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伊心独念

更新时间:2020-03-22 15:54:07

伊心独念 已完结

伊心独念

来源:落初 作者:林梢之雁 分类:言情 主角:安然安雅 人气:

林梢之雁新书《伊心独念》由林梢之雁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安然安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都说爱情是讲求门当户对的,可她却偏要悖于常理。然上天并没有因为她的勇敢而眷顾于她。独自承受着门弟之差的残忍现实,以爱的名义她默默地离开了他。多年以后,她认为自己可以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时候,然他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一场疯狂的“掠夺”后,她意外拥有了他们的孩子。然他却意外得知她竟是自己的妹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礼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应烨晨把所有的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中。他之所以答应结婚,一方面是为了顺应家里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自己解脱。

他俩见面时,他开诚布公地告诉韩婧蕊自己心里还没放下前一段感情,但同时他也表示结婚后自己会尽力维护一个完整的家庭。韩婧蕊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当然也知道这场婚姻是利益的结合体。既然是这样,又何必要求太多呢。应烨晨在婚前能直白地告诉她这些,她也知足了。感情是两厢情愿的东西,同时也是一种可以慢慢培养的东西。韩婧蕊有这方面的自信。不过她也挺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会让应烨晨如此念念不忘。她觉得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见见这位情敌。

忙完一天的工作,应烨晨抬腕看了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他伸了个懒腰,收拾着准备下班。此时手机响了,看了下来电,是韩婧蕊。皱了皱眉,不情愿地接起。韩婧蕊说她有一个朋友想见见他,问他方不方便。应烨晨直接问了地址,而后驱车前往。

咖啡厅里,韩婧蕊和朋友正在谈笑着,见到应烨晨进来,忙起身相迎。

“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学同学兼闺蜜叶琦思,刚从美国回来。这位是应烨晨。”

叶琦思打量着应烨晨,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载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叶琦思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精品男人。

应烨晨瞥了叶琦思一眼,问道:“叶小姐,怎么样?”

“啊?”叶琦思不解其意,疑惑地看着他。

应烨晨淡然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叶小姐不是要见我吗?”

“哦!”叶琦思反应过来,脸上瞬间有些微红,“老早听说应总英年才俊,今见到本人,确实气宇非凡呀!”

“是吗?”应烨晨勾唇浅笑,“叶小姐,人你也见过了,没有别的事,我失陪了!”应烨晨说完,看向韩婧蕊,眼神示意了一下。

韩婧蕊没有挽留,她知道就算挽留也是一样的结果。她起身送他到门口。

就在两人道别时,韩睿宇拉着安然走了进来。

四人都有些意外。韩睿宇看向应烨晨:“怎么,姐夫要离开吗?”

应烨晨点了点头,目光瞥向安然。

安然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

韩婧蕊是第一次见到安然,认真打量了一下她,齐耳的短发,清秀的脸庞上一双清澈的双眸异常的灵动有神,宽松的T恤搭配破洞牛仔裤,虽没有女人的娇媚,却也是个不错的胚子。

韩睿宇看了安然一眼,朝韩婧蕊道:“姐,既然姐夫有事,我们就先进去吧。”

安然见姐弟二人朝里面走去,跟随着也要进去。

“她,还好吗?”应烨晨寡淡的表情清冷地问道。

安然回头,她当然知道应烨晨嘴里的“她”指的是安雅,此刻,碍于场面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轻轻地应了声:“挺好的!”

应烨晨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出了咖啡厅的大门。

安然目送着他的背影,心里想着,都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还惦记着前任,这样合适吗?

