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盛宠吾君

更新时间:2020-10-17 12:42:26

重生之盛宠吾君 连载中

重生之盛宠吾君

来源:落初 作者:听雨楼ft 分类:言情 主角:战渊墨宫冷歌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盛宠吾君》是听雨楼ft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战渊墨宫冷歌,书中主要讲述了:再次拥有生命,宫冷歌收起了那份该死的傲气,她只知道,这辈子,她只要战渊墨一人,便足矣。且看毒武第一世家家主,穿越重生,如何在古代追夫并虐渣的道路,以及腹黑战王如何让媳妇儿,乖乖入碗的。小甜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先出来将宫冷歌扶起来的是璃陌泽,但宫冷歌有些抗拒的退开了些,而璃陌泽也是尴尬的收回了手,眸中微颤,到还没反应过来宫冷歌的一系列动作。

他见过两种不同的宫冷歌,幼时的她乖巧可爱,十分讨人欢喜,那时也是一样单纯的他也被她那份童真给乱了心,后来五年未见,在六年后,他看到已经长得亭亭玉立的宫冷歌,那时的她不似小时那般洁白纯净,她翻墙打架,狂傲不羁,有很多的小聪明,若是幼时,他对宫冷歌像妹妹,认为她是正妃的合适人选,但长大后。他却是对她深有好感,但她却不会是正妃的合适人选,他的正妃是要有涵盖天下的气量,要有大家闺秀的气质,而那时的她,做事随性,又易怒,不会与他谋大事,所以在…皇宫中生存,他就必须有舍有得,即使再不舍,他也只能将她作为棋子送出去。

宫冷歌能感受到此时璃陌泽的尴尬,若是扳倒太子,要需要她在他面前演戏的话,她如今是做不到了,她望着贺昭琳带着哭腔,躲在战渊墨的身后,又活生生让七月拦着,让贺昭琳离战渊墨一米远的,甚是好笑,这七月虽然前世对她凶点,又时常戒备着她,还在战渊墨面前说她坏话外,对战渊墨却也十分的衷心。

“看小辈犯错,说了几句,倒是叨扰了夫君,还望夫君恕罪!”说着便像小女儿家一样,娇羞的作了个揖。

“不是的,唔!”贺昭琳一边哭着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战渊墨“墨哥哥,她欺负我,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呵!”,听到那三个字,宫冷歌是真的很想想掐死她。“看来方才我的话,你一分也没听进去啊。七月!”

“是!…啊?”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这样应声了呢!七月看了看他家主子,居然面无表情,而这个女人又怎么就知道了他便是七月,世人都知战王有十大护卫,从小便与战王一起长大,亲自受战王训练,却没几个人分得清他们,而这女人又怎么会知道。

“将她扔回太师府,让太师好好教教他这女儿的礼节”

七月不敢说话,抬头看着他家主子,战渊墨轻点了头,算是默认了,于是提起贺昭琳便飞往太师府方向,他想他可不算是为那女人做事吧!这是主子同意的。

完全与方才不同,宫冷歌收起那份气息,柔声的对着战渊墨道,“既然夫君下了早朝,想是累了,那我们便移驾回府了吧!”

“嗯”

仅一个字,宫冷歌便随着战渊墨,离开了宫门。

璃陌泽确是十分尴尬的,这是他见过的第三个不同的宫冷歌,邪魅阴森的,方才他与战渊墨只是碰巧,两人一路无话,却被一声呵斥停住了脚步,宫中时常会有宫女犯错,慢慢也是习惯了,但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他本以为她不让贺昭琳喊的那声墨哥哥,会是他,他甚至是觉得宫冷歌那收不住的脾气,却极像是个妒妇,让他有些反感了她,那时但在贺昭琳躲在战渊墨身后时,他有些怕了,她已经嫁给了战渊墨,或许迟早会爱上他,像今天那样,是为了战渊墨。

