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独游

更新时间:2020-11-18 13:28:14

独游 已完结

独游

来源:落初 作者:酒精过敏 分类:游戏 主角:纳维亚麦亚 人气:

新书《独游》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酒精过敏,主角纳维亚麦亚,是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法尔维大陆冒险特别提示:  一、绝对不要给城门卫兵任何财物。  二、母鸡是一种凶残的生物。  三、你的命并不比一只母鸡值钱。  四、精准的弓箭手是你在战斗中值得依赖的伙伴,但并不是每个弓箭手都是精准的,所以……自求多福吧。  五、珍惜生命、热爱生活,请勿随便尝试制造原子弹。  六、不要被表象迷惑,十八摸是一首慷慨豪壮的战歌。  七、多学几门外语是很有用的。  八、不要畏惧死亡,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死过不止一次——另外,这里的死神听说很漂亮。  九、如果不考虑潜在的生命危险,这里确实是一个观光旅游的好地方,所以——如果不来看看,你会后悔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世上有很多的人。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世上的人居然有那么多!

在出城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迎接一场恶战的准备。与母鸡的交锋昭示的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我们的战斗力还远不能称之为“强大”。一想到我们即将面对一群凶残暴躁远胜过母鸡的恶狗,我的心里不免有些发虚。

可当我站在城门口往外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担心实在纯属多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城外已经被进行冒险的形形色色的涉空者们占领了。他们来自不同的种族,有着不同的面容,挥动着不同的武器,却在干着大体相同的事情。

“咯咯咯……”几声激昂的鸡叫声从前方不远处的城墙脚下传来,吓得我两手一哆嗦,差点抽起了鸡爪疯。让我羞于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的是:被那群发了狂的母鸡围攻的惨痛经历给我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我现在就连看见烤熟的鸡肉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也会产生无数只愤怒的鸡爪子在我眼前疯狂扑打的可怕幻觉。

不过这一次,可怕的施暴者变成了被摧残的一方,遭殃的并非是哪个像我们一样的倒霉蛋,恰恰正是一群无畏的母鸡们。一个很粗壮的矮人战士手中挥舞着大锤,狂呼着杀进了这群可怕的家禽之中。他矮小的身材在一瞬间就被漫天的羽毛和“咯咯”惊叫的母鸡们淹没了,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没有看见他的人影,只看见在这个惨不忍睹的战团中央,不时有一只硕大的战锤举起再落下,然后绽出一片血花。

如果是孤军奋战,我打赌这个勇敢的矮人战士不出十个回合就会落荒而逃。虽然他很勇猛,但比起这群狂暴的家禽来说还是要差一些的。但在他身后,一个比他还要矮小的侏儒魔法师给予了他强有力的支援。他身穿长袍——当然,仅仅对于他来说才算是件“长”袍,我的一条衣袖就比那件袍子长得多——双手拿着一根大约有烧火棒那么长的“长杆”法杖,面色凝重地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一团炽热的烈火从他的手中激喷而出,将一只正屁股面向着他的母鸡烧成了焦炭。

正当我为他们彪悍的战斗力惊叹的时候,那周围的空气忽然出现了一阵波动,紧接着,一个阴暗的身影从虚空中倏然闪出。她左手一把掐住一只母鸡的脖子,右手的匕首闪电般划过,顿时一道血箭从鸡脖子中激射出来,那只惨遭毒手的母鸡灵魂顿时化作一道白光,进入到凶手的体内。

制造这次屠杀的是一个女Xing精灵,她手中的匕首和阴险的战斗技巧告诉了我们她的职业:游荡者,行走于黑暗之中的旅人,追逐金钱与自由的凶徒。

“嗨,别在这儿捣乱,这是我们占的刷怪点。”解决了这群母鸡,那个矮人战士很不友好地冲着精灵游荡者大声嚷嚷道。侏儒法师紧跟在战友身后,同样提防地盯着那个游荡者。

面对这敌视的驱逐,精灵女游荡者斜着眼睛高傲地睥睨着对方,用纤长的手指拨了拨面颊两旁淡紫色的长发,以精灵族特有的高贵优雅的语气说道:

