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

更新时间:2020-11-21 13:35:58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 已完结

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

来源:落初 作者:福来嘻嘻 分类:言情 主角:宁江敏宁纪中 人气:

完结小说《嫡女涅槃:腹黑夫君滚远点》是福来嘻嘻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江敏宁纪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丞相府嫡女却被恶母撕去脸皮,当众羞辱,喂给狼群,怨气冲天后涅磐重生,看再生后如何见招拆招,手撕恶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江月眼神中带着一丝温柔看着宁芙,婉姨娘,宁芙和宁荷三人在上一世对她的死并没有造成帮助,反而以前在府内只有宁芙是对她好一些的,宁江月微笑的看着宁芙,点了点头:“那谢谢妹妹了,妹妹若是不送祛疤膏也要常来我这里”

“真会拍马屁。”

宁荷小声的嘟囔道,白了一眼宁芙,婉姨娘听到了宁荷的话推了一下宁荷,宁芙无奈的笑了笑。

宁荷与宁芙是姐妹,只相差一岁,但是性格却差异许多。

宁荷在府内最小,受尽喜爱被宁纪中宠的没样,而宁荷却稳稳扎扎的多,谁也不攀附谁也不得罪。

一顿晚宴,每个人各怀不同心思的吃完了。

晚宴结束宁江月直接邀请宁芙到她院中谈心赏月,二人回到宁江月的院中后,宁江月吩咐翠儿:“翠儿,去老爷那里帮我把祛疤膏拿来吧。”

宁江月看翠儿的眼神似乎有一层深意,翠儿领会了宁江月的意思,感激的福了福身子便出院子去宁纪中的院子。

宁江月亲切的拉着宁芙的手走进房间,让宁芙坐下。

“妹妹,在这府中柳姨娘风头正盛,这主母之位一直空悬,柳姨娘暂理府中各种事务,看来柳姨娘是做定了主母啊。”

宁江月试探性的问宁芙,慢慢地倒茶同时眼睛一直盯着宁芙,看她的神态变化。

“姐姐也知道宁荷的性格,我们虽为同父同母的亲姐妹,可是我与她还不如与姐姐聊得来,那我也不把姐姐当做外人了。柳姨娘在丞相府作威作福,丞相府表面看起来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但其实柳姨娘暗中做了不少手段。光是姐姐您生母留下的嫁妆,就被她私吞了不知多少。”

宁芙缓缓道来,倒与宁江月说了真心话。

“姐姐,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宁芙有些迟疑的看着宁江月,眉头紧锁看起来为难极了。

“你说吧,无碍。”

宁江月看着宁芙。

“我无意中听到婉姨娘提起过,大夫人的死,似乎有些蹊跷。”

宁芙说完立马闭起嘴来,怕被别人听到或是惹到宁江月不开心。

宁江月听后垂下眼眸思考了片刻,开口道:“你说的,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若真有蹊跷,我定会调查清楚。妹妹能与姐姐说这些,姐姐实在感到开心。”

宁芙拉起宁江月的手,微笑的点了点头:“姐姐,今日太晚了,明日我带祛疤膏来,再来探望姐姐。”

宁江月连道几声好,在这丞相府中,柳姨娘把持多年,地位早已根深蒂固,想要将她一举拿下,定要扩大自己的阵营。

宁江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她想着此时翠儿应该爬上了宁纪中的床,这个时间还没有回来,看样子翠儿已经得手了。

明日就等着看柳姨娘气急败坏的好戏了,府中主母之位空缺,只有两个姨娘,柳姨娘离主母之位只差一步,此时若是再出差错,她定会气坏了。

若是她又知道成为绊脚石的是自己的人,肯定是要后悔死。

第二日一大早,宁纪中看到床榻上多了一个女人,惊讶的看着床上的翠儿。

翠儿不过十几岁,宁纪中的年纪都可以做她的父亲了。

宁纪中看着翠儿觉得眼熟,见翠儿委屈的抽泣起来,不由得心中一软。

“你是……你是月儿身边的丫鬟?”

宁纪中问道。

翠儿被问后委屈的一下子哭了出来:“是的,老爷。昨天晚上小姐派奴婢来拿祛疤膏,可是老爷却抱着翠儿无论如何都不撒开……”

翠儿还没说完就又哽咽起来。

宁纪中回想起昨晚的事不由得头疼,自己昨晚是喝多了,他又仔细上下端倪了一下翠儿,想起昨晚床上缠绵的感觉,许久没有尝过这样年轻的女人,宁纪中感觉愧对方雪兰又舍不得翠儿,咬咬牙对翠儿说:“你别哭了,收拾起来吧,我会给你一个名分的。”

翠儿听后连连道谢,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面色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听到翠儿晚上爬床,成为了姨娘的事情,柳姨娘气的几乎要发抖起来,她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哼!这条狗真是白养了,怎么早没看出来她竟然有要做姨娘的野心?真是混账!”

