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十卡

更新时间:2020-10-17 12:38:17

十卡 连载中

十卡

来源:落初 作者:苍浊陵 分类:游戏 主角:辛茹陈兴 人气:

新书《十卡》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苍浊陵,主角辛茹陈兴,是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2370年,网络爆红一款游戏《十卡》,令人奇怪的是,这些销售游戏文件以及机器的人,似乎循环着出现又消失。各种设备也不能找到一点线索,而这似乎是有选择性的买卖。《十卡》虚拟现实类游戏。发行商:未知。开发商:未知。由于人们的参入并没有任何问题,也就被国家放任了。毕竟这个时代不说无所不能,但是连小小一个游戏都奈何不了的话,那就丢脸了,对于外面的人,还是要装装面子。【名称暂定,发展不定,有弃坑可能,文笔不好,内容若有混乱就提出。完结后大修改】【灵异鬼怪类啊恐怖冒险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会有错,那个女孩子跟在自家门前巷子里飘来飘去那只阿飘是同一个。不过它怎么穿越到这里来了?

沉槐和齐琊匆匆忙忙的打了个车。到时,那只阿飘正在窜。

“前面那个白衣服的,你停一下!”沉槐一慌,喊了出来。阿飘理他就怪了!

“诶诶诶有什么办法让她停下来吗?”沉槐慌张的拉着齐琊。

“你直接上去拉着她不就好了。”齐琊看着沉槐,用一种莫名的眼神。后者倒也没有多想,转身就跑上去了。阿飘是晃得频率是越来越密了,再这样下去,开头的一个小故事都完成不了后面怎么完成任务啊!

“哗哗。”水声被溅起,下一秒沉槐便拉着阿飘的衣服,滑腻腻的,像泡在水里许多年已经坏掉的水草。身后依稀听到齐琊骂了声什么,转眼沉槐就被‘啪’的一下按在了水里。“靠靠靠!”沉槐又气又急。

他挣扎着,但是阿飘捏着他的头和脖子,力气不是很大,但是他就是不能起身。好在齐琊跑来一脚踹开了阿飘。好吧应该不算阿飘了,但还是姑且称她为阿飘好了。

“蠢槐,你能用大脑思考吗?”齐琊无奈,拉着某只起来。后就到阿飘身旁。

沉槐尴尬,翻了翻白眼。齐琊见面时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现在像变了个人似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于是乎,这只阿飘就被揍了一顿。

应该是‘屈打成招’吗?当沉槐看着阿飘开口说话时,不免无语。

“我被人淹死了,后来又被烧掉。这里是哪儿?”阿飘有些茫然。

真可惜,小姑娘长得很清秀,可惜啊可惜。“这里反正离你的家很远很远,你知道怎么回去吗?”齐琊把阿飘带到了家里去。一路上好声好语的哄着,套情报。

所以一身湿哒哒的沉槐就被遗弃在后面了。

“把我烧掉。”在沉槐家打理着小阿飘,但是水怎么也擦不干,这要怎么烧!这恐怕已经是水鬼了吧?口胡呢。沉槐默默吐糟到。

“我想回到我出去那个时间!”小阿飘已经快哭了。齐琊赶紧上前安慰。水本来就擦不干了,再哭家里要被淹了。

“那简单啊,在相同的时间把你烧掉就好了啊。”

……

最后还是去问了问老爷爷怎么办,结果两个小伙愣是被教训了一顿。“你们拿个盆浇点汽油不行吗?多用大脑想想!”呐,大爷是这么说的。

小姑娘是在下午差不多现在的三点出去的。看着火光渐渐升起,小姑娘看着齐琊,她说:“以后还能见到你吗?”“嗯,可以的,有时间我会去找你的。”不过都是些安慰的话罢了,谁都知道。

终于只剩了一些灰烬,他们把它埋在院子里一块有花的地下。不知道故事是否会改变呢。

又到了戏楼,老爷爷:“可是到了晚上小女孩还是没有回去,金向正准备去找的时候……”

“爹爹,我回来了!”小姑娘跑着进来,后面的侍女累的满头大汗还喊着‘小姐慢点’!

金向甩了甩袖子,终是不忍心责骂,“回来就好。”看得出他还是松了口气。

“爹爹爹爹!女儿说到做到。虽然女儿跟您说回来告诉您娘亲的秘密,但是女儿确实是乱说。女儿不知道的,但是我有其他的事情!”金向皱了皱眉,见自家女儿迟迟不开口,总算明白把多余的人支走。

“爹爹啊,女儿去看花灯的时候,被一个人推了下去!姐姐们没办法,可是后来有两个大哥哥也把他们丢下来了!还把我救上去了!我看到那个人的样子啦!”“你知道是谁吗?”金向很急切。“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衣服是白色的,哦对了,长得好像还很好看的样子!”

金向大概知道了是谁,陈家二少,陈兴。他如果想知道自家女儿的存在不难,毕竟他们对头不是一天两天了。

“来人啊,跟我去陈家。”小姑娘好奇的跟着爹爹去。

“来个人去衙门,把大人请来。”金向有条不乱的安排着。

当着大人的面,小姑娘的对质,还有陈兴被打湿衣衫,似乎一切都水落石出了。“若是能找到那两个人就好了。”金向有些可惜,他有派出去人,但是找不到。

闻言,陈兴脸色一变,但却死不承认。“还有那两个姐姐呢!她们看到了!”小姑娘慌忙喊了起来。“娘亲也是他干的!你还我娘!还我娘!”一语道出,所有人都惊讶了,特别是陈兴,说话竟然有些繁乱。

“你,你可别胡说啊。关我什么事啊,谁知道谁看到了啊?你娘的的死!”

“就凭我是季家做出的人偶!”小姑娘说道。看来其实她并不是小姑娘,她的心智还是蛮成熟的啊。

“什么!人偶?”“不会吧!”捕头们是议论纷纷。“安静。”知县大喝了声。季家的人偶啊,光说这一点他就该信了。谁都知道季家多么厉害,他是惹不起的。虽然是一个算是廉洁的官,但是他也有些怕。

“派人去季家问问。”

“不会吧……”陈兴似乎心灰意冷了,“我早该想到的……可惜…”

消息传来了,确实是。“证据确凿,押回衙门!两条人命,择日行刑!”知县大吼了一声,转身出门。

人都走得干净了,就剩下小姑娘和金向。

“爹爹啊…”“你也要走了吗?我的好女儿…”金向打断她。

“爹爹别哭,女儿来世还会找爹爹和娘的,一定啊。”说罢,小姑娘变得和纸一样,慢慢枯朽,暗黄、破碎,化为粉尘。

金向哭了。但是金家没有衰败。他一生未娶,好好的活了下去。人们看到他光彩的一面,却并没有人想起这许多年前发生的事情……

故事结束了啊。沉槐伸伸懒腰,虽然狗血故事太多了,但是身临其境还是最打动人的。

“啊!今晚唱戏的主角哪儿去了!各位客人抱歉,请尽快离开!我们戏楼以后将会补偿抱歉!”慌慌张张,语言并不是很有礼。人群顿时开始轰动,但还是理解的退场。“我也走了啊。”老爷爷离开。

“喂?沉槐?有任务,请到戏楼来。”沉槐看着手机来电,是他职业的上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