“扯淡!什么他妈你们占的点?你们凭什么占?你喊那群鸡它们他妈会答应你啊?这个点老子占了,你们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这还是我头一次领教所谓的“精灵的优雅”,这和传说中的精灵族人是如此的不同,给我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而那个身材高挑婀娜的女Xing精灵用粗犷沙哑的嗓子自称“老子”的情景,也无情地颠覆了我脆弱的世界观。我仿佛听见了自己的眼球碎裂的声音,觉得这刚刚明晰起来不久的世界顿时变得分崩离析,让人难以理解。

一言不合,争执的双方顿时拔刀相向。矮人战士举锤在手,悍勇地冲向面前的精灵游荡者。在他身后,侏儒法师也开始吟诵神秘的咒语,一团浸润着逼人寒气的幽兰色的光芒闪现在他的手中。以一敌二,形式看上去似乎对那个精灵女游荡者十分不利。

可就在矮人战士即将近身的时候,精灵女游荡者忽然一挥手,甩出一把闪亮刺目的魔法粉末。

这闪光来得如此突然,无论是她的两个对手还是作为旁观者的我和牛百万,都全然没有防备,被闪了个正着。当我们都因为强光刺激而闭上眼睛的时候,耳畔传来了矮人战士凄惨的叫声。

当我们再次睁开眼睛时,矮人战士已经横尸当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横越他的咽喉,还在不断喷涌着粘稠的血浆。那个侏儒法师见势不妙,已经连滚带爬地逃开了,边逃边乱七八糟地喊着:“没品的菜鸟人妖……五级了还在城门守鸡点……有本事去守白龙洞去啊……有种的别跑,等我的大号过来,杀到你删号……”等等云云。难得他的两条小短腿蹦达得挺快,那个精灵女游荡者追了半天,居然没有追上。

“看来……”目睹了这样一场谋杀之后,牛百万战战兢兢地向我建议道,“……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大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这场制造了死亡的冲突来得莫名其妙,看得我难以理解。不过牛百万是个天生的涉空者,又曾经完成过那么远的旅程,我觉得他可以回答我的问题。

“他们在……抢鸡……”牛百万这样回答着。

“抢鸡?”我难以置信地大叫起,“就为这几只母鸡?她就把人给杀了?”

“嘘,小声点……”这时候,那个精灵女游荡者已经忿忿地回到了这个母鸡盘踞的地方,看起来她的追杀并没有得手。看着她手中闪亮的匕首,牛百万表现出了与他的身型和名字完全不符的胆怯,一边说,一边拉着我远远躲开。

我们一直走到那个女精灵绝对听不到我们之间对话的地方,牛百万才小心翼翼地对我说:

“别招惹那个人了,咱们两个肯定打不过那个人妖。既然他站了这个刷怪点,那咱们就去别处再碰碰运气吧。”

牛百万的态度让我更加疑惑了。我只觉得非常诧异,诧异这个有着男人般粗犷嗓音的美丽精灵为什么要那么执着于提升自己的级别,甚至为此残忍地杀死别人。虽然我也很理解,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强,但级别就是一切了吗?看看那些整天呆在城里贩卖商品的原生者商人们,从我有记忆起,他们就一直保持着一级、两级的状况,可在我看来他们生活得平静而美好,没有任何的不满足。

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这真是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在这里,母鸡都可以轻易地杀了你;而更可怕的是,有些人为了几只母鸡,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要了你的命。

“太过分了……”牛百万蜷缩着抱起双臂,畏缩地偷偷瞥了那个精灵女Xing一眼,叹息着说道。他摇了摇他那硕大的牛头,怯懦的表情扭曲了他雄壮的面孔,让他看起来很滑稽:“……人命还不如一只鸡值钱……”

这句话让我感到深以为然。

……

这样的景象并非是仅仅发生在这一处,在更远一些的地方,那些热衷于冒险和战斗的涉空者们以极度狂热的姿态捕杀着猎物。无论是脆弱的鸡鸭、野兔、蝙蝠还是比较强大的山猫、毒蛇或者是野狗,都逃脱不掉被围歼的命运。他们几乎是一露头就被数倍于自己的猎手们盯上,然后再被火烧、冰冻、刀砍、斧披、锤砸、箭射……等等等等精彩的手段蹂躏至死。即便是它们的死亡也不得安宁,往往伴随着诸如“让我砍它一刀”、“倒霉,又没抢着”之类的懊恼抱怨。

