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至尊灵医

更新时间:2020-09-15 16:56:44

至尊灵医 已完结

至尊灵医

来源:落初 作者:伏丘 分类:言情 主角:邬府邬澜 人气:

《至尊灵医》由网络作家伏丘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邬府邬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轻松权谋+玄幻】  邬澜回京途中,在韶国有名的寻欢之地静庭花街上,捡到一个貌美惊人的女人,她单纯呆傻,空有一副美貌,却什么都不会做,也没有名姓,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邬澜不顾暗中隐藏的危险,大胆收留了她,并给她取名白华。  自此之后,邬府两个兄弟,为了教养她,费尽心力,各施手段,一个黑脸一个白脸,好不容易把一个无用的废女,从一无所知教导成一代风华绝世的神医。  邬修更是随时将她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她谋略之术,她迅速从一个少不知事的少女,成长为一个谋略出众的谋士,在经商一道上也颇有见解,一边帮着邬修做生意,一边治病救人,一边借着治病救人为名在京都的贵人圈子里探寻身世之谜。  【小剧场】  他刚从床上下来又没骨头似地躺到了榻子上,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他一向神采奕奕,精神很好,现在竟然还捂着胸口,白华走到他面前纳闷地问,“你怎么了?”  “病了。”在白华面前装病都不用费事,哪怕他红光满面双目有神她也不会怀疑。  “病了?”白华伸手搭住他的脉,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说道,“可是你看上去很精神。”除了搭在胸口上的那只手,他一切正常,他要是放在下面,就是吃撑了的样子,所以,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华连忙拿起筷子,去夹鱼。

“呦,眼光不错嘛,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是肉,不过,吃这个得小心一点,我先帮你把鱼刺拨出来,你先吃别的。”邬澜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到自己盘子里,仔细给她拨鱼刺。

白华吃着其它菜。

邬澜拨得很仔细,拨了好一会才拨完,全都夹给她。鱼肉荤腥少,她多吃一点没问题。

白华夹进嘴里,顿时眼前一亮,“好吃,还想吃。”

邬澜就知道她爱吃,这边儿正给她拨着,这次并没有让她久等。

如此三番五次,这顿早饭,邬澜大部分时间都在给她拨鱼,白华终于良心发现,夹了一块鱼自己拨,学他的样子,拨得很仔细。

邬澜以为她会送进自己嘴里吃,谁知道,她用筷子夹着颤颤巍巍地送到他这边来了,一副讨好的样子,“你吃!”

邬澜差点感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她学得还挺快的。慢慢张开嘴,把那块鱼肉含进嘴里,俊美的脸上浮上一层让人沉醉的笑意。

这要是让苑里的丫头看见了,怕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第一,公子从不吃别人的筷子沾过的东西。第二,公子从没替人拨过鱼,都是丫头们给公子拨鱼,公子还挑三拣四。第三,公子从不对人这么笑,他怎么可以这么笑,还是对着一个不解风情的傻子。

公子形象何在?

他不是大韶国‘有名’的纨绔公子吗?

这般温柔多情让人怀疑他转性了,又或者是被那傻子传染了。

饭快要吃完时,绣娘端着一件衣服走进来,老脸堆笑地道,“二公子,老奴昨晚上让绣坊司赶制出一件衣服,绣样儿是简单了点,但是白姑娘这般美貌,穿着也定然好看,要不让白姑娘试试。总让她穿着您的……男装在府里走动多有不便。”其实她是想说总让她穿着您的衣服在府里走动会给您惹来闲话。

邬澜是个乖张惯了的,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面色不善地瞥了她一眼,对她道,“那就进去让姑娘穿上试试。”

“是,老奴帮姑娘穿,并把她教会。”绣娘心中一惊,连忙殷勤地道。

邬澜不再看她,身姿挺直地吃着饭菜,身上透出冷漠。

绣娘连忙拉着白华进去了,用手抹了下头上的汗,把托盘放在桌上,又帮她解衣服道,“姑娘,老奴方才是不是说错话了?老奴这次来真的是好意。你是个姑娘家,又是个傻子,你要是总穿着公子的衣服进进出出,不但会带累了公子的名声,连姑娘也会被人说三道四。”

白华眨巴着眼睛懵懂地看着她,“我不知道你说的带累名声和说三道四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明白,你是说我穿着他的衣服会对他不好,是这个意思吗?”

老绣娘连连点头,“姑娘,是这个意思,你也不要嫌老奴说话难听,现在外面都是这么传的,说二公子喜欢上一个傻子。这样的事传出去,不但对姑娘的名声不好,对二公子,对咱们邬府的名声也是大有妨碍。”

“大有妨碍,也是不好的意思?”她皱着眉头问。

老绣娘再次点头。

白华连忙把身上的衣服揭下来,像拿着什么可怕的东西,把它扔在桌上,可是又怕弄脏弄坏了,连忙又把它拣起来,用手在意地拍了拍,认真地把它叠好放在桌上,想着,待会就还给他。

老绣娘看着她这一连贯动作,顿时觉得,她也没有那么傻,知道怎样是对二公子好,对二公子的东西这般在意莫非她虽然傻,但是真的喜欢二公子?

于是就问了出来,“姑娘,你喜欢二公子吗?”

“喜欢?”她再次蹙眉,“喜欢是什么?嬷嬷,我听不懂,怎么你说的每句话我都听不懂。喜欢也对他不好吗?”

老绣娘叹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来,她真的不懂男女之事,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可是外面那些传言传得这么难听,说少爷看上了傻女的身子。让她怎么说的出口。

她连连摇头叹气,“傻女啊,你以后要离公子远一点,不要让他碰你。你懂吗?女人的身体是不能让男人碰的,尤其是你还是个傻子,人又长得好看,那些坏男人会打你的主意。当然,我指的不是二公子,我指的是府里那些人,你不知道他们说的有多难听。”她往外面指了指,又道,“我是怕你有一天遇到麻烦,才好心提醒你。府里并不全都是好人,你要学会保护自己,没事不要出去,不要走出邬澜苑。否则谁都会往你头上扣屎撒尿,瞧瞧他们传得多难听。唉……”她摇着头帮她把衣服穿上,仿佛十分可怜她的遭遇。

她的话白华有一大半听不懂,可是她叹起气来一声紧接着一声,把白华的心都给叹凉了,不由得就入了耳,心道,不能离男人太近,也不能让公子碰,是这意思吗?

她只牢牢地记住了这两句。

碰了会怎么样?她不知道,不能碰哪里,她也不知道,亲额头算不算?她不敢问,嬷嬷像是也忌讳着什么,说说停停,半遮半露的,让她脑子里混乱,如五爪挠心一样。

她想问又不敢问,犹豫了半天,也没问出口。

衣服穿好了,老绣娘拉着她去照镜子的时候,她才回神,镜子里的人美若天仙,但是,虽然很美,却显得有点呆,因为此刻她心里正乱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乱,连公子也不能碰吗?公子是她最信任的人,公子对她这么好,连公子也不能接近,她正为这事苦恼。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所以显得比以前更呆了。

老绣娘拉着她看了看,把她过长的头发给她掠到耳后,满意地说,“嗯,真美,姑娘,你比咱们大韶国的第一美人还美。仅这一头头发就艳压群芳,好生留着吧。过几日,老奴再给你送几件衣服来,保证比这件还美。没想到,你穿素衣这么好看,下次那几件比这个颜色和刺绣稍微艳丽些,以老奴的眼光来看,更加好看,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老奴做的衣服能穿在你身上,也不枉费老奴这一番功夫和手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