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姬本无良

更新时间:2020-09-15 17:00:38

姬本无良 已完结

姬本无良

来源:落初 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分类:言情 主角:阿缇阿绵 人气:

《姬本无良》是谁是谁的傀儡娃娃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姬本无良》精彩章节节选:跟着美人母亲居无定所的她,不知生父为谁,更不知是谁欺她母亲,并将年仅五岁的她残忍杀害。  重生成为战败国人质罪民与女奴结合的孩子,她不甘低贱,不甘命不由己。  在这个母族势颓,父族崛起的古老时代。她想要依傍最强大的夫主,但更想要自己成为这个时代最具有强权的女郎。  而雄才伟略、作为各域枭雄霸王的他们,可会愿意他们看中的女子凌驾在他们之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成夷!”绵姜看着眼前人,眼不由的睁大了几分,眸色有欢喜、安然,也有着惊讶和悲伤。绵姜确实不知道上一世成夷有没有逃出梁城,但是显然,这一世,他没能逃走!“阿绵,是我,是我!”一身白衣胜雪,将成夷月华一般的风仪容貌越发衬托的出彩。他退去旁人后,才转身让绵姜看到他的脸。成夷急步的走上前来,双手放在绵姜的肩膀上,他琥珀色的双眸带着真心实意的欢喜,“阿绵阿绵,真好,如此平顺的就要到了你!我还担心我会晚一步呢!”他的声音里,果真的带着担心意。

“成夷……!”绵姜似乎有很多话要跟成夷说,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最后所有的言语都化成了一句,“你如今可好!?”

看着绵姜关切的神情,成夷的心里,暖暖的,也酸酸的。他本在姐姐成刖的安排下,离开周地梁城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顺利,他出了城门,他似自由的鸟儿一般快活。但,在他以为自己将获得自由的时候,却是被人抓了回来。

而一切显而易见的,是梁城主伯润安排好的。伯润刚开始是想哄着成刖顺从公子客,然成钥牵挂亲子,如何肯随了公子客。伯润就由暗的扣下成夷,改成明的拿下。

儿是成钥的牵绊,成夷也是成钥的羁绊。二者,她得做出取舍。而为了弟弟,成钥终是放弃了很多,比如,亲子。只如今他成夷被抓回来,自然他也要为了阿姐成刖,顾忌许多。

只是这些,成夷是不会诉之于绵姜的。他本允诺来接她走。可如今呢,他自己难保全,当日的誓言,就成了笑话。他,还有能力接她走吗?

“我,很好!”成夷压住心里一些酸楚,压住想要倾诉的欲念,温柔的笑起来,云淡风轻的回答道。

他边说,边让绵姜在锦团上坐下,又亲自倒了茶水与她,然后自己也在绵姜的对面坐下。他尽力的让自己看起来轻松而自然,“我知道你看到我与阿姐跟了那贵人一起离开,不过,没有发生你想的那些事!”说到后面半句,成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自在,似乎是怕绵姜不信,他强调了句,“真的没有,那个贵人叫公子客,原本确实是想要带走我跟我阿姐的,但第二天却改变了主意,将我们又送了回来。如今,如今……!”

如今成刖还是城主伯润的姬妾,而他成夷则成了要送给那即将到梁城来的公子器的礼。只是这个消息,成夷如何也不想告诉绵姜,所以他“如今”的二便后,颓然的叹息一声,随后苦笑道,“如今,我阿姐又成了城主的宠姬,而我就被束在这城主府中,说自由也不自由,说不自由也自由!”

在成夷说到贵人公子客的时候,绵姜不由的想起那个夜晚,那个被周佼人杀死的贵人,还有那眼神冷漠的刺君。绵姜想,她应该是知道为什么那贵人……想到这里,绵姜的脑海陡然轰隆隆一片,是啊是啊,那晚上那贵人明明的是被周佼人杀了的,可是刚刚成夷的意思,成夷的意思……

成夷的意思竟然是那贵人还活着!!!!