韩睿宇见叶琦思也在,礼貌地朝她打了声招呼。叶琦思是认识韩睿宇的,以前在大学时,韩睿宇隔山差五地会到学校去看韩婧蕊。韩睿宇性格比较平和,不像别的富家子弟那样高傲,她对他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

“女朋友?”叶琦思瞄了一眼安然,问韩睿宇。

韩睿宇伸手揽过安然,点头道:“介绍一下,我女朋友安然,这位是我姐的同学,叶琦思,刚从国外回来。”

“爸妈还没见过吧?”韩婧蕊啜着咖啡,漫不经心地问道。

“没呢,准备在你婚礼上介绍他们认识。”

安然看了看韩婧蕊,不由得在心里拿她和安雅比较起来。外貌上,两人各有千秋,韩婧蕊的美是那种张扬的美,而安雅的美则内敛含蓄。气质上,韩婧蕊有那种与生俱来的高雅与傲气,而安雅则更显端庄与稳重。

“安然,你在想什么?”韩睿宇拉了拉一旁发呆的安然,柔和的眼神看着她。

安然回神:“没想什么,在听你们聊。”

“应烨晨认识你?”韩婧蕊疑惑的目光看着安然。

安然撇开她的目光,道:“哦,有过几面之缘,他是我姐的学长。”说完这句话安然就后悔了,可是也收不回来了。

“你姐?也是A大的?”

“嗯。”安然低头轻轻地道。

看着安然那极不自在的样子,再想想刚才应烨晨看她的表情,韩婧蕊有一种感觉,她觉得安然的姐姐有可能就是应烨晨心里放不下的那个女人。

“有机会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吧!”韩婧蕊微笑着道。

“啊?”安然意外地看着韩婧蕊,心想,糟了,韩婧蕊似乎在怀疑她姐和应烨晨的关系。她强作镇定地笑了笑:“我姐不太喜欢和别人打交道,所以恐怕要让你失望。”

韩婧蕊勾了勾唇:“你都和我们家睿宇在一起了,我还是别人吗?”

安然语塞,求助的眼神看向韩睿宇。韩睿宇搂着她的肩膀,他倒很赞成姐姐的话。“我姐说的没错,都快成一家人了,始终都会见面的。”

安然一把推开她,娇嗔道:“谁和你快成一家人了!”

叶琦思也注意到了之前的细节,她也知道韩婧蕊和应烨晨之间没有爱情,此刻她也和韩婧蕊有着一样的感觉,很好奇安然的这个姐姐是何许人也。

“安然,你姐一定很优秀吧。”叶琦思问道。

“哦,还可以吧。”安然有些头痛,这个话题怎么始终绕不出去。为了绕出这个话题,她不惜贬低自家的姐姐:“不过比起叶姐姐和韩姐姐,我姐也不算什么。叶姐姐刚从国外回来,是来当韩姐姐的伴娘吧。”

叶琦思微微一笑,道:“也是,也不是。我这次回来是公司公派过来参加她们的婚礼的。”

“公私兼顾,挺好的。”安然羡慕地看着她。

闲聊了一会,韩睿宇无趣地拉着安然离开了,去找属于他们的快乐了。

应烨晨回到家,见爷爷和管家正在商量着什么。他也没心思听,静静地朝楼上的卧室走去。抬脚上楼梯时,忽听到管家口里提到了安雅。他定住了脚步,竖耳细听。

“老爷,安雅小姐最近在一所中学教书,一切都还正常。”

“正常就好,这孩子委屈她了。”

“要不要私下和她认认?”

应朝晖摇了摇头:“这样挺好的。”

应烨晨听得云里雾里,认认?难道安雅和爷爷之间有什么关系?他疑惑地边走边想着。走到卧室,关上房门,他打了一个电话:“帮我密秘查一下安雅的身世,要快!”放下电话,他在想,爷爷这么反对他和安雅在一起,会不会是因为安雅的身世?想到这,他迫不及待地拨通了何楠的电话。

“何楠,安雅是不是她父母亲生的?”

“是呀,是我姨父姨妈亲生的呀。应总,您在怀疑什么吗?”何楠被问得云罩雾蒙。

“哦,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挂了。”

楼下,思冉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正在接着电话。

“应教授,公司的事情你不管也就罢了,但儿子的事情你也应该关心一下吧,我这都忙得焦头烂额。明天我叫儿子到B城去接你,你无任如何都得给我回来。”

思冉挂掉电话,脸上的疲倦之意尽显。走进厅堂,见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正看着自己。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应朝晖感慨地说道。

在老爷子面前思冉从不矫情,在心里她早已把他当成亲爸了。“爸,所以我叫长寒过来帮帮!”