在我还是城门守卫的时候,无论向多少人发布猎杀野狗的任务,他们都能把任务完成。我一直以为,在城外盘踞着的,是一支十分庞大的野狗群落,我还曾一度担心这群庞大而又凶狠的野兽有朝一日会冲破城门,给城里的人们带来灾害。可是看到眼前的景象,我知道我的担心纯属多余。在这里,人类、精灵、矮人等等这些“智慧种族”表现出了足以令最凶残的野兽汗颜的杀戮狂热,相比之下,那群野狗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被杀得亡群灭种,才是真正让人疑惑的问题。

我们缓缓深入到树林的内部,四周的动物渐渐由三、四级的山猫、野狗变成了六级、七级的“狂暴的野狗”、“剧毒的黑蛇”甚至更强大的猛兽,而那些捕猎的涉空者们果然也渐渐少了下去。

我们小心地绕开那些对于我们来说过于凶残的野兽,在这个过程中,牛百万的收获颇为丰厚。他有一项“药剂师”的生活职业,一路上采集了不少生长在野外林间的草药,并在休息的间隙里制作了一些能够恢复少许生命力的药剂。让我感到有些妒忌的是,采集和制作药品的过程居然也能够给他增加灵魂之力。在制成第二十五瓶小生命药水的时候,他的身上缠过一道明亮的绿光,居然就这样升级了。

这让我深切感受到,学习一项生活技能是十分有必要的。

正当我们为寻找一不到一个适合的猎物而苦恼时,一只体格健壮的野狗忽然进入到我们的视野之中。这是一头棕褐色的野兽,体格比我们最初见到的普通野狗略显壮硕,但皮毛斑驳杂乱,还有几处难看的秃斑,看上去不是很有精神。和“狂暴的”、“愤怒的”、“饥饿的”等等这些让人望而生畏的名字相比,这条野狗的名字有些形而上学,既不威武也毫无特色:只是因为它比别的野狗更大些,所以它的名字就是“大野狗”。

这头五级的野兽当然不是我们中任何一个人能够独自对付得了的,但我们两个人联手却有很大的机会。因为害怕惊动旁边的野兽,我和牛百万悄悄地绰在它的身后,直到来到一片比较开阔的空地上。

“就是它了。”我拔出长剑,两眼紧盯着那头野狗,对牛百万说道。

“它的级别太高了吧,我们是不是……再找找看有没有更好对付的?”牛百万顾虑地望着那头野兽,在他那张看似凶暴的脸上,我找不到一丝和“勇气”有关的痕迹。

“或者我们可以再去城门瞧瞧,或许还能找到两只落单的……母鸡?”他支支吾吾地提议道。

“别再跟我提什么‘母鸡’!”他的建议让我又想起了漫天狂舞的鸡毛。我强忍着一身的鸡皮疙瘩,摆出我最严肃的表情,一字一顿地郑重拒绝了他的建议。

“那别的什么也行啊,比如说公鸡?小鸡?小公鸡?”他絮叨个没完。

“除了鸡,你的脑子里就不能装点别的什么东西吗?”

“可是城门附近除了鸡就没有其他低级的野兽了啊……”他理直气壮地分辩道,“……我只是想采取更安全的法子而已。”

我斜着眼角鄙薄地望了他一眼,他面颊一红,不自然地耸了耸肩膀:

“好了好了,全当我什么都没说,一切都听你的!不过,可别怪我没说过……”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我的预感告诉我,这样做很危险。”

简单地制定好战术,我拔出长剑大喝一声,率先抢上前去。我的出现立刻吸引了大野狗的注意,它向前低伏下身体,咧开大嘴,露出雪白锋利的牙齿,双眼目不转睛地盯住了我,喉头发出阵阵低沉的声响。当我距离它不足五步的时候,它立刻飞身跃起,直扑向我的面门。

野狗猛烈的爆发力让我猝不及防,仓促中,我只能尽力把身体偏向左侧躲开它的利爪,同时把长剑反手劈向它脊背。

一错身后,我的右肩先是猛然一凉,又忽地涌过一道热流,火辣辣的疼痛立刻传递到我的右手上。我知道自己伤得不轻,这一击几乎减去了我四分之一的生命力。而我的对手头上则只是绽开一朵很小的血花,飘起一个“—9”的字样。