被推入湖泊的贵人、夜晚的杀戮、冷漠的刺君、复活的贵人……绵姜隐隐觉得,这整件事是自己万不可碰的机密,若是自己好奇心大盛想知道究竟,那么定是会死无葬身地。

“阿绵,阿绵,阿绵------!”成夷伸手推了推绵姜的肩膀,才使的绵姜回过神。

“你怎么了,脸色似乎不好?”成夷很是担心的道。

绵姜取了茶喝上一口后,笑着手一摸脸,“都易成这样你也能看出来脸色不好?”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成夷先是一塄,继而自己也跟着笑起来。

“对了,你父亲……!”成夷刚说到这里,外头就传来一傲慢的男声,“怎么,不让进?卖屁股的,还装矜贵了?”

成夷的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他的目光最先、立刻看的是绵姜。他多么希望这个话不被绵姜听到啊!而且,这个人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成夷是希望他来的,这几天里他一直在等待,可是,他来的,真不是时候。

绵姜听到那人说那样无耻的话。心里也很难受,同样她也能理解成夷此刻的心情,绵酱才要说些什么,就见成夷站起来一把拉起她,他拉着她走到一个垒放着木简的架子后,让她躲进去,然后再用木屏风遮住。

“阿绵,到时你无论听到什么都别出来,放心,我不会被他侮辱了去的!”成夷在离开前,按着绵姜的肩膀,认真无比的道。

绵姜看着成夷的眸子,她看出来,他在害怕在恐慌,但是他说他不会被侮辱了去的话时,却在眼中闪过矛盾的坚定。

绵姜点了点头,而她刚藏好身,就有一人嚣张的大力推门而进。从绵姜这个方向,能将人看的一清二楚。

来人三十来岁,瘦高个,眼圈跟双脸颊皆塌陷,给人一副纵欲过度,精气不足感。

绵僵看不清转了身去的成夷的表情,但能看到他脊背停的笔直,对上来人。

而那人一进屋,回身就把身后伺候成夷的寺人赶出,他反手合上门,并落了栓,做完这些后,他鸭子式的直向着成夷走来。绵姜看的一清二楚,来人看向成夷的神色上、眼眸中,带着浓浓的明显的**意。

“竹君子,有礼了!”成夷上前一步,居然对着来人恭敬的一礼,礼完,则是迎上去,“一直仰慕君子,想去拜见的,不想今日君子竟是亲自上门来了。”

竹君子确是好男色之人,原本在外被阻,存心的想要一上来就给成夷难堪,就如他之前讥讽的,虽然眼前这人是刖姬的阿弟,但说到底,就是个脱了裤子拿屁股卖的。他竹君子却不同,他,是周绍接下来战事上的能者。一个卖屁股的,他上了也就上了,可不觉得城主伯润会因此而怪罪他。借着几分酒意,又带着被人挑唆后的郁闷,故而,他这会儿来了。

来了,更是要得了这俊美如月的少年人去。

“识趣!啊,识趣”竹君子颔首笑着,并轻浮的伸手,在成夷的脸上摸了一把,又嘿嘿的干笑二声,伸手就探向成夷的臀部,“这样才好,也免得我用强的将你弄伤弄疼了!到时吃苦头的还是你自己,放心,开了第一次,以后就不那么疼了!我,会怜惜你的!”

成夷尽管将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但竹君子这一手,还有这些话,还是令他色有变。成夷不想也不愿自己这般被人欺侮的模样,被他的绵姜看到。

所以成夷明显的做了避让的动作,只是他一避,那竹君子就冷哼一声,脸上的神色变的非常云压不快,“给脸若不要脸,那就不能怪我不怜惜你了。小儿,若是我要了你的Xing命,往后的富贵也就都没有了。你是想要活着享受富贵呢?还是想要今天就横死此屋中?小儿,今日无人知道我来了你这里,成就了好事,也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明白没有?”