应朝晖点了点头:“早些天我就有跟他说过,他说近段时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交流会,你催催他也好。”

“爸,小晨呢?”思冉问道。

“回来了吗?没看到他。”应朝晖疑问的眼神看向管家,管家也摇了摇头。

“我在外面都看到他的车了,我上楼去看看。”思冉说着迈步往楼上走去。

正要上楼,见儿子已从楼上下来。她止住步子:“正好,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应烨晨踱步来到客厅,看了爷爷一眼,打了声招呼后,慵懒地斜躺在沙发上。

“你明天到B城去把你爸给‘请’回来。”思冉着重在这个“请”字上,透出心里的无奈。

对于母亲这种无奈应烨晨已习已为常,揉了揉眉,不紧不慢地道:“爸爸能听我的吗?”

“你就忍心把你妈累死吗?”思冉看着儿子,一副怒其不孝的目光。

应烨晨最受不了这种目光,不耐烦地道:“行了,我去就是了。”

第二天一大早,应烨晨在母亲的督促下开车前往B城。母亲交待无任如何都得把父亲给弄回来。应烨晨拍了拍母亲的肩膀,表示自己会尽力的。

应长寒开完会,从会议厅走出来时,见应烨晨倚在车旁斜眼定定地瞄着他,那眼神仿若告诉他这不是他情愿的。意会地朝儿子点了点头,转而对身边的同事打了声招呼。“等好久了?”

应烨晨为父亲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而后自己坐上驾驶座,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等多久都不要紧,我今天有使命在身,思冉女士命令我今天务必要把您带回家去。”

应长寒蹙眉,深邃的目光看着儿子:“小晨,这门婚事你是心甘情愿的?”

应烨晨从车前镜里瞥了一眼父亲,淡淡地道:“爸,你和妈当初结婚是什么感觉?”

应长寒涩涩地笑了笑:“我们那个年代比较含畜,再加上你爷爷的事业正在发展期,正好需要你妈那样的家世,所以也没什么好与不好,就这样过着呗!而你不同,你可以坚持选择自己所爱。”

“爸,你心里永远放不下梁若秋,对不对?”

应长寒承认这是事实,正因为自己有此遗憾,所以他希望儿子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小晨,我支持你找自己所爱!人这一辈子能碰上一个能和自己对上眼的就得抓住。你能等她三年,为何她回来之后你们还要分道扬镳?我不知道这期间你们发生过什么,但我认为你不应该负气给自己的后半生找遗憾!你们与我和梁若秋不一样,梁若秋在感情世界里有包袱,我们俩虽然相爱,但她放不下曾经与她有恩的人,所以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和你妈,我对她一直是心存感激的。”

应烨晨心情有些沉重,他也不能确定自己这样做是不是错了。想起那一晚,他对安雅是有愧疚的。可当看到她和苏允哲在广场上那暧昧的拥抱时,他怒了。那晚她对他的冷漠,他至今都心有寒意。这样的女人还是自己心爱的那个女人吗?三年了,或许她的心早就变了!

“是不是你爷爷做了什么手脚?”见儿子沉默,应长寒问道。

“就算是这样,我们不能坚持到底,也算是失败的感情。”爷爷用了什么手段,应烨晨已不再关心,他只认结果。

“你们俩沟通过吗?”

应烨晨点了点头:“她回来后我们见过,但她要放弃的态度很坚决!”

“要不要爸爸去替你见见她?”

应烨晨摇了摇头,想起安雅那冷漠的样子,傲骄的倔脾气上来了。“韩婧蕊挺好的,或许将来我可以从那段感情里走出来接受她。”

应长寒叹气,儿子的脾性有时候挺像他的,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望。“你都是成年人了,爸爸尊重你的选择。”

应烨晨心里苦涩,但脸上还是挤出了淡淡的笑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