他轻皱这眉头,心里总是有些烦的,他必须得控制住她,他的有些计划还需要她来完成。璃陌泽摸了摸他的脸,邪邪的勾了勾嘴角。

出宫门后,宫冷歌便不自觉的傻笑着,偶尔也会轻瞟一下战渊墨,然后又继续傻笑着,想来前世的她还未曾和战渊墨这样走着,那时的她,就只是想着玩儿,爱跳爱闹,从未消停过。

所以在等到她家小姐的夏冬,愣是奇怪了好久,什么爱什么情的,害羞啥的,在小姐面前那是不存在的,她是三年前跟着宫冷歌的,虽然听过她的传言,但是见着了真人,才算是发现,经常是翻墙带她出去玩儿的和养在深闺的娇女人,真难想象那是一个人,世人是不是对娇有什么误解来着。

上了马车,当然宫冷歌还没有消停,丝毫没感觉到身旁男子冷气不断的提升。

“在战王府,你最好还是乖点”战渊墨眸中的冷气更甚许多,对着宫冷歌的行为颇为无奈。

“啊?”

“……”

宫冷歌坐得更是直了,显得自己更为乖巧,轻轻咳了一声。“既然我与夫君已是成了亲,那自然是要乖巧的侍奉着夫君。”

“哼!最好是如此”

听到那声冷哼,宫冷歌也不着急,慢悠悠的说道“那自是如此,那本着那份信任,那夫君可否将五月撤回呢?”

声音极具邪魅,却挑起了男人杀欲,战渊墨始终觉得,这女人不简单,对他实在是太过了解,她若只是太子的人,但还可以防着,一个太子不足为惧,但此女对他甚是了解,总是那么的坏事,就凭这点也便不想留着她。

战渊墨凝气,只是那一瞬,便向着宫冷歌的脖子而去。

其实宫冷歌早就感受到了,既然说了,那她自然有准备,前世她也是被那一招掐中了脖子,也是差点气绝而亡,那时还恶汗了战渊墨一阵子。所以今次,宫冷歌在他手还未抓来时,就已经躲闪了。

因为战王并不喜太过于华贵,于是轿子的空间自然也是稍小了些,本来宫冷歌是想来个浪漫的壁咚的,就像那种小情侣的浪漫开端一样,但是车太过于小,她跳起来那会儿,撞到了头。

“嘶,疼”,也在那不自觉间,跨坐到了战渊墨的大腿上,战渊墨的脸瞬间变黑,让宫冷歌又尴尬又害怕的。

“额!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先动手的”,说着不自觉的脸红的,还真是没用,想来她活了三辈子,今世追个男人都要脸红,若是到了以后,想着脸便像被火烧着了般。

“女人”

声音极为冰冷,带着点微怒,灌入宫冷歌的耳里,才让她从那段情绪中回来。

“啊?嗯?”

带回来的宫冷歌,思绪中才回到战渊墨的身上,只是一转便撞上了战渊墨那双微怒中带着冷漠的瞳眸,那与前世的他不同,或许起初也是一样的吧,后来那神情变得柔和甚至是深情,她一直是知道的,只道那时的她以为他是在演戏,便一遍遍的伤害他。那最后的眼眸是暗无天日的,红色的嗜血,黑色的如修罗,那一月他一遍遍的挣扎,而又被打回原形,想是疯了的吧!那时的他,唯一活着的希望,是她,母子蛊生命相连,一死全灭,他总是希望她活着的吧!那时的…

“阿墨,我的阿…”

自方才这女人便盯着他看,眼神中起初像是怀念,而后像是欢喜,他本想将这胆大的女人扯下来,可是最后的确是悲伤,以及无上的恐惧,来自灵魂里,他想抱着她,不想让她收受伤害,这种情绪于他来说,何止用震惊来表达。而那声阿墨,像是她用尽生命的最后气息叫出来一般,让他的心竟是有那么多的动容。

“呃!疼,好疼”此时的宫冷歌像是看到了,不远处的战渊墨,像是前世那个第一次给她表白的阿墨,但她却晕乎乎的,某种情绪紧揪着她的心脏,像快要窒息般,甚至是有点疼,她用手压着头,想缓轻着她的疼痛。“阿墨,我好疼,阿墨…”后面的声音,她没在听见,便毫无知觉的倒在了战渊墨的怀里。

“宫冷歌!宫冷歌!”宫冷歌倒下去的那一瞬,他并没有嫌恶,甚至是很担心的,“七月,快回府,传御医”

气息有点乱的他,声音中甚是有点微颤,让七月也不免停顿了几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