我不敢迟疑,立刻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生命药剂大口喝下,准备迎接野狗的下一拨攻击。

这头野兽的速度比我想象得还要快。我刚做好防御的准备,它白森森的利齿就已经扑到了我的面前。我横过长剑挡在它的口中,用力把它推向一边。没想到这情急之下的一击触发了我的“格挡”技能,在消耗我十点斗气的同时,也整整减少了野狗十五点的生命力。但是,我的胸口也没有躲开它利爪的扑击,再次受创。

正当这头野兽打算向我发起第三次袭击的时候,一根巨大的武器裹着劲风拦腰击中了它。它“嗷嗷”痛叫着滚向一边,这时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身后又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那个身影当然不会是别人,而是我唯一的战友,姓名夸张的牛头人战士牛百万。

尽管成功地重创了对手,但我觉得我的战友还远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他的面色有些发青,看起来很紧张,眼角不由自主地抽动着,就连双腿似乎也在微微打着颤。

没等他回过神来,被偷袭的野狗冲着他再次扑上来。他慌张地尖叫一声,连忙把他粗壮的身躯藏到树干后面去,可没留神把他的一节牛尾巴露了出来。大野狗当然不会放过这绝佳的目标,狠狠地一口咬上去,又撕又嚼。

“啊……”我真无法想象像这样一种尖锐凄厉的声音居然会从这样一具虬劲豪迈的身躯中传出来,他惨烈的男高音让人一阵阵头皮发麻,犹如一只被割断的喉管的公鸡,又像是一头正在被阉割的公猪。

他一边大叫着,一边手舞足蹈地原地转起圈来,两行与情感无关的热泪滚滚涌出,充分表达出他此刻欲罢不能的痛苦。他的动作狂野而扭曲,带着一种澎湃而原始的激Qing,如果不是嘴角还泛着一层痛楚的白沫,我几乎会以为他正在跳一种关于牛头人民族文化的图腾舞蹈。

趁着他转过身去的时候,我及时地“咣当”一脚,把穷追猛咬的大野狗踢到一边,把我的牛头人朋友从这巨大的痛苦中解脱了出来。他立刻毫无战士风范地蹲在地上,两只手拼命地摩挲着自己的尾巴,同时带着哭腔大声哀叹着:

“……我总算知道‘尾大不掉’是什么感觉了!”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躲开?”我迎住野狗的再次反扑,又好气又好笑地冲着牛百万大声问道。

“我可是头一次打级别那么高的野兽……”这时候,牛百万虽然已经站起了身,可尾巴所受的重创带来的影响显然还没有消除。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理直气壮地辩解着:“……而且它还那么凶,紧张是很正常的吧。你以为是用鼠标Cao作咩?不管是什么样的怪物,点两下就完了?”

说完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他又扭头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尾巴,继续小声嘟囔着:“再说了,我可从来没长过这玩意儿,谁知道它还露在外面呢!”

说完,牛百万又再次加入了战团。

从来没长过?什么意思?我又瞥了一眼他身上那条我所不具备的肢体,那不是牛头人与生俱来的器官么?我诧异地想着,可大野狗接下来的攻击让我无暇再继续思考这个问题了。

直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按照我所预想的方向前进着。因为身穿铠甲,我的防御力比牛百万要高一些,所以由我来吸引野狗的注意力,承担下它最开始的猛烈攻击;而比我高一级、攻击力要大大胜过我的牛头人战士则伺机从身后发动突袭,给猎物以重创。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让野狗无暇躲闪,从而大大提高牛百万那原本低得可怜的命中率。

这时候,我刚刚喝下的生命药剂正好开始发挥了作用。我能够感觉得到我的生命力正渐渐复原,身上的伤口也快速地愈合,痛感大大减轻。

已经失去了一半生命力的大野狗不安地咆哮着,它已经陷入了我和牛百万两个人的围困之中。每当它发起攻击,被攻击的那个人就全力进行防御,而另外一个则从背后施袭;而当它调转方向改变目标时,原先防御的那个则转守为攻,继续削弱它的生命。很快,大野狗头顶显示的生命槽线就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