宁素心和宁烽禾站在一边,见母亲气急败坏连忙安抚,宁烽禾拍拍柳姨娘的肩:“娘,你不要为这种小棋子动怒,就算她爬到了姨娘的位置又如何,还不是要成为您的垫脚石?靠这种手段爬上姨娘位置没有背景的小人物,都不过是……昙花一现。”

柳姨娘深吸一口气,听完宁烽禾的话舒服许多。

翠儿被抬为了翠姨娘,府内上下都人尽皆知,在柳姨娘的阻拦下,丞相已经多年没有纳过别房的女人了。

翠儿被分到了别的院,宁纪中对她的安排,可以看出来还是很宠她的。

翠儿封为姨娘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宁江月的院中,翠儿见到宁江月,福了福身子。

宁江月自顾自的写毛笔字,并没有看翠姨娘,她只是瞥了一眼翠姨娘。

翠姨娘一改丫鬟的装扮,换了比较华贵的衣服,虽然不如柳姨娘那样艳丽、也不如婉姨娘那样温婉,倒是有一种清丽的感觉,整个人看起来高贵了不少。

“翠姨娘,看起来真是前程似锦。”

宁江月淡淡一笑,翠姨娘惊愕住,此时似是脱光了一般站在宁江月面前,自己的想法像是早就被宁江月看穿。

翠姨娘尴尬的笑了笑:“翠儿的前程都是小姐给的。”

看来翠儿也是个聪明人,她为柳姨娘办事,并没有得到什么太多的好处,但是只要宁江月给了她想要的,便可以把这把利剑收为自己所用。

“你的前程不是我给的,是自己争取的,我只是稍微提点一下罢了。”

宁江月放下了手中的毛笔,拿起自己写完的字端倪了一番,宣纸上清秀大方的小楷可以看出宁江月的书法造诣颇深。

宁江月吹了吹未干的墨迹,转而走到翠姨娘面前。

“翠姨娘有了大喜事,怎么一下就来了我这里?”

宁江月紧紧盯着翠姨娘的眼睛,翠姨娘被宁江月盯得有些发毛。

自从宁江月醒来之后就一直很不对劲,跟以前任人拿捏的样子相差甚多,现在仿佛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都在宁江月的掌控之中似的。

“奴婢……奴婢来这里,一来是给小姐送老爷找来的祛疤膏,二来是想谢谢小姐的提点,三来是想告诫小姐,这丞相府柳姨娘如今只手遮天,小姐定要小心谨慎。”

翠姨娘毕恭毕敬的对宁江月说。

宁江月见翠姨娘坦诚相待,微微一笑。

她说的自己早就知道,姨娘连个侧室都不算,在她面前,还不只是个奴才,柳姨娘再主管府中事务如何,她如今在府内只手遮天又如何?如此恶奴欺主,她再一味退让,岂不是又要像上一世死于柳姨娘的手中?

“姨娘位置可不好坐,翠姨娘说的江月自然会谨记,只是也如翠姨娘所说,柳姨娘府内只手遮天那我这院中还不到处都是柳姨娘的人?翠姨娘对我说的这番话,小心隔墙有耳。”

宁江月挑了挑眉毛,看着翠姨娘的表情变化。

她说的这番话其实是特意给翠姨娘听得,翠姨娘身体微微颤抖,她意识到原来宁江月早就看穿了她是柳姨娘的人。

翠姨娘有些害怕站在宁江月的面前。

只要宁江月一对上她的视线,她整个人像是被冰封住不敢轻易动弹。

翠姨娘给宁江月行了礼,带着丫鬟快快的离开了。

宁江月坐在屋中,想着柳姨娘的事,自己的院中没有可以相信的人,要对付柳姨娘,仅凭她一人之力绝不可能,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想有动作都很难,所以,她要把院中的下人换掉一些,再留一些不贴身的以便日后会用。

宁芙带着祛疤膏来到宁江月的院中,宁荷竟然也跟来了。一进宁江月的屋子,宁荷就开始不安分四处张望着,看着宁江月的屏风雕花和配色实属上品,喜欢的不得了。

宁芙坐下来,把祛疤膏打开,轻轻给宁江月涂上。

宁荷四处寻觅好物件的样子,宁芙看着她那么没出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荷儿年幼,又是庶出,我们自然没有见过姐姐这里这般的好东西,姐姐不要怪罪。”宁芙看着宁江月不好意思的说道。

宁江月看着宁荷的模样,冷笑一声,上一世宁荷对她虽然没有直接害死她,但是平日里来她这里搜罗好东西倒是勤的很,搞得自己在宁荷面前一点姐姐的威严都没有。

上一世自己的许多好东西宁素心拿的最多,其次就是宁荷了。

“四妹如此动作就是因为见识的少了,改日姐姐带你们出去,见识见识那些比姐姐屋中更好的物件。只是来姐姐屋中就这样新奇,他日若是嫁入别的达官显贵人家,荷儿这样,就有些不要脸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