红丝漂在水中,慢慢的,红色越来越多,渐渐成了一股血水之势。

她吓得缩回了手,起身沿着溪水往上游的方向走去,日照当空,正是午休时刻,下地干活的农民们都回家吃饭去了,阳光中闪过的淡紫色光晕让这世界看起来有丝神秘的气息。水田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几颗稻草人孤独地站在那里与小鸟为伴,时不时响起的鸟叫声让整个午后显得更为慵懒。

凌萝的脚步惊起了水田里栖息的鸟儿,也惊起了山脚下那个火红色长发的绝色美女。同为女人的凌萝几乎都要被她的魅力所折服,白皙如同雪山的皮肤,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高耸的鼻尖与她的身材很好的形成了对应的凸凹感,火红色的头发波浪一般披散在背脊上,像朵怒放的火玫瑰。

女孩一脸戒备地看着她,双手紧紧握着腰间的双刀,好像下一刻便会一跃而起,割断凌萝的脖子。

“你是谁?”

凌萝丝毫不介意她的紧张,回神急问:“请问刚才的光芒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吗?”

红发美女没有回答,只是绷紧了全身的神经看着她。

“我没有恶意,只是被光芒吸引过来。”她回头指指不远处的村落,“我是这个村子的村民,你可以放心。”

白莹双手持刀面对这个瘦小的女孩,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个普通的人族,刚放松了精神,腰间的伤口立刻钻心般的痛。她已经有三天没有合眼,如今松懈下来眼前顿时漆黑一片,她只好双手胡乱抓住山边的树枝才能勉强站稳。

凌萝赶紧伸手接下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她皱了皱眉头最终一把掀开女孩的衣服,一道三寸长的刀伤狰狞而现,深可见骨。

“麻烦你……扶我坐下。”

红发女孩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巧的绿色瓷瓶,看上去很是可人,抬手倒出来两颗一白一黑的药丸,她仰头便吃下那白色的,又将黑色的捏碎忍着痛意均匀地撒在伤口上。

狰狞的伤口周围开始浮现一道暗金色的光芒,红发女孩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显然滋味并不大好受,伤口上的组织和血管似乎慢慢地朝中间聚拢,凌萝用肉眼几乎能够看到伤口复原的过程。突然一股黑色的雾气从伤口中细细地渗透了出来,本来已经愈合的伤口又血流如注,那女孩低咒了一声只好从怀中摸出绷带简单的将伤口包扎起来。

红发女孩转头看着凌萝津津有味的看着她,拱手勉强道:“我叫白莹,你呢?”

“凌萝。”

白莹见她安静地坐在一旁,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害怕和慌张的意思,心中觉得有趣:“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凌萝脑袋一歪,扶着白莹的左手收回来抱住膝盖,舒服地将头靠在上面。“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光是你发出来的吗?”

“对,那是我御剑的光芒,有什么问题吗?”

凌萝听出她语气中似乎有些警戒的成分,却也只是眨了眨眼不做评论,她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有些失望地打了个哈欠。“没,那我走了。”

白莹诧异地看着她的背影,这姑娘怎么说走就走,知道自己的身份一般人奉承都来不及,怎的这人不仅不巴结还竟然放着一个伤员不闻不问?“请等一下。”

凌萝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不急不缓地看着这朵漂亮的火玫瑰,柳眉挑起像是在问什么事?

“我想请姑娘帮我一个忙。”

凌萝继续挑眉,却仍然是不说一个字。

白莹虽心中不悦,但是毕竟有求于人不好发作,清咳一声:“我这药只能治疗普通的伤口,而今我中了暗毒无法继续御剑而行,能否麻烦姑娘帮我买匹马来,我……”

“不行。”

“为什么?”白莹错愕地看着凌萝伸了个夸张的懒腰,又朝左右做了两个奇怪的动作。

“太麻烦,我……”话未说完,凌萝微闭的眼睛突然瞪大如铜铃,她的注意力已经被白莹手中两片金光闪闪的叶子吸引住了。她掩住激动的情绪,一边偷偷打量着白莹,一面轻轻将金叶子拿在手中,金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圈,看得凌萝喜笑颜开。

“有钱就好说,你等下,我去看看能不能给你找辆马车,顺便给你找个医……哦,不,大夫过来。”

“你……”

凌萝拉住白莹的手,阻止她继续说话,热情异常地将手放在伤口上检查她的伤势,“你放心,我一定……”话语未完,血脉的温度清晰地从手掌下传到她的脑海中,这种熟悉的异动感让她措手不及,只能僵在那里不敢动弹。

暗黑的雾气有些蠢蠢欲动,似乎在伤口上扭动着想要挣脱出来。刹那间,一段熟悉的字句浮现在凌萝的脑海之中,嘴唇像是不受控制喃喃而念,如同这些温柔的文字本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以镜之魂为名,白霜,雾生花。”

低声的吟唱恍如上好的伤药,鲜红的伤口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虽然看不大真切,但是汩汩的鲜血似乎停止了外流的趋势。凌萝惊讶地发现刚才经由她的口中念出来的咒文似乎产生了效力,这个伤口早已经停止了流血,并且在伤口的上面出现了一层薄如蝉翼的保护膜。

举起自己小巧的双手不敢相信,她做了什么?

“你……你是光宿?”

“不,我不是。”

两人面面相觑,突如其来的治疗让事情发生了戏剧Xing的变化。凌萝抓着手中的金叶子就怕白莹反悔,连忙说:“现在你虽然不需要马车了,但是是我把你的伤治好的,所以这金叶子就当我的诊费好了。”

白莹扑哧一笑,这女孩怎的这么爱钱,不过看她的衣着想必家境贫寒,罢了就当是送给她的。

“凌萝,你刚才念的可是治疗咒语?”

凌萝帮着她把伤口包扎好,抬头正准备回答,突然发现她长长的红色卷发后面露出了一小截树枝形状的东西,“你头发里面……”

白莹看到她的表情,爽朗一笑,伸手干脆将披散的头发扎了起来,凌萝有些吃惊的看着她与自己明显有些不同的外貌。白莹的耳朵竟然与树枝的形状一样,棕色的纹理像是上好的松木散发出淡淡的香味,看上去大约十公分左右,隐藏在长发里面不仔细也看不大出来。而右边的耳朵上面竟然还长了一片小巧的绿叶子,不知道是真的长在身上的还是做的装饰。

“我是灵族,所以外貌上与人族有些不同,你们村是不是没有来过外族的人?”

就算来过,她也不知道啊。“呃,我见的比较少。”凌萝一边回答,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金叶子,见白莹眼中透露出对自己明显的兴趣,她心中警钟大作,连忙站起身道:“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咱们就此别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