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穿越之王者卖农药

更新时间:2020-09-14 16:31:35

穿越之王者卖农药 连载中

穿越之王者卖农药

来源:落初 作者:野狐封圣 分类:游戏 主角:褚明小学生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野狐封圣的原创小说《穿越之王者卖农药》,主角褚明小学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褚明,生物学博士搓拳皇输给小学生,穿越到荣耀大陆,发现却是一个多款游戏拼接的世界。……这是讲述当代大学教授,在异界乡村艰辛创业的故事,处处是脑洞,友好非玩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礼堂中,褚明、胡家长老二人都是互不相让的态势。

“那您说怎么办?”作为主事人,赵护打破双方的沉默。

“什么……怎么办?”胡世焕故装糊涂道,眼珠子转动,似在算计。

“这些建议都很独到,说什么我也想试试,还请胡阿翁三思!”

赵护心底也来了脾气,但仍然好声好气的劝慰,若非对方是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对事务决断有一票否决的权力,否则他根本不用看别人脸色。

“对啊对啊,定要试试看才知道。”天牛儿手拢着嘴模仿大喇叭,发出怪声附和。

他才不惧胡世焕的长老身份,他的祖父也是五大长老之一,天殊人。

天家在卧龙村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每代仅廖廖数人能觉醒天人族血脉,这些血脉觉醒的后裔会分配到沿河诸村镇之中,他们唯一使命就是守护着河堤,发生缺口或遭到不可抵御的攻击时,直接向至尊示警。

天牛儿的父亲天逸闻便是此代的守护者。

在普通人的心中,天家地位超然,尽管天牛儿是个不学无术的村头混混,但他脑子不笨,甚至能用精明来形容,他的举止行为很多时候都是代表背后家族的态度。

赵护、天牛儿等人声援令胡世焕掌心出汗,咽头发干,直觉告诉他情况极其不妙。

就像一个稳坐钓鱼台的老渔人,每天都能悠闲地收获着小鱼小虾,从温饱到富足,甚至将渔具和渔艺作为唯一的家业传给了子孙。某一天突然发现赖以为生的渔塘不但要被人清塘,还会被填为平地。

这简直是不亚于灭顶之灾的老年危机。

胡世焕很多年没有过这种焦虑了,他知道要保住自己的渔塘,拦截运泥土的车子是不可能了,只有除掉这个填土人,所有危机便能迎刃而解。

他强作镇定,冷笑连连:“刚才这小子说,这一夜能赚上数百铜的煎饼生意连创业都算不上,夸好大的海口,这话就让老夫极度不爽!老夫便放下身份与你对赌一场,让某也作一回试金石,替村长探探这小子虚实!”

“对赌?”赵护一愣。

“没错,若明小子在一年内,不靠骗不靠借,赚够十万铜币,便算他赢,老夫就可以考虑考虑刚才提的那些建议。”胡世焕用手指敲击着桌面说道。

“若赚不到呢?”赵护反问。

“嗯,到时候这小子可得愿赌服输,赌注也是十万铜币。不过……”他顿了顿,端起面前的紫砂壶,呷了口茶,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当然,倘若输了赔不起钱,他家的小院抵给我也无妨!”

小小礼堂顿时如同炸锅!

赵护看着胡世焕,眼神写满了鄙夷,真是抓住一切机会想捞钱,连囊中羞涩的小辈都不放过。

一开口就是十万铜钱,他干这一村之长,一个月才得小几千铜的薪金,真是往死里相逼。

“老胡,够狠!”有村民惊叹。

“这太不公平了,他在坑你呢,明哥甭理他!”混混孙铁胆没什么家世背景,但为人心直口快。

一直不动声色的天家长老天殊人摇头。示意天牛儿老老实实地呆着,另几个长老均拈须不语。

其中两位长老是一双孪生兄弟,名叫高林嵩、高林昆,一个管钱,一个管地;最后一位长老叫徐泰然,执掌卧龙村法纪。

“想要十万铜或者是我家那套院子?赌就赌,没问题,不过我要加上一条,但如果是我侥幸赢了,你,要去我父母坟头为你刚才说过的话嗑头道歉!”

那几个长老惊讶的表情尽收眼底,褚明一脸严肃,貌似胸有成竹,不像在开玩笑。

“记住,借来的不算!我知道你家那三个房客有古怪,为了防止你搞鬼,我要求每笔钱都要有来龙去脉。”

褚明不屑再与之多说,甩了甩手,便转身离去。

“什么态度?今天这个赌约可算是成了,在场的各位可都要为我作证!”

站在原地,一脸尴尬的胡世焕自讨没趣,看着众人说道:“还看什么看,大家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

褚家小院。

“什么?你和胡长老立下了赌约,要赌十万铜?抛开成本不算,也要卖两万个乡思果才能得这么多钱!”

“我的天,我说你这小子是不是头脑不正常,别人挖个坑你就往里跳?”

“从今往后再别说咱跟你是合伙人,这黑锅咱不背!”

护具男可是花了一天时间,费尽心思改进了一下煎饼摊,不仅装配了自动搅面器和打蛋器,还安上了计数器,可听闻少东家打赌这么个大消息,吓得面如土色,把回来小憩的褚明从床上拎了起来,连声数落。

搞得褚明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这厮什么胆量见识,说他是这嘲风城高高在上的至尊的话,倒有鬼了!

女孩菜菜从外面回来,听护具男一说赌约之事,吐着舌头说自己如果靠卖歌卖艺,一年连一万铜都够呛!

“我怎么记得《王者荣耀》游戏里不到二十分钟打出一万多块钱很正常的啊!”

褚明被说得两眼斜向上四十五度望天长叹,不让眼泪往下流,想争一口气,结果从未谋面的父亲母亲遗赠的小院也要没了。

就在此时,一个人冲进小院。

“嘿!简直神咯!下午明小子随便捣鼓了几下子,真就解决了咱这片土地药材花叶发灰的毛病。赶紧拿出好酒来,老子要好好犒劳犒劳他!”

是郎中回来了,他眉飞色舞,一改往日深沉姿容。

“喝,喝不死你!”护具男斥道。

菜菜也连连摇头,面带沮丧。

“你们知道我多年来一直想解决的难题,就是咱这里种药材就逃不掉灰色病,这药材种不好,炼制的丹药药效就差,如果解决,则救人无数,乃是功德无量的大事!”

郎中说着说着说着才发现众人神情异常,小心问道:“酒都不让喝,咋个回事哩?”

护具男把赌约一事又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但中间添油加醋,加入了许多想象的情节,描绘得传奇一般。

“这……”郎中刚准备发表言论便被褚明打断。

“刚才,你说药材不好种,是普遍现象?”

“嗯,因为靠近大河土质受影响,所以药材病患多,粮食产量也远远不如内陆的村子。”

“哈哈,有了!”诸明一拍脑袋。

“护具大叔,你也算到了,做煎饼的一点利润已经满足不了我,明天的煎饼摊你们来摆,可以教会孙铁胆、天牛儿他们哥几个,工薪从我的分成里扣,而我只负责技术指导。”

“可你放着这么来钱的生意不做,难道要去打家劫舍?”护具男担心地问道。

“我呢,当然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去做啥?”

三个房客一口同声问道。

“秘密哦,待水到渠成自然告诉你们……”

“切!”

“到时可别崇拜哥,因为哥将是个传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