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更新时间:2020-03-14 01:15:45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连载中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

来源:落初 作者:流畅的泉水 分类:言情 主角:周周占良 人气: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为流畅的泉水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大学贫困女生周冰心,如“太阳花”般美丽、灿烂怒放,在一次偶然的场合里,与帅气、健壮的研究生霍达相遇后,一见并没有钟......情,而是相知、相恋、相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萌萌和冰儿是闺密了,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说悄悄话。

郑萌萌说,其实我看好你和霍达的,你看你平时那么辛苦,那么受累,如果能够找到他做男朋友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冰儿说,你说什么呀?你看我俩根本不可能,他是城里的富二代,我是农村贫苦家庭里出来的,这么悬殊,怎么可能呢?

郑萌萌说那就得看你们俩的缘分了。

冰儿心里说,缘分是有的,可是现实确实又是残酷的。

冰儿说:“缘分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能起决定作用吗?”

郑萌萌说:“你要相信爱情啊!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它可以超越现实的很多的羁绊。”

冰儿说,哦,所以你和李长胜一起了,你们有爱情啊?李长胜的家是农村郊区的,是郑州市,郊区农村的,

郑萌萌说,你讨厌你,我说你呢?又拐到我身上来。

冰儿用手环抱着郑萌萌的肩膀,柔声细语说:你别生气呀?认识了霍达,把他当成哥,这就够了,这才是最纯洁的感觉啊!

郑萌萌说:“我还是看好你们的,挺般配的,郎才女貌。”

郑萌萌就像中国版的芭比娃娃,小巧可爱可心可人地,那女声宛如玉珠掉玉盘般清脆。那性情有如如玉般圆润。胖胖的圆脸,长得很秀气的,是郑州的家,是个善良、温顺的女孩,家庭条件很富足,家里的独生女,却一点也不娇贵,富有同情心。

入学时,女生的床边都要有一个拉帘,冰儿没有,又舍不得买,郑萌萌就把自己那一块大的新的床单对折起来,咔咔用剪子剪开给了冰儿,又看到冰儿的内衣和乳罩挺旧了,就给了冰儿一些,冰儿没有感到丝毫的难为情,都接纳过来。

去年,一个暴风骤雨的夜晚,秋季的北方夜咆哮秋风肆意地刮起,寝室里只有冰儿和郑萌萌在就寝,她们俩的床铺挨着头,两人还说着悄悄话,一会冰儿进入梦乡。

郑萌萌的床临近窗户,隐约中冰儿听到呜咽声,以为是风的呼啸声。

听到了郑萌萌的哭泣声,冰儿醒来,揉揉睡意迷离的眼睛,看到她抽抽噎噎的。

冰儿问,怎么了。

郑萌萌语无伦地说,我想……家啦。

一会儿,郑萌萌惊叫道,周姐,你过来,那里有一个……人。

听到这儿,冰儿也吓了一下,急忙掀开床与床的布帘,爬到了郑萌萌的床上,她哆哆嗦嗦在颤抖。

冰儿问,哪有?她用手指指窗外,冰儿看过去,也吓了一跳了,在窗户帘外边仿佛真有两条腿在晃动着。

冰儿深吸一口气,猛地掀开,才放下心来。

原来窗外的晒衣架掛着一条黑裤子,不知道谁没收起来,在秋风中不停地晃动。

冰儿轻松告诉郑萌萌,没事,是一条晾晒的裤子。

郑萌萌还是有点哆嗦,说着周姐,你上我这儿睡吧!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这样,两个女生依偎着在一起,说着话,便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的傍晚,郑萌萌说不一个人呆在宿舍了。要和冰儿一起去夜市摆推。

冰儿拗不过她的,心里想,我就是姐姐的命,小妹在家顾不上,城里又捡到一个大妹妹。想到这儿笑了一下,被郑萌萌捕捉到了,你笑什么,冰儿说没什么的。

郑萌萌又追问,一最后说,你是不是笑话我胆小啊。冰儿说没有的。

冰儿算是胆子大的,毕竟在农村长大,一到夜晚,到处黑黢黢的,惟有一望天空闪闪的星星。

自上次风雨交加的深夜,两人肌肤相亲地在一起后,两人更是知已闺蜜啦。

萌萌送给冰儿一件外衣,说是她姨买的,太大了,就送给冰儿,冰儿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新衣服,推辞不要。萌萌就塞给了冰儿,还威胁说着你不接受就和你byby了。

有一次,冰儿对郑萌萌说你对我的好,我现在记下了,容我以后再......报答,窗外有点刮风,冰儿分出点神,眼角用余光扫视着,萌萌可抓住了这个小话柄,不依不侥地问你说怎么样报答,你说怎么,唉,你说啊?