眼看着我们即将搏杀自己的第一只猎物,这时候,异变陡生。

原本,因为担心惊扰到附近的野兽,我们特地选择了一块相对空旷的林间空地作为战场。在这里,即便是离我们最近的野兽也在三十步开外的地方,我们不必担心自己的捕猎会引来其他的野兽。

可是突然间,我发现我们被三只六级的“愤怒的山猫”包围了。它们来得全然没有半点征兆,立刻就把我们围在了中央。在仓促的一瞥之间,我隐约看见它们好像是自虚无中凭空显现出的身形,这让我惊疑不定:难道说,即便是在缺乏智慧的野生兽类之中,也有许多可以挣脱时空枷锁的“涉空者”么?

这三只山猫大概刚刚完成了一次穿越时空的旅程,还不太适应我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它们的存在状况还不是很稳定,身体还隐约有些透明,并没有完全凝固,也没有立刻对我们发起攻击。这给了我们逃命的机会。

“快走!”我一脚把那条大野狗踢翻到一边,拉起牛百万向后就跑。我的牛头人朋友也发现了情势危机,憾恨地看了一眼濒死的野狗,紧跟在我身后逃了起来。在逃跑的同时,我没有忘记先灌下一瓶生命药剂,把我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的生命力补满。

很快,那群被惊扰的“愤怒的山猫”连同那只大野狗一起追了上来。我不知道那群山猫为什么会如此的“愤怒”,但很显然,它们是打算把自己的怒火都倾泻在我们的身上了。它们追得如此之紧,以至于我似乎都能够感觉到它们带着杀气的呼吸都一口口喷在我的脊梁上。

刚跑出不到二十步远,我听见牛百万痛呼了一声。我担心他的安全,回头看了他一眼,脚下稍稍一缓,背上立刻感到一阵巨痛,紧接着我听到了山猫的利爪撕破皮肉的潮湿声响。我就地一滚,手持长剑顺势横着一扫,没想到那只山猫的敏捷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在原地猛地高高弹起,擦着我剑锋躲过了我的这次反击。

这时候,我看见牛百万已经身处险境。

大概是因为体型巨大的缘故,他把两只山猫和一只野狗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现在已经陷入了三只野兽的围困之中。我看见他头顶的生命槽线飞快地缩短着,几乎瞬息间就减少到了一半的位置。如果不是因为牛头人的体质比其他智慧种族都要强健许多,他现在的处境还会更危险。即便是这样,他现在的状况也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关键时刻,牛头人用上了自己的保命绝招。他双蹄猛烈地踩踏起来,在地面上溅起一层强劲的震荡波,把山猫和野狗震得东倒西歪,他趁机脱困而出,踉踉跄跄地向我跑来。在逃跑的同时,他还异常流畅地把手伸到自己的背囊的中,用五根手指叉起四瓶生命药剂,“咕咚”作响地一气全部灌进了口中,然后紧皱着眉头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从嘴里喷出一股淡黄色的湿气。

“呕,真恶心,这玩意儿一股泔水味儿!那些白痴的程序员就不能把它的味道设置成百事可乐吗?”在他大声抱怨的同时,他的生命槽线也以令人叹为观止的速度恢复了原状。

没过多久,我的铠甲就被这群野兽挠成了马甲,而牛百万的屁股也早已经被咬开了花。尽管我们准备了不少的生命药剂,但只依靠它毕竟无法持久——更何况这东西的味道确实让人无法赞赏,我怀疑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不被野兽咬死,也会被这些药水毒死。

就在我们走投无路的当口,忽然,一道锐利的寒风擦着我的面颊破空而过,直到被我身后的树干阻挡,在我的鼻尖留下一丝危险的金属气息。那是一支普通的羽箭,箭头已经深深扎进了树干中,箭尾还在微微颤动着,发出令人心悸的余响。

顺着箭风飞来的方向,我看见了一个高挑的身影。他左手拿着一支长弓,右手轻攀着身旁的树枝,右脚垫在一块石头上,显露一副优雅而冷静的气质。阳光从他的身后撒下,将他的影子长长地铺在地上。微风吹动着他的长发,露出一对独属于精灵的尖细的耳朵。

“喂……”这个独自站立在夕阳下的精灵男子以一种略显沙哑但富有磁Xing的声音对我们说道,“……你们需要帮忙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