“明白了,我自然愿意活着富贵”成夷嘴上依旧温顺着,“只我不喜此地相就,若君子能迁就一二,我定顺了君子心意。君子,这边请!”成夷伸出手,请竹君子往另外一处走。

绵姜知道,那,是卧房所在。

莫不是成夷他……?这个念头一起,绵姜的心,一阵难受。她死死的咬着嘴唇,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可那竹君子得意邪恶的笑声,成夷周旋讨好的乞求声,还是一丝不遗的从手指缝隙里钻进来,钻到绵姜的耳缝中。

成夷是怎么样的Xing子,绵姜太清楚了,他良善,甚至带着几分懦弱,他说他能不被侮辱去,可以他能反抗过这个什么竹君子?万一他反抗不过……!

蓦的,绵姜的松开捂着耳的手,身子一晃,走出了藏身地。她忍不住什么都不做,让成夷在她面前丢了清白去。她知道自己出现要做的事情,会带来什么后果,但只要算计的好,未必没有转机。因为刚才那竹君子自己说的:今日无人晓得他来此。

想着自己打算做的事,绵姜心里没有半点慌乱,不过是杀人,在上一世,她就已经杀过人了。不是他们死,就是她的清白被毁!

多活的九年,尤其是最后一年,让她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绵姜在取了案上一把银柄小刀后,她脚步轻轻的靠近卧房的垂帘处。

绵姜轻轻的、轻轻的靠近过去,缓缓的、缓缓的伸手去揭竹帘子,然而才揭到一角,她整个人就大惊失色。

这一切,只因为绵姜才一揭起帘子就看到,这个色君子竹带着邪恶的笑,将成夷骑压在身下,他的双手,死死的掐着成夷的细脖,嘴里还压着声,污秽的骂着,“……想要杀我……留不得你……今日我也尝尝阴体滋味!”

而成夷,双脚乱蹬,死命挣扎,眼见是进气少出起多,就要不成了。

绵姜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小刀,迟疑了下后,她终究是将小刀放进胸前,然后随手抄起近旁陶瓶,这般改变是绵姜忽然想到,杀人出血要清理很麻烦

绵姜丝毫不迟疑的就闪身进屋,她轻轻的接近之,然后将陶瓶狠狠的砸向那色君子竹的脑袋。

只砰---的一声巨响,那色君子竹闷哼一声尤不及,就整个人昏死在地。

新鲜空气的涌入令得成夷剧烈的咳嗽起来,绵姜急忙的上前相扶,然则。色君子竹却是陡然的睁开眼来。

色君子竹浑身抽搐的躺在地上,他的眼睛外凸,嘴中有乌黑的鲜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来。但他的手,则是伸出,紧紧的抓住成夷的小腿肚…….。成夷跌坐在地,慌乱害怕的直蹬腿,但自己的双手却是将自己的嘴死死捂住,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响。

这突然的一变,将绵姜也吓的有那么片刻的魂不附体,但她很快的就回过神,原本放在胸前的小刀被她那出,就在她要将刀扎向竹君子的胸口时,抓着成夷脚腿肚的手松了去,竹君子也是二腿一瞪,死了!

两人就这样做着休息了片刻。成夷看着绵姜若有所思的看着色君子竹吐出的黑色血液,坦然的道,“一开始,我就是要取他Xing命的!”

绵姜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他明明害怕,但却说不会被侮辱了去。原来,成夷是下了杀心了。

“那么,你应该也想过,杀了他要如何处置吧?你应该有把握不会有人来追究,是不是?”绵姜一想后,问道。

果真,成夷点了点头,“杀他,是我跟那位公子客作的交易!今天他来这里,应该是无人知晓的。”

“除了那公子客!”绵姜连忙接上道。

成夷点了点头,“我先将他处理掉!”他看看君子竹,竟是站起来直接叫进院中寺人将尸体直接抬了出去。

进来抬尸体的寺人没有一人相问,成夷对其中一人道,“如此,你们可以去报公子客,就说我成夷已给了他答案,希望他,也能遵守当日承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