冰儿知道刚才分神才蹦出那个报答的词,那个词好像对长辈才该说的,可郑萌萌是妹妹呵,其实冰儿和她同是1988年生人,只是冰儿是9月份的,而她是12月底,按农历讲可能就过渡到1989年。

冰儿看着郑萌萌的赖劲,狠狠心讲到,我好喜欢你,不行咱们做拉拉啊。

郑萌萌听到这里,有点失望,懊恼得用手搡了一下冰儿,去你的,谁和你拉拉,我还有……。

这个小尾音让冰儿捉到了,又笑她,你有男朋友了,要不有目标了,心里闪出了同班男生李连胜了,记得一次课间,冰儿和郑萌萌一起在窃窃私语呢,男生迎面走来,冰儿看到了郑萌萌的眼神里有一丝丝的荒乱,脸庞也泛起了红晕,冰儿那会没有戳穿郑萌萌的。

郑萌萌说:“你和他怎么样了?”

冰儿说:”我们俩怎么样啊?我们没有什么呀。”

萌萌说:“其实我打听了,霍达在大学里曾经获得过全国华北区大学生辩论的二辩手的三等奖,他还是学院里足球队的队员,学习成绩也是学霸的。”

冰儿说:”好像我有机会似的?”

郑萌萌说:“我真是瞎操了半天心,你都不领情。”

冰儿一见她又生气了,忙用手挽住她的胳膊说:“好萌萌,别生气了,我也是脑子太乱。”

萌萌又抓住把柄了,说你脑子乱就说明你有想法。

冰儿见说道这个份上也说,其实我是有想法,可是我没这个心呢,因为我和他差的太多了,他只是帮过我,其他的我还能奢望什么呢?

萌萌说:“你也别老这么自卑,其实你的条件挺好的,除了你的家庭。我还是那句话,你要相信爱情吗?”

冰儿心里说我这会算是自卑的惯性使然了,真需要萌萌这样的好闺密,敲打敲我呀!

郑萌萌看她犹豫说,刚入学我们还不熟嘛,也不好意思说深了!

冰儿忙接上她的话说:“那你这会儿说嘛,我们都是好朋友了吗?”

萌萌说,我的意思是你要打扮打扮,女孩的天性表现出来嘛,你吧,素面朝天的,皮肤又干又又湿润,而且脸上有点小豆豆为什么不想法去掉呢?你吗,身材很好的,模样又漂亮,要是打扮下你肯定是校花了。

这话让冰儿听得都有点扎心了,觉得委屈了。

冰儿心里话我愿意这样子吗?心酸又要流泪了,忙抽搐了一下继尔又露出露出一丝笑容看着郑萌萌。

其实萌萌看出了冰儿的表情了,忙安慰着:“你不用着急的,其实我和朱莉都可以帮你啊!朱莉很懂化妆啊!我们是同学,都是室友你不要见外。”

冰儿听了非常感动的说,”谢谢你萌萌,我也知道你的心,是为我好,可我怎么这么没有自信呢?况且霍哥,他可能有女朋友了?”

郑萌萌心里说,这个倒是没有打听。但是嘴上还是说:“有女朋友怎么了,又没有结婚。你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因为那天你和我去见他,我看见霍哥的注视你的眼神里,那简直像火,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冰儿也当是回想起来去那天确实哥哥盯着他的眼神有点异样,自己羞涩得低着头,躲开那热烈的目光。

冰儿认识了霍达,把他当成哥。在冰儿看来,这就够了,并没有象郑萌萌所讲什么男朋友,根本不涉及情和爱。

这才是最纯洁的感觉啊!

哥就是哥,我就是我。象水绕着山,山拥有水吗?

冰儿这么想。那不也有那情和爱的嫌疑吗?冰儿知道躲不开的。

从那个事以后,冰儿一如既往地投入学习中,但每每闲下空来,那晚的回忆就会翩然而至,那个形象也浮动起来,高大挺拔的身材,是女孩心动的画面。

虽然有种羞涩感盖着,也许可以闯闯,惟有就是和冰儿岁数差一截,可差也没有到大叔的级别啊!倒是老大哥的辈份上,自己还比小妹大一伦呢!仅仅比自己大八、九岁,还不到一伦呢也!

应当说,霍达应当冰儿最理想的人选,可冰儿不愿往这方面多想的原因就是自己那个家了,人家是城里高知家庭,二者乃天壤之别。

我哥你以后会不会不理我了呢?是冰儿犹豫了很长时间,鼓足勇气问的觉得自己太弱小了,在这座城市里,举目无亲,而打的红悟空出现找到,似乎找到了一种依靠联系,虽然萌萌那么好心的打听了霍达的消息,又撺掇自已往那个方向发展,是冰儿,却不敢往那方面去想,他现在没有那个自信或者没有那个勇气,嗯,他也知道萌萌为她好,郑萌萌这个朋友真是没有白交

冰儿不是自己个啊!拖油瓶、负担、累赘也罢,在乎于自己,是拖不开、甩不了,更是割舍不了的血肉之牵连。结婚不是单纯的男女之间的契约。

哪个少女不思春,冰儿何尝不想在情天爱海里去飞翔去畅游啊!可身上太多的牵挂、太多的负担让冰儿飞不起来